您的位置:首页  »  为了省钱只能车震
为了省钱只能车震
柳嫔指指卧室:“我这屋隔音不好,要不咱们去楼下?”
    “打野战?”李小满兴趣很高。
    “哪能,我给你找个地方。”
    柳嫔跟蒋程心大声说要出门办事,蒋程心应了声,就大口咬了下桔子,才发现没剥皮,苦得她五官都皱在一起了。
    李小满跟着柳嫔下楼,就瞅见有辆小车停在下边。
    “你会开车吗?”
    柳嫔问他,李小满摇头:“拖拉车就开过,小车没开过。咱要开车去开房?”
    “开房多费钱啊,能省一个是一个。我会开车,你上车咱们开着车,边走边说。”
    这车是国产车,还挺便宜的那种,不比乡里的车好多少,坐里头还挺挤,没办法把腿给伸直了。
    “这车啥时候买的?”
    “早买喽,后来叶子借给朋友去用了,前段时间才还回来,也是要给他送饭,也要用到车。”
    李小满点点头,瞅见那镜子下还挂着个玩偶,就拿到手里玩了起来。
    看他童心未泯,柳嫔也笑起来。
    车一路开到河边,柳嫔又往四周瞅了下,才将灯给熄了,把车门都反锁好。然后跟他说:“就在这里做。”
    “车上做?”
    李小满一惊,他到时啥都不怕,可这车震还是头一回。
    就看柳嫔将座位放平了,爬上去,先将衣服脱了。露出平坦的小腹,跟那黑色的胸罩。她穿那牛仔裤还挺难脱,李小满就去帮把手,用力一抬,车就晃了两下,把他吓住了。
    “你还怕这个?”
    “我这不怕车子突然翻了吗?你知道我劲大。”
    “那也不能翻了。”
    李小满瞅着她那细嫩的肌肤,还有那精致的脸蛋,就是没有灯光,都能感觉到那脸颊染上了娇艳的桃红,那嘴唇的丰润更令让无法自拔。
    扑上去就寻着唇瓣,嚼了起来。
    胸罩还没脱下,指尖就沿着边沿伸到里面,在那峰峦上来回的游动。便不使出神仙手,柳嫔都感到一股难自自持的骚动。
    从她那内心最深处,一直到双腿之间,再往上到她的脖颈。
    每一处都在发烫,像是烫红的火炉,就等着那根烧火根伸进来搅动。
    李小满在她的体表上放肆的舔着,从苏春那学来的漫游,用到柳嫔的身上,她也消受不了。全身都像是过电一样的,不由自主的扭动着。
    那娇艳的粉红越来越广,从她的脸蛋到她的脖颈再到脑后,沿着背脊一路向下。
    李小满将她的手放在那烧火棍上,她就会意的一笑,丢掉矜持的将他的裤子给脱下来。
    扯掉裤衩,直接抚摸着那早就傲然挺立的大枪。
    手法还是很生疏,全然无法跟苏春和跃跃相比,跟东婶那有着十几二十年经验的女人也没法相提并论,可就是这样,也有她的可取之处。
    她的手掌很软,可能是在县话剧团里,本就没做啥重活,嫁给叶子,他又对她百般呵护,就像是个公主一样,跟县里女人大不相同。
    特别是那虎口下的那块肉,夹住大枪,就让李小满很是舒服。
    手指往下沿着她那滑嫩的背脊,别开臀瓣,来到臀缝中,就是一通抠弄。
    这时才用上神仙手,越是这些地方,那神仙手的威力就越大。
    还未深入,她就按紧他的胳膊,轻声的呻吟起来。
    声音极为**悦耳,听得几下,李小满就难受的亲吻了她一下,抬起身子,刚要进入,头就撞在车顶。
    用力的搓了下脑袋,柳嫔瞧着他的窘相,乐不可吱的笑起来。
    “还笑呢,我这脑袋都快出血了。”
    “活该!”
    “看谁活该!”
    大枪往前一挺,就深入到那团紧致之中,柳嫔的笑声嘎然停止,她紧张的抓住他的腰。便是好几回了,可还是无法轻易就能适应,总要过上一两分钟,才能放松享受。
    而这时,她整个身体都绷紧绷直,像块木头。
    李小满将手掌放在她的丰臀之下,托着她沉受撞击,等三分钟过后,她就开始发出阵阵节奏有力的叫声……
    车中着实不好换姿势,可李小满也不是铁打的,换着让她坐上来。
    她迷醉的半闭着眼,刚要摇动腰肢,头也撞在车顶上了。
    瞧她呲牙咧嘴的吃疼样,李小满也开心的笑了。
    “瞧你刚才笑我,这下自己也遭殃了,这叫现世报。”
    “去你的。”
    柳嫔嗔了声,就大力的扭动起来。前后上下左右转圈,不输苏春那些本领。
    也就这样好,还就是她那声音娇媚得紧,平常说话也就罢了,做这事的时候,竟然会变成娃娃音,一丝线传到耳中,哪个男人听了都会心跳加快,热血喷胀。
    扶着她的腰,看她将发圈给扯下来,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在奋力的享受。
    李小满就感觉车身在不停的晃动着,像是在一艘小船上。
    这感受可是从未有过,就乐呵呵的抱住让她斜躺着。
    两人呈从字一样,就从她的身后直接深入……
    
    ;几度逞欢,等到结束,李小满都以为这车快要散架了。
    柳嫔仰躺在座椅上,早没了想要动弹的心思,就这样四仰八叉的。
    “后面有毯子,刚忘铺了……”
    柳嫔有些不好意思,李小满就爬过去,将毯子拿出来,将座椅上的秽物都给擦了。做那事的时候不在意这些,等做完了,再闻着总感到有些脏。
    说来他还是有点小洁癖的,等他擦完,又帮柳嫔擦了身体。才盘腿坐在座椅上点了颗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