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途卧铺客车上的罪恶
长途卧铺客车上的罪恶
2001年9月19日下午2时30分,一辆牌号为川E-05507的长途卧铺班车从川东南与贵州省遵义地区接壤的古蔺县开往广东省东莞市。车上除了司售人员,还载有42名乘客。
  川E-05507从县城开出不久,在下午4:00,车行驶到古蔺副家乡时就坏了。从古蔺到广东东莞需要四天,经过四川,贵州,广西,广东四个省,路上要经过很多人迹罕见的地段,为了确保安全,一般中途都是不让人上车的,而这辆车在中途修车的时候,却上来了两个男青年。
  上车的两个男青年一个叫王善雨,另一个叫安伟。
  王善雨24岁,古蔺县石屏镇桂全村人,小学毕业后,没有正式工作,整天游手好闲。王善雨经常在古蔺到广东的车上欺负乘客,这个人在四川也是一个横行霸道的一个,可以说是街上的流氓地痞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eai.com
  安伟17岁,初中毕业后一直跟随王善雨。
  王善雨和安伟上车后,坐在了第一排司机的铺位上。晚上9点,车子已经修理了6个小时,依然停在古蔺副家乡,一步未动。此时车上的乘客都在休息。
  这时,王善雨站起来,大声宣布,为了安全,防止性骚扰,要重新安排旅客的座位,男的坐后面,女的坐前面,大家都以为他是车主,敢怒不敢言,因此对王善雨的行为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于是,拿包的拿包,扛箱的扛箱,一阵短暂的混乱之后,座次就重新安排好了,这时还有人觉得这样安排也有道理,毕竟天黑了,要确保女性旅客的安全第一,现在这样女人都和女人在一起,倒觉得比刚才更安全了,车内重新归于平静,夜已深,大家又重新休息了。
  且说这时车上有一位叫方华的姑娘,这天她跟大姐和三哥宋炳强去广东中山打工。车子出发时,方华跟大姐一个双铺位,三哥宋炳强在她们对面铺位。经王善雨精心「安排」,方华被安排在二排左侧上铺靠窗位置,大姐被隔开,三哥宋炳强被赶到后面。王善雨刚巧睡在方华身旁空铺。
  今年19岁的方华,已经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单纯的她还不知道,她已经就被色狼「瞄」上了,调整铺位正是「狼」的阴谋,她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少女时代即将断送在这个男人身上。
  晚上10时,车还在原地不动,大部分乘客都在黑暗中昏昏沉沉入睡。方华根本不敢入睡,因为身边这个满身酒气的陌生男子经常故意地蹭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还凑近她耳朵说要跟她交朋友。
  遇到流氓了,方华心理非常害怕,但胆小的她又不敢叫喊,大姐和三哥又都不在身边,方华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她从小到大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现在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是一味的装聋作哑,企图能摆脱这个流氓的纠缠。
  这个满身酒气的陌生男子就是王善雨,他看出了方华胆小,于是胆子更大了,还跟她吹嘘,说他在车上玩过多少多少女人了,方华转过头去不想听,没想到他胆子却越来越大,后来竟然借一张薄盖住她作为掩护,把一只肮脏的手顺势摸进来,在她刚刚发育成熟的胸部野蛮地搓揉。
  方华大惊,用力把狼爪拨开,连喊救命。
  王善雨凶狠地说:「喊也没用,老子不怕,告诉你,老子杀过人,你要再喊,我就捅死你!」
  说着,一把锋利的牛角小刀抵住方华的咽喉,方华只觉得一股寒意蔓延全身,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已经被眼前的男子吓呆了,一动也不敢动,像一只瑟瑟发抖任人宰割的羔羊,王善雨见方华不敢挣扎,更加有了兴致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eai.com
  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周围非常的安静,车子仍然停在原地修理,有个距离较远的名叫甘大春的乘客听到了方华的救命声,相信比甘大春距离方华更近的老乡们更应该楚地听到救命声。没想到方华的救命声喊过之后,周围十几名老乡反倒更加安静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拦。
  正是这种沉默让王善雨胆大妄为,他罪恶的双手在被子下将姑娘的衣衫一件件的强行褪下,很快,被子下的姑娘就被扒光全裸了,少女光溜溜的身子就这样对这个流氓毫无设防了,王善雨在被子下面恣意抚摸她妩媚诱人的胴体,揉搓她面团般柔软的乳房,那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方华今年刚刚十九岁,正是俗语说的,十八廿三,抵过牡丹。王善雨碰上了这么一个雪白滚壮的少女,哪能不动心,上车时一眼就盯上了,现在终于把上了,真是无比的惬意,这样的调戏远远不能让他满足,很快,他就把手伸到姑娘的胯下,肆意的抚摸姑娘的三角地,抠摸姑娘的私处,从未和男人如此相处过的方华默默的忍受着他的侵犯,心里又害怕又羞臊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eai.com


  几分钟后,色胆包天的王善雨已经不满足猥亵了,他要上了她,要把她压在自己身下狠狠的操,那才来劲呢,他期待着在姑娘的胯间疯狂抽插,尽情地发泄对女人的渴望。
  于是,在十几双视若惘闻的乘客眼皮底下,他翻身压上少女的胴体,压在软玉温香的身子上真是爽死他了,随后他又强行把姑娘的双腿向左右分开,将他那罪恶的阴茎就对着少女阴部的羞处,方华知道他要干什么,害怕的极力推他,可是,她哪有他的力气大。
  终于,罪恶的阴茎无情的压了下去,那层薄薄的处女膜哪能受得住这巨大的冲力,王善雨的阳具一下就破体而入了,在女人最疼痛的破处之时,方华强忍着下体几乎被撕裂的疼痛,仅仅痛苦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她从此再也不是黄花闺女了,一场罪恶的强暴就此开始了。
  王善雨插入姑娘的身体后,觉得她的阴道非常狭窄,紧紧的夹着他的阴茎,简直就要把阴茎夹断了,王善雨知道,这还是个处女呢,自己真是赚到了,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王善雨就这样插着不动稍停了一会儿,然后才扭着屁股继续向里面探索着前进,粗壮的阴茎一点一点的,一寸一寸的慢慢进入姑娘的体内,而此时在他身下的姑娘正强忍着疼痛和那从未有过的被当众羞辱的感觉。
  这样慢慢的开垦好几分钟后,终于能整根插入了,干处女就是刺激,那种紧裹着阴茎寸寸滑进的滋味让他感觉简直象升天一样。
  当时,有好几位睡不着的乘客都见证了这一幕,借助透过车外路灯的光线,他们依稀看到那个男的把被子蒙女孩的身上,两个人在被子下动来动去,一想到刚才这个姑娘喊救命,就不难得知现在被子下面正在发生什么风流孕事。
  遭受歹徒强暴的方华因为怕被人看见羞耻,反倒怕惊醒旁人了,她还自己捂住了嘴以免出声,强忍那来自下体的阵阵痛楚。王善雨见她这么胆小,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他忽的一下掀掉身上的被子,把她两条腿曲起分跨在自己的左右,把她的两膝尽量的向两侧拉开,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的分开,姑娘整个阴部都清晰的暴露在他面前,然后他挺着阴茎扑哧一声就深深的插进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eai.com
  旁边的乘客一同见证了这场惨剧,那个姑娘的衣裳被扒光了,露出了雪白的胸脯和一对涨鼓鼓的奶子,姑娘两条白嫩的大腿也被迫向左右大大的分开着,而这个畜牲正光着屁股趴在姑娘身上毫无顾忌的碾压着,深深的捣入,剧烈的动作把铺板压的吱吱坐响,男女两性的生殖器在被子下紧密相交着。
  这罪恶的活春宫把旁人看得简直血脉喷张。
  罪恶的暴行一直持续了二十分钟才结束,在没有任何避孕措施下,王善雨最后就在姑娘的身体里爆发了,那一波波涌出的精液,径直灌进了阴道的深处,就这样,色胆包天的王善雨轻而易举地强暴了这位19岁的姑娘!
  可怜的姑娘,还未谈恋爱就被流氓玷污了身子,在他射精的那一刻,方华感到下体有一种被液体冲击的感觉,此刻方华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这是不是就是男人在射精?那自己会不会怀孕?」
  完事后,王善雨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铺位。
  方华因为惧怕王善雨,也不想声张这件事情,所以她被强暴后没有告诉哥哥,只是一个人在铺位上低声哭泣,而周围的老乡也没有一个人询问关心。此时车子停在古蔺副家乡已经修理了6个小时,司机在忙着修车,不知道车内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一个大姑娘就被这么白白的糟蹋了,就象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如果有人此时醒来,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被强暴的女性并未哭闹,而是继续躺在那里,小声的啜泣,而施暴者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和谴责,还躺在自己的铺位上继续睡大觉,刚才的恶性强奸犯罪,就象涟漪过后,水面再次归为平静,仿佛姑娘并未受到过淫辱似的,一切都随风而消散了。
  在案发后的调查中,车主骆某承认:半夜曾有人悄悄向他反映车上「有个妹仔遭了难」。
  骆说:「有这等事?」却不再过问,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愚昧、懦弱和卑怯迁就了兽行,自私和冷漠则怂恿了罪恶。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第二天上午8:00,车子终于重新上路。此时距离方华第一次被强暴,过去了整整10个小时,在这漫长的黑夜里,车子在原地纹丝未动。
  方华和同车的老乡有充足的时间报警,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强奸犯王善雨依旧安然地呆在车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