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到家的老师
淫荡到家的老师
如果你现在走进这间脏兮兮、臭哄哄的男厕所,就会发现一位漂亮的人妻孕妇毫无抵抗的用对折的姿势对着你,楚楚可怜的哀求你救她。你会怎么办?
  我的肉体和灵魂早就被老韩肏干蹂躏得到达了崩溃的边缘,我甚至感觉只要有一阵微风吹到我的嫩屄上,我都会被这样微小力量刺激得肉体崩溃到昏死。但庆幸的是老韩的兽欲已经在我的肉体上发泄完了,恐怕短时间内都无法肏到我的嫩屄了。
  正当我嫩屄的痉挛开始稍微有些平复的时候,男厕所外面却响起了脚步声,在寂静的黑夜中格外清晰,「咚咚咚」的敲击着我脆弱的心灵。
  「啊!嗯~~」我的嫩屄因为紧张猛地一抽搐,差点把我弄到性高潮,这样的话,我绝对会崩溃,会完全坏掉的吧!所以我努力地咬着嘴唇,一定要坚持,到了早上我一定会回到正常的生活,当回贤妻良母的。
  还是老韩,我居然还小小的放心了一下,毕竟如果是其他男人看到我这个淒惨的美人妻,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 epa.com不但不会救我,反而肯定会用精神的大鸡巴狠狠地肏我的嫩屄,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是的,的确不会,的确没有一个男人会,除了我的老公。
  还好老韩的大鸡巴还处在微微勃起的状态,为了洗清我刚才屈服与老韩大鸡巴下的耻辱,我决定羞辱一下老韩。
  「老韩,你刚才肏我的时候不是挺凶狠的么?现在怎么了?哦,原来是枪没子弹,刀也软了。没用的臭男人!」
  老韩只是冷笑着看着我,掏出了一片蓝色的药片含在嘴里,然后又咬住我的乳头,用我香甜的奶水将药片服了下去。
  「老韩,你是刚才肏我肏得太激动了,高血压犯了要吃药啊?你说话啊,是没脸说话么?你刚才……」
  「不要!嗯,不是真的。不要,求求你……」我突然变得恐惧起来,刚才的气势荡然无存。
  老韩的大鸡巴又一次完全坚挺了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大、更粗、更硬,眼神也变得更加恐怖,我的嫩屄甚至能感觉到老韩大鸡巴散发的温度。我只能用极度哀求与懦弱的眼神看着老韩,「不……」我想哀求老韩放过我,不过以老韩大鸡巴现在状态是不可能放过我的嫩屄的吧!
  「求求你,轻点。」我只能楚楚可怜的哀求老韩,眼泪不争气的从我眼角流下,今天能在老韩大鸡巴的猛肏下保住我的孩子甚至我自己么?
  意外地,老韩轻轻的抚摸我美丽的脸庞说道:「爱娃老师,如果我不小心把你肏流产甚至活活肏死了,你可别怪我,只能怪你的贱屄太诱人。」「啊……不,嗯……」老韩轻车熟路的猛肏起我来,我绝望而无助地看着老韩的大鸡巴凶狠而残暴地抽插我的嫩屄,我的肉体早就在不停地痉挛,嫩屄更是剧烈地抽搐。
  「啊啊啊~~嗯~~啊啊啊……」男厕所里再一次响起了我淒惨的淫叫,虽然没有前几次那么响,但绝对比前几次惨。
  老韩却觉得非常爽:「好爽,爱娃老师,你的嫩屄一抽一抽的就像你的屄在替我的鸡巴手淫一样。」
  「求求不要啊,要是人家被您肏流产了,您不就没有孕妇人妻可以爽了?」「没事,我和我的弟兄们可以再把你肏怀孕,不就可以继续爽了么?」「不可以,我不可以怀上我老公以外的人的孩子。」「没事,你可以求我,我高兴了,说不定我可以把你肏到流产,然后再把你肏怀孕,然后再肏流产。」老韩越说越兴奋,也越肏越凶狠。
  如果我真的被肏流产了,我该怎样向老公解释啊?说我是自己不小心,让老韩逍遥法外,最后我再被老韩肏到怀孕?还是报警抓老韩,在列举老韩罪证的时候,我被老韩肏流产的贱样在视频里被一次次的公诸于众?
  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和老韩同归于尽,我宁愿被活活肏死。
  「老韩,你个没用的男人,肏别人老婆还要吃壮阳药,真丢男人的脸!」「爱娃老师是想让我肏死你吧?」老韩一眼就把我看穿了。
  我一言不发,实际上已经默认了。
  「爱娃老师,求我啊,求我肏死你。说不定我一激动就把你肏死了,否则的话,我敢保证你以后只会一天比一天惨,绝对的生不如死。」「求……你肏死我吧!」我战战兢兢的哀求道。
  「真诚一点,下贱一点,不然我怎么会激动呢!」老韩不怀好意的引导着无助的我。
  「韩大爷,爱娃真是没用,嫩屄被您的大鸡巴肏了那么多次,嫩屄都快被肏废了,还没能让您尽兴。人家真是没用,您在把人家的嫩屄肏烂肏废后,再顺便把人家肏死吧!」我看着我手指上的结婚戒指,心想:老公,对不起。我的精神已经在当时被蹂躏得暂时崩溃了,所以才会讲出如此下贱的、不要脸的话。


  「把你的嫩屄肏烂肏废,我可负不了责任,赔不起啊!」「那您把人家肏死不就不用负责了?」
  「啊啊啊啊~~」外面已是朦朦亮,但老韩对我的蹂躏却没有结束。
  「好爽啊!好可惜,好可惜啊!」老韩肏我的嫩屄是越来越起劲,而我的惨叫却越来越微弱。
  「学校要开学了,我要抓紧时间了。」说着,一双大手紧紧抓住我的一对大奶子,加快了肏屄的速度与力度。我这时虽然张大着小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射烂你的贱屄!」一大股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冲击着我的子宫,我甚至感觉我的肚子又大了一圈。
  我极度痉挛的嫩屄与子宫就像主动地给老韩的大鸡巴做按摩一样,我自己虽然是非常痛苦,但老韩却很舒服。他为此还起了个名字,叫贱屄子宫马杀鸡。
  我愚蠢的庆幸自己既没有被肏到流产,也没被肏死。我还在幻想以后的幸福生活。
  老韩的大鸡巴终于又一次平复了下来,这次我不敢再嘲讽他了,而是讨好般的舔着老韩的阴囊。
  「应该有学生来了,我去替他们开门。」老韩说着就要走。
  「不要丢下我!」我的肉体被老韩肏到濒临完全崩溃,非常虚弱,根本无法自己回到卧室,这样子被男学生们发现了,会怎样?
  老韩却看着我的大奶子说:「我也想抱爱娃老师回卧室,但我刚才肏你的贱屄那么多次,我是没什么力气了,想喝点东西恢复下体力。」「请韩哥享用人家的奶汁来补一补身体……」边说边把两个乳头靠在一起。
  老韩狞笑着张开血盆大口,不但含住了我的两个粉红乳头,还不停咬我的巨乳。老韩每咬一下,就有一股香甜的奶汁喷到老韩的嘴里。老韩根本没把我当人看,但我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老韩喝饱我的奶水后,却把我抱回传达室,在我仍在抽搐的阴道内插入一根正在剧烈震动的巨大假鸡巴,塞到一个不大的纸箱内,并把纸箱盖上。我眼前又是一片漆黑,震动的假鸡巴无情地在嫩屄里肆虐,并且还发出「嗡嗡」的声音。
  「不要,放我出去……」我好害怕,但除了求饶,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突然,箱子又被打开,「人家怕黑嘛,让人家……」我以为老韩可怜我了,所以楚楚可怜的向老韩求饶。
  「啪!啪!」老韩随手就是两个耳光:「不许出声!」我赶紧闭嘴,委屈的看着老韩。但我阴道里发出的「嗡嗡」声更大了,「想不想声音小点啊?」老韩不怀好意的问我。
  「嗯,好。啊啊啊啊……」老韩没有像我想的那样把震动调小,而是把整支震动棒塞进我的屄里。老韩塞得很深,我的屄肉完全包裹着震动棒,「嗡嗡」的声音也几乎没有了。
  我用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将我阴道内的震动棒挤出我的嫩屄,老韩听到「嗡嗡」声后非常生气,放下手里的胶带,走了过来。
  「啊啊啊啊~~」老韩把我阴道里的震荡棒插得更深了,使我的原本就受伤的嫩屄更加痛苦,幸好我乘着老韩找东西的时候用手将振动棒慢慢抠了出来。
  老韩听到「嗡嗡」声后,不解的问:「爱娃老师,棒子怎么掉出来了啊?」「人家嫩屄都被你肏得崩溃快废掉了,当然夹不住了。」「我还以为爱娃老师是故意的呢!」
  「怎么可能呢?」但我的眼神却饱含挑衅的告诉老韩:我就是故意的,你吃我啊!
  「这样啊,那没办法了。」老韩笑眯眯的拿起一个夹报纸的大夹子,另一只手抓着震动棒又往我的屄里塞,这次为了塞得更深,老韩甚至把抓着震动棒的手也一起插入了我的嫩屄。
  「嗯……啊啊啊~~嗯……」从我的屄里拔出手后,用大铁夹夹住了我的嫩屄,老韩甚至故意用铁夹的尖角夹住我敏感的阴核。
  「要是这次再掉出来,老子就把夹子也塞到你的贱屄里。」说完后,老韩把箱子关起来,用胶布封牢。
  大铁夹将我的屄口夹得紧紧的,巨大的震动棒更加肆无忌惮地蹂躏着我已经受伤的嫩屄。「嗯嗯嗯……啊啊啊……嗯~~你说过送我回卧室的。」我一边质问老韩,一边想取下夹在我屄口的夹子。
  「对啊,我一会儿让你的学生把你抬回你卧室。」说完,他把我抬出了传达室,放在室外。这时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学生。
  放下我后,老韩就打开了校门,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走了进来。
  「你们俩是薛老师的学生吧?」


  「是的。」原来是张伟和学习委员赵明。
  「这是薛老师的箱子,你们帮忙抬到她的卧室吧!」「好啊,好啊……咦?我好像听到里面有猫叫声啊!」我吓得也顾不上夹着我嫩屄的夹子了,用双手把嘴捂住。
  「是那个贱婊子的东西啊?我无所谓,反正我欠你人情。」「喂,赵明你是不是喜欢薛爱娃啊?」他们俩一边抬着装着我的箱子,一边聊天。
  「薛老师人漂亮,又聪明又有气质,简直就是我的女神。你好像对薛老师有意见啊?」
  「那个婊子,把老子珍藏的宝贝没收了,我原本是要放在我自己建的网站上的。」原来,张伟还想把偷拍我的照片放到网上,幸好我没收了。
  「好的,到了。」他们把箱子放到了门口。
  「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张伟说完,用钥匙把封住箱子的胶带划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