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教室的堕落 2
家庭教室的堕落 2
 次日下午,于连依然准时地、信心十足地按响了何家的门铃。
  和上次不一样,这次于连没有从梅如雪那里获得任何讯息,她甚至连QQ都没上,于连自然也不会去拨打梅如雪的手机和电话。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信心,何栋樑才出差没几天,他更加有恃无恐。
  让他意外的是,今天给他开门的却是一个他不认得的人,于连不由得抬头又看了看门牌号码。
  「您是于老师吧?」开门的这位看起来很麻利的中年女人低声开口了。
  「我是于连,您是?」
  「快请进来。」中年女人接过于连的挎包,很恭敬地递给他一双拖鞋,「夫人身体不舒服,在休息呢。她关照我来接待您。」「奥,是这样。夫人的身体没事吧?」「梅姐」是他们单独相处时的称呼,于连特别注意这一点。
  「也没上医院。可能是又和何先生吵架了,应该没什么吧。」等于连穿好拖鞋,中年女人随即把大门关上。
  「那您是?」虽然感觉上这人不象是何家的亲戚或客人,但于连还是想确认下身份。
  「我是何家负责卫生的工人,我姓张,您喊我张姐或其他什么都可以。我在这里已经干了很多年了。」中年女人介绍着自己在何家的历史。
  「张姐,您好。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您?」
  「我们本来是上午负责清理卫生的,但夫人昨天晚上通知我们今天开始下午搞卫生,我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张姐一边把于连带向孩子们的书房,一边回答着于连的问题。
  「你们?何家真是让人羡慕。你们有几个人,现在都来了?」于连十分羡慕地问着关键问题。
  「那当然,何家可是本城数得着的人家。还有个李姐,负责卫生的就我们二个人,她现在在二楼呢。」
  「我每次来都觉得何家很干净,你们俩可是何家的功臣啊!」于连笑着说。
  「那也不能和于老师您比啊,那四个宝贝可是何家上上下下的心头肉啊!」张姐也笑了。
  进了书房,张姐又递给于连一杯水后就自己忙活去了,于连却陷入了沉思。
  何家在这里有多少工人,于连早就在「无意」中从梅如雪那里了解过了。负责接送孩子的司机是于连最熟悉的,曾经多次搭过他的车;二个厨师也几乎天天能见到,于连每天教完回去时他们都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这个自称张姐的、还有那个李姐,应该就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二个工人了。
  梅如雪的反应和昨天有点不一样,看来已经开始防备了。本来在自己提前来到孩子们回家前那段「沟通」时间,只有梅如雪一个人,二个厨师也是在上课后才过来,现在看来不行了!
  于连有些沮丧。难道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如果这样,就只能出最后一招?
  那招风险极大、收益太小,本来只是和何栋樑撕破脸皮后保命用的啊!
  于连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梅如雪,你就会这种招数?
  首先,从张姐的态度来看,自己是何家聘请的老师的身份没有变。这说明梅如雪很可能还没有把事情说出来,何栋樑也就不会知道。否则,「迎接」自己的就是另外一伙人了。
  其次,即使有工人在,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这一点,于连很轻松地就想到了。他要再考虑的是有多少风险和梅如雪的胆量问题。
  何家的规矩很重,工人们一般不敢打听不该打听的事情,也不敢到不该到的地方去。张姐之所以告诉自己梅如雪「身体不舒服」,主要还是希望自己不是十分必要的话不要去「打扰」梅如雪。至于其他废话,连一句都没有。
  如果梅如雪现在在三楼,而张姐她们又打扫完了三楼的卫生,想必没有梅如雪的召唤,她们是不敢再踏上三楼的。三楼是梅如雪夫妇的「闺房」,有哪个外人会不经主人同意擅自闯进去呢?
  如果是这样,工人们在与不在有什么区别?
  问题是,如果自己等会直接上三楼,梅如雪会不会喊工人上去?
  喊了工人又怎么样?不就是强奸吗?不就是多了二个证人吗?反正梅如雪也不缺少证据,自己射在她身上的精液、被撕碎的衣服,甚至说不定还有监控器。
  孩子们的书房里有监控器,其他地方就没有了吗?
  无论如何,试一下!
  还有个问题,除了二个工人,梅如雪是不是还找了其他人直接在三楼陪她?
  这个才是麻烦!
  于连走出书房,在昨天「疯狂」过的客厅找到了刚才那位张姐。


  「张姐,夫人身体很差吗?」于连皱着眉头问。
  「于老师啊,您非要今天找她吗?」张姐边干活,边低声问着于连。她们都知道梅如雪每天都会和于连交流,孩子的学习在哪家都是头等大事。
  「是啊。」于连有点「焦急」了。
  「听说夫人昨晚都没吃晚饭……」张姐为难地望着于连。
  「那……他们家有没有其他人在,让他转告夫人也行。」于连征询着张姐的意见。
  「没有人,就是夫人一个人在家。」张姐很肯定地说。
  「或许有没有谁在三楼和夫人说话呢?」于连不死心地问。
  「没有,肯定没有。三楼是我打扫的,就夫人一个人。」再次听到张姐肯定的答复,于连放心了。也是,张姐可能是梅如雪比较信任的一个,否则不会叫她来招待自己,梅如雪的卧室自然也是让她收拾的。
  「夫人这么不舒服,他们家怎么也没人陪陪她?」于连继续不解地问。
  「哎……」张姐叹了口气。
  「哎……」过了一会,于连也叹了口气。
  「很着急吗?要不我上去和夫人说说看?」张姐忧虑着望着于连。
  「算了。等夫人心情好点,我自己和她说。」于连再次叹了口气。
  ***    ***    ***    ***
  直到课间休息时,于连终于想清楚了怎样上三楼。
  这时,二个厨师来了,正在厨房忙活;张姐和李姐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也就是说,梅如雪一人在三楼,中间的二楼也空无一人,如果自己悄悄上三楼,想必不会有人注意。问题是,刚才上课这段时间,有没有其他人来到何家?
  顾不得了!
  于连考虑清楚,重新上课后告诉孩子们开始考试,为时一小时,考得好的有奖,然后拾步踏向三楼!
  这时,书房门已经关上,孩子们正在全神贯注地为奖励而努力,应该不会听到外面的声音;厨师在忙活,厨房门也关着,里面的嘈杂声更不会让他们听到什么;而何家厚厚的地毯,完全可以掩盖自己的脚步声!
  ***    ***    ***    ***
  昨晚,梅如雪的心情极差,连孩子们的亲昵也没怎么理睬。几乎一夜没睡,东西也没怎么吃。直到今天上午10点多起来后,吃了点东西,才勉强恢复了点精神。
  在她的安排中,于连还没到时,张姐她们已经来了;于连走的时候,厨师他们早就到了。也就是说,在于连呆在家里的几个小时,每分钟都有工人在,还有四个孩子会缠着他。看他还能怎样!
  先这么着吧,至于怎么处理他,可以慢慢想。开除他也要有合适的人选和说法,不然丈夫肯定会有想法,那就麻烦了。
  就在梅如雪将她的那些定制化妆品摆弄来摆弄去的无聊中,她万分震惊地看到了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
  「你……」梅如雪瞪着那双美丽的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人是如此胆大包天!
  于连清晰地记得昨天梅如雪留给他的最后印象。那种极度高潮后的艳丽,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 epa.com 于连一直以为是女人最美丽、最勾魂的时刻。尤其是梅如雪,于连觉得在他观摩过的所有A 片中,即使那些女优刻意表演或受过职业训练,高潮时的表情也远不如她。此刻,经过一夜折磨,这张美丽的脸更增添了几分憔悴,于连怎么看都是同样的动人心魄。
  于连直视着梅如雪,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这里也是你可以上来的?!下去!」梅如雪扶着桌角撑起身体,低斥道。
  「我要你。」于连正视着梅如雪,很平静地说。
  梅如雪想不到这个人是如此厚颜无耻,不由得十指用劲抓住桌角,「你不知道下面有人吗?」
  「下面有枪,我也无所谓。」
  「你再不走,我要喊人了!」梅如雪似乎下定了决心。
  于连倒真怕她喊人,立即欺上前去,伸出双手环抱住了梅如雪的腰,「你要是把人喊上来,说不定他们以为我们在通奸呢。」「什么……」梅如雪张口结舌,「通奸」这个肮脏的字眼刺痛了她。也是,别人看见于连出现在自己的「闺房」,又要如何说清楚?一时间连摆脱都忘了。
  「要不是每晚你都和我说那么多话,要不是你拼命送那么多东西给我,我怎么会认为是你希望我做你的情人?」于连继续瓦解着梅如雪的心防。
  「你……」梅如雪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好意居然可能会有另一种解释。也确实,自己为什么不送东西给其他男人呢?


  看着梅如雪惊呆的样子,于连忍不住吻住了她的嘴唇。一丝侮辱感迅速袭上梅如雪的心头,她扭过脸去、抬手给了于连一巴掌!
  于连一楞,左臂用劲把梅如雪的腰搂紧在自己身上,右手绕过去在她背后抓住她的双手,再次吻向梅如雪。
  梅如雪扭过脸,用右脚膝盖使劲撞了于连的大腿一下。于连被撞后干脆把左腿伸到梅如雪的双腿间,双腿使劲夹住她的右腿。
  感到于连再次吻着自己的脸颊,梅如雪恨恨地转头咬了一口,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于连丝毫不在意,继续亲吻着!梅如雪稍微楞了下后就又是一口!又见鲜血!
  「如果你想让我等会下去时被他们看见牙齿印,你就咬吧。」梅如雪再次呆住了,只能任由于连亲吻着自己。
  「何栋樑马上就要到家了,看他怎么收拾你!」梅如雪使出了最后一招。
  「如果何总今天回来,你怎么不去公司等他?!」梅如雪顿时语结!这人了解的情况太多了!她开始后悔怎么没有早点看清楚这只大尾巴狼!无奈中,她拼命把身体往后仰。
  看见旁边的沙发,于连借势抱着她,二个人一起倒了下去。
  这是一只单人沙发,虽然比普通人家的要宽大得多,但怎么样也容纳不了二个人,这下梅如雪就几乎没有挣扎的空间了。
  闻着梅如雪身上的醉人清香,紧搂着梅如雪的柔嫩躯体,于连突然感到阵阵温情涌上心头,不断地亲吻着她。
  感受到这丝温情,梅如雪觉着似乎可能还有「最后一根稻草」,她努力扭过头去,「于连,你听我说。」
  反正猎物已在控制中,于连也想听她说点什么,便抬起头来。
  「于连,这样下去会毁了你、也会毁了我,你明白吗?住手吧。」梅如雪楚楚可怜地看着于连,满怀希望地说。
  于连一楞,梅如雪所说的正是他最大的「噩梦」。
  「前面的事情就当过去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你下去吧,别让他们发现。」梅如雪从来没有说过谎,此刻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她实在不希望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那……你再让我干一次。」于连同样可怜兮兮地说。
  「不行!」几乎没等于连的话说完,梅如雪立即断然拒绝!
  于连心里轻笑一声,立即蹲下身体、抬起梅如雪的屁股、顺手把她的裤子拨到脚螺处,在梅如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炽热的嘴唇再次隔着蕾丝内裤吻住了她的阴唇!全部动作疾如闪电、一气呵成!
  梅如雪的思维还停留在希望和恼怒中,不期而至的突然变化,让她发出了一声不知是受惊还是刺激的短促叫声。
  于连用牙齿把梅如雪薄薄的内裤咬到一侧再次使用出屡试不爽的技巧,迅猛地舔弄起梅如雪的阴部。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舌头开始伸进阴道口,作螺旋状的全方位舔拭。
  熟悉的兴奋感再次回来,梅如雪的身体一阵颤抖!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刺激,早就使阴部异常敏感。甚至在昨晚洗澡时,都能感受到温热水柱带来的刺激!
  梅如雪仍然努力伸出唯一可以发力的双手,但却是暧昧地搭在于连头上,不知是欢迎还是拒绝?
  于连把梅如雪的双腿一直压到她的双肩上,不让她再有动弹。然后用前几次摸索到的对梅如雪最有用的方式、节奏和力度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
  梅如雪马上感觉到阴道内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难耐的她已经无力抵抗这种致命的诱惑,也不敢象前几次那样纵声呻吟。光滑的沙发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抓扯到,急迫中只能紧咬牙齿、拼命摇晃着头部!
  感觉到梅如雪的反应,于连没有象昨天那样折磨她,时间太赶了!他已经想好了新的奸淫方式,现在要让梅如雪尽快软下来!
  很快,让于连惊喜的是,梅如雪以比于连预计的更快的速度开始剧烈抽搐!
  不仅她的下体主动踢掉了裤子、死命缠绕着于连,连她的头也使劲低了下来!
  在最后的大力舔吸后,于连突然挣脱纠缠,就在那一刹那,梅如雪的阴道向空中喷出了一股接一股的淫液!
  于连大力喘了几口气。这女人刚才还装模作样,一上手却缠得那么紧!他审视着梅如雪大力抽搐的胯部,脱掉自己下身裤子,挺起了早就坚硬的肉棒。
  昨晚洗澡时被生生克制的欲望,终于被酣畅地释放出来,太美妙了!梅如雪实在舍不得这种感觉,现在什么也不想想了,只想好好享受享受!


  于连走上前去俯下身体,在梅如雪的淫液还没喷完时就一插到底!
  随着这根身体早已熟悉的肉棒的再次插入,梅如雪渐渐平息的欲火又被迅速点燃!她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想抓住什么,却扑了个空。
  见状,于连伸出双手搂住梅如雪的上身,站了起来!
  突然更坚挺的插入刺激得梅如雪更紧地咬紧牙齿,头部更加大力摆动,一头瀑布般的浓密黑发在身后乱舞,双腿又是麻花状的死死缠绕在于连的腰上!
  于连不清楚梅如雪有没有尝试过这种站立姿势的性交,但他肯定要给她留下深刻印象!他迅速走过去,把梅如雪的后背完整地压到墙壁上,然后死命抽插!
  身体要被完全「禁锢」、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男人、任由男人抽插,这种情景一直以来都是梅如雪的性幻想之一,可是从来羞于向丈夫启齿。此刻被于连无意中满足,脑海中长久幻想的兴奋再一次燃高了梅如雪的欲火,她快疯了!
  梅如雪已经无法通过扭动来缓解兴奋感,嘴里更不敢发出呻吟,只能四肢死死地缠在于连身上,努力迎接着一次比一次强劲的抽插!
  突然,于连不知从哪里掏出个什么东西塞进了梅如雪的嘴里,梅如雪甚至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就象得到救命稻草似的紧紧咬住!她太需要了!
  于连再次搅动起来,全方位的搅动!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是直插多、搅动少,而每次搅动时都能感到梅如雪一次比一次接近高潮的抽搐!
  很快,梅如雪的全身再次僵硬、淫液再次喷射而出!
  于连伸手托住梅如雪的屁股,并把她的上身向墙壁甩过去。只见梅如雪满脸红晕、双眼迷蒙,一丝唾液从她嘴里流了出来!
  于连静静地欣赏着这个尤物的迷人神态,享受着梅如雪阴道内的持续抽搐。
  他还没有射精,下面还有让梅如雪更兴奋的奸淫!
  梅如雪慢慢睁开双眼,无力地看着于连。为什么偏偏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是丈夫?
  「你……可以……下去了吧?」梅如雪吐掉嘴里的东西,克制着大口喘气的欲望,挣扎着说。
  「好吧,我们走吧!」
  梅如雪还没听清楚时,于连已经开始抱着她走向楼梯,她顿时被吓得全身紧张起来!
  「你要干什么?」梅如雪马上抓住楼梯栏杆。
  「下去啊,你不是一直要我下去吗?」于连甩开梅如雪的手,迅速向下走了几级。
  梅如雪吓坏了!为了防止身体掉下去,她的四肢更紧密地卷绕在于连身上,无意中却使原来有些滑出去的肉棒插得更深!
  「啊……求求你……千万不能下去!」梅如雪根本不敢想象被人看见这种丑态的情景。
  「可是我还没射出来,很难受啊!」于连终于听到了盼望已久的哀求声,心里乐开了花,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你在上面不行吗?」肉棒又滑了出去一点,梅如雪终于说出了最羞耻的一句话。
  「不行!」于连已经走到楼梯转角处,已经可以看到二楼了!
  「快停下来,我求求你了!」梅如雪快要哭出来。如果此时有人上楼,要不了几步就会看见的!
  「那你帮帮我,行吗?」于连可怜兮兮地说,脚步丝毫不停!
  马上就到二楼了!梅如雪再也顾不得,立即夹紧于连、使足所有力气扭动起来!
  「吻我!」于连并不满足,脚步已经踏到二楼!
  眼角看到的再熟悉不过的情景,此刻在梅如雪眼里仿佛是地狱来临。她已经没有选择,双手迅速搂住于连的头,火热地亲吻着他!
  于连满意地撇了下嘴,转身向上走去。如果梅如雪不顺从,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走下去!
  在身体的重量作用下,于连的肉棒更紧密地插了进来。在这种完全无空隙的插入下,梅如雪的欲火再次被点燃到最高!她疯狂地吻着于连、疯狂扭动起来!
  此时,她已经不明白究竟是满足于连还是满足自己?
  于连看到猎物终于开始主动疯狂了,但是还不满足,他要知道此刻的梅如雪是否已经彻底沉迷。向上走二步后,他又退了下去,让他狂喜的是,无论他上去或下去,梅如雪都缠得同样紧、扭动得都同样剧烈、甚至开始大力套弄起来!
  于连很满意,他觉得自己也快疯狂了!也就一步比一步慢地向上走去,每走一步还奋力向上插几下!
  已经二次高潮的梅如雪应该更敏感,可于连却觉得下一次高潮怎么还没来?


  于连希望梅如雪在她自己的主动下,高潮来得最快、最猛!于连突然边走边连续抽插起来!
  出乎于连意外的是,梅如雪对他的这次抽插作出了强烈反应!梅如雪以几乎比他更大的力量来迎接抽插、扭动身体!
  于连仿佛又看到包厢里被春药刺激后的淫荡女人!他再次把梅如雪紧压在楼梯旁的墙壁上,全力抽插!
  很快,在二个人的抵死纠缠中,于连紧盯着梅如雪因不敢出声而扭曲的脸,在她身体深处射出了最得意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