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不能想象的淫荡
不能想象的淫荡

「两端钢管舞跳完,相信大家对女体也有了较好的了解。接下来,请同学们认真观察女性在情爱中的身体变化。」小脸猫提了提自己的金边眼镜。「水漫模特,请把这根自慰器当做男体器官,展示一下女性的情爱细节吧!」这么过分的要求!虽然大模特对今天的「教学」颇有准备,但这样过分的要求,还是让水漫打了一个冷战!
  「好小的鸡巴啊……也能拿来做教具……」一个学生的声音。
  「这么小的阳具,大概满足不了我们的大模特呢……」另一个学生说道。
  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用这么小的鸡巴自慰,这群坏人想要羞死我么……水漫想着,脸部一阵燥热。
  「男女的接触和情爱,不是低级的趣味,是人与生俱来的渴望,需要,和追求。」小脸猫故作不悦的咳了一声,「作为艺术家,一定要掌握好女性在这个时候身体的表现,请大家用心学习。水漫模特,请开始吧,就从口交开始……」说的是这样严肃,可水漫从小脸猫的脸上,还是观察到一丝狡黠的微笑!
  「所谓口交,就是两性用嘴来爱抚对方的生殖器官。下面我为大家展示一下女人对男人的口交。」水漫说着,故意坏笑着抬头看看张小五,一脸的妩媚。
  水漫轻轻握住这根假阳具,指尖温柔的摩挲几下,然后握住它的根部,将舌尖轻轻舔上龟头,快速轻柔的舔吸起来!这香艳淫荡的女体情爱教学,让五个小艺术家骚动不已。那视觉刺激给男生们带来的快感,仿佛水漫此时不是在吮吸一个假阳具,而是他们的鸡巴!
  体味着这些小艺术家们那惊奇的目光和期待的眼神,水漫只觉着脸颊被羞的更红,心里却是一阵阵不由自主的虚荣。水漫伏底身子,舌尖轻叩着龟头,之后温柔地舔过假阳具的马眼,把整个龟头含在口中!沾染着水漫的口水,假阳具变得越发晶亮,越发生动润滑。
  在这一刻,屋子里所有的鸡巴都竖立起来,此情此景,完全就是水漫大模特在公共场合为男人提供口交服务!
  「你们的鸡巴,一定比教具更大比教具更好吃吧……」水漫悄悄的想着,媚笑着舔舔嘴唇,看着眼前的这些大男孩高高隆起的裆部,一脸的淫荡和春情。得_得_啪kekepa-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学生们有些开始躁动了,他们的喘息越来越急促,有人已经把手伸进了裤裆……
  男人们那隆起的裤裆让水漫感觉更加兴奋和投入。伴着性感少妇做口交时身体的起伏,那对悬空的丰满大奶隔着薄薄的黑纱有节奏的抖动着,勾引着男人们那猥琐的目光。渐渐的,水漫开始将整根假阳具含在嘴里舔弄着。这根道具尺寸比较小,水漫不用做深喉也可以连根含住,可偏偏道具的位置比较靠前,水漫必须要踮起脚尖才能将整根阳具含在嘴里。
  水漫挺着两条大长腿,香舌在橡皮龟头上不停的缠绕着。男人的视奸,羞耻的动作,敏感的少妇很清楚,自己的下体开始释放强烈的信号,期待着跟这根道具的交合……
  水漫的眼神,已经是风情万种,扑朔迷离!
  「从后面欣赏水漫老师的口交,也很过瘾。」狼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水漫身后,拿着相机抓拍着水漫笔直的美腿。
  「是啊,」大真也称赞着,「这个角度看,水漫老师的屁股又翘又圆,阴部的轮廓非常清晰,真是极品!」
  「要是再有一根教具,水漫还能表演的更精彩呢。」苏老羊眯着眼,一脸的坏主意。
  水漫的脸已经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嗓子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双腿靠在一起不经意的摩擦着……
  「下面,请水漫老师表演一下男女的交合……」阿智说着,把水漫抱到了桌子上。水漫很清楚,这个坏人想让自己表演什么……「在男女交合之前,女性可以能做出一些诱惑的动作,挑起男人的情欲,比如爱抚自己的乳房……」水漫说着,玉手轻盈的放在自己丰满挺拔的奶球上,轻轻的揉捏着。
  纤细的玉手隔着薄沙温柔爱抚着这对挺拔的双峰,拇指的指肚不经意的略过那红透的小樱桃,水漫比谁都更清楚自己的身体有多敏感。这样温柔的爱抚转化成一种别样的电流,酥酥麻麻的小少妇的身体里慢慢的涌动着。
  「就这样,托起乳房的下边缘从下到上慢慢抚摸……当女性的身体受到抚摸的刺激和快感,乳晕就会放大,乳头也会变硬」水漫说着,一只手在双乳上忘情地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悄无声息的滑到了自己的双腿间。当中指不经意的触碰到双腿间的那个敏感源,水漫的身体开始微微的打颤,她情不自禁的咬住嘴唇,仰起头,努力的抑制着身体里泛出的丝丝快感……「像老师这样,一手抚摸女性的乳房,另一只手去挑逗女性的阴部,会让女方更加兴奋,对吗……」大真兴奋的问。


  「是的,会让女性非常兴奋。而且,男性应该也会受到强烈的视觉刺激,也兴奋起来……」水漫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下体,羞红的脸庞上,点缀着无数的暧昧。「你们看到我这样的表演,不也都是很兴奋吗……」五个小艺术家被水漫一句话调戏到面红耳赤。看着水漫模特那对在香汗下越发清晰的奶球,小艺术家们下体坚挺,哑口无言得_得_啪kekepa-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在男女交合的时候,男生一定要把前戏做足……好好的运用自己的阴茎……」水漫大模特微微的喘息着,「男生的阴茎在女生的下体外面轻轻的滑动,往往是很好的调情效果……」
  说着,水漫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牵引着假阳具滑到自己的双腿中间。隔着薄纱小内裤,水漫身体最敏感而柔软的部位,在炽热的目光中,羞涩地靠上男人的性器官……
  「嗯……好骚……」阴蒂轻轻的摩擦着假阳具,情欲的开关被完全开启了。
  小少妇觉着自己的身体一下软了下去,这种众人视奸下的自慰,搞的水漫在羞涩和兴奋中反复挣扎。「这些小艺术家真是好色,这么无耻的盯着人家那里看……好羞人……」
  淫水已经悄然涌出了大模特的美穴,让那薄沙内裤泛出一丝艳丽光泽……水漫忍住身体强烈的冲动,继续在小艺术家们面前展示着女体的美妙。小少妇一手支撑桌子身体后仰,另一只手揉捏着自己那高耸的美乳,香汗淋漓的脸上满是诱惑的媚态!
  小艺术家们瞪大着眼睛,他们清晰的看到,水漫模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着,腰臀轻轻的扭动,让自己的阴部和假阳具始终若即若离的轻触,不时的轻轻蹭过。
  性感少妇偶尔也突然发力,用力的摩擦,伴随着她身体那一阵不易觉察的战栗。
  ……
  「水漫模特,」小脸猫博士抬了抬眼镜,故作神秘的问道「你能量一下这根道具的尺寸吗?」
  「这……我……怎么量啊」水漫知道小脸猫八成没安好心,却又猜不透他想做什么。
  「那就让这根道具进入你的身体…用你的身体做测量啊……」小脸猫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诡异的坏笑,「这样,可以更好的在同学们面前努力表现女体在情欲中的质感……」
  「居然……要真的在这几个学生面前用假阳具自慰……」水漫觉着自己的脑袋如炸了锅一样,她一脸惊讶的看着小脸猫,下体却不听使唤的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你们想看水漫模特这么动情的展示自己的身体吗?」小脸猫没有正视水漫的一脸惊讶,却微笑着把头转向了那五个学生……「嗯,我想看水漫老师在动情时候的样子……」「水漫老师,这只阳具好像不是很大,请你多插入你的阴户一点,这样可以更好的反应出女性在情爱中的身体变化……」
  「水漫老师,请你插入前尽量分开双腿,我们想好好的观察你的下体……」学生们的要求让水漫面红耳赤,却愈发心跳加速!
  「别说了。」水漫故作不满的努努嘴,「什么都要看,你们这些坏人……」说着,水漫用指甲和桌角划开薄沙内裤的裆部,把假阴茎抵到自己阴门外面,然后故作调皮的冲学生们媚笑道,「小艺术家们,我才不会分开双腿让你们看光光呢,哼……」
  「可这样隔着内裤插进去,看起来反而更加淫荡!」学生们兴奋的注视着,议论着!
  水漫的玉手颤抖着,小心的牵引着这根道具,抵住自己的阴道口。湿滑的阴道口,泛着情欲的光泽,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着更加猥亵和淫乱的刺激……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清晰的看到,橡胶阳具上那算不上是雄伟的龟头,沾染着阴部的淫液,一寸一寸的背吞没在大模特的下体中!
  啊!已经春心荡漾的大模特虽然咬住了嘴唇,可还是不禁叫出声来!本来尺寸并不算大的自慰器,偏偏在众人目光的焦灼下,搞到水漫感觉异常刺激和兴奋。
  这半年来水漫的极品美体已经被F4轮奸调教的非常敏感,如此在五个陌生男孩面前如此直接的凌辱和自慰,对水漫来说简直就是最强烈的催情药!她那敏感的身体不停的告诉她,这根小号的假阳具一公分一公分的进入着身体最隐私的部位,直到完全进入了她那淫荡而滚烫的身体,而在场所有的男人,眼睛都舍不得眨一眨,贪婪的享受着这位大模特的淫乱和放荡……「这根道具……」水漫咬着牙,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喘息,「大概10公分长……」
  「为什么会判断是10公分?」小脸猫赞许的点点头,显然是表示水漫答对了,「请水漫模特解释给大家听一下吧。」


  「因为……我的阴道很短,大约是11公分,我这样分着腿……道具和我的身体接触,可就差那么点,就能捅到最里面……」水漫羞赧难当的低下头,却不甘心的绕动着腰肢,做着最大的努力,让这只小道具插入的再深一点,让自己的快感和刺激感更强烈一点……
  「这么极品的模特,阴道的长度却只有11公分!」小艺术家们不由的浮想联翩,自己坚挺的阳具,当然是远超过11公分的……那也就是说,这些小艺术家的生殖器,足以插到水漫的子宫口,把这个骚货模特操的淫水乱飞,死去活来得_得_啪kekepa-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甚至,一滴不剩的全部射进去!
  「嗯……我要……啊……」水漫忘情的呻吟着,双手支撑这人身体,臀部的肌肉努力的挤压着假阳具,不遗余力的榨取着一丝丝淫乱的快感。性感模特那对丰满高耸的乳房,在薄沙下颠簸着,又红又硬的奶头,直剌剌的摩擦着黑色薄沙,向小艺术家们展示着这个风骚少妇美体是多么诱惑。
  「你要什么啊?水漫模特?」一个学生的声音,带着重重的喘息……「嗯……我要……一个大一点的道具……」水漫羞红了脸,眼神中却充满了迷离和淫乱。骚模特那汁水泛滥的阴部一次又一次努力吮吸着这只小道具,「只要,稍稍大一点就好……我可以,表演更淫荡的……不……是更动情的……嗯……嗯……给大家看」
  五个小艺术家不约而同的看着小脸猫和苏老羊,只要小脸猫博士一声令下,哪里还需要什么道具,五根坚硬的鸡巴马上就会在这个骚货美女面前耀武扬威,马上占领她身上的每一个洞口!
  「去换下一套衣服。」小脸猫不动声色的轻咳了一声。
  水漫若有所失般被阿智从桌子上抱了下来,身体已经软的像是一团棉花……水漫刚走出摄影棚,苏老羊也悄悄的跟着溜了过去。
  「下课了。」小脸猫一脸安静的说着。「女性的情欲,大家也都差不多看到了。我们今天就点到为止。请同学们好好揣摩今天的课程,明天我们要做写生。
  水漫模特会以极为诱惑的着装为大家服务,请大家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有精力好好开发女体……」
  五个小艺术家有些失望,看来今天也操不到水漫老师了……不过小脸猫的话似乎暗示着,明天将会是一场很不一样的写生……「苏总编,你怎么进来了,我马上就换好了……」水漫刚刚穿好连体泳衣加肉色丝袜,就看到苏老羊跟个幽灵般晃到自己的面前。
  「换好了,也用不着急着出去啊……」苏老编的脸上流露出一份特别淫荡猥亵的笑容,冲到水漫面前非常蛮横的扒开大模特那两条粉腿,「你这个骚货刚才还真聪明啊,还能想出来把内裤中间刮开,骚逼都没让学生们看到……」「嗯……我不想给他们看……我不想让他们觉着我……我那么骚……」水漫呢喃着,双腿已经被苏老羊扒成一个大大的M型。
  「那你忘了你昨天在小木屋已经给他们看遍了吗?嘿嘿,还是不想给他们看,啊?」苏老羊淫笑着,眼神死死的盯着水漫双腿间的隐秘地带。
  「不……那不算的,那是……你们设计的……」水漫略带羞恼的抱怨着,试图做着无用的反抗。
  「骚逼,我们是带着任务来的你忘了么!」苏老羊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拉开水漫泳衣裆部的遮掩,手指无比娴熟的按上水漫的阴蒂,「不给学生们看你的骚逼,我们的艺术写真还怎么完成……」
  没有人比这四个男人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的秘密,更何况水漫此时已经被那只小号的假阳具搞的欲火焚身。当苏总编手指触动到自己阴蒂的那一刻,性感模特不禁的呻吟起来。一阵刺耳的哧啦声,水漫很清楚,色胆包天的苏老羊这样一个半公共的场合撕开了自己阴部的丝袜,自己在演示教学的中欲盖弥彰的敏感部位,此刻恐怕已经是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这个老色鬼的视线里了。
  「骚货,」苏老羊一边玩弄着水漫敏感的阴蒂,一边恨恨地命令着,「明天做写真的时候,如果学生们要求看你的骚穴,你一定要把腿分的这么大,给他们看,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我配合……我把那里给他们看……」水漫喘着粗气,双腿大大的分开着,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委屈的哭腔,「求你别弄我了……那个小鸡巴,搞的我好难受……嗯……」
  「为什么难受啊,小曼?」苏老羊继续恬不知耻的问着,他眯着眼睛,已经开始不动声色的脱裤子……


  「你明知故问啊,」水漫故作委屈的说着,「小脸猫这个贱人让我表演自慰,还不让我舒服,我……我现在……好想有根大鸡巴……」水漫忘情着抚摸着自己滚烫的身体,舌尖情不自禁的舔过朱唇。
  「那你坐上来,自己动……」苏老羊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得意地轻捋着自己那粗壮的阳具。那根老树盘根般的鸡巴,坚挺着,泛着黝黑锃亮的光泽,刺激着水漫的视觉神经。
  「不要……不要这么羞我……」性感模特的脸已经被羞的通红,咬着牙使劲摇头。可偏偏这娇羞的神态,和那对随着身体起伏颤颤的美乳,更是搞的苏老羊美不胜收,剑拔弩张!
  骚逼!苏总编狠狠的骂了一句,一把将性感模特抱到自己身前来!
  「啊……」苏总编突如其来的莽撞让小少妇不由轻声惊呼了一声,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撑住沙发。抓紧了水漫的纤腰,苏老色狼把大模特的双腿架着分跨在自己身体两侧。性感少妇的下身已是门户大开,仅靠着泳装的高弹丝带欲盖弥彰的遮掩着自己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水漫的理智越发迷离了,她清晰的感觉到,苏老羊那根坚硬如铁的硬棒,已是抵上了自己的阴门,不停的巡视游弋着!
  「死老头,你坏死了……」水漫娇羞般呻吟着,身体越发失去平衡。苏老羊这个玩女人的老手,当然懂得怎么最大程度激发起水漫的情欲。他那火热的龟头已经轻抵在嫩穴口颤栗抖动,不断的往返摩擦。水漫那敏感的淫穴已经是不堪任何刺激,羞人的淫液愈流愈多,顺着阴道口,居然淌到苏老羊肉棒的顶端!
  「骚逼,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么?妈的,小脸猫这个家伙,把你设计的这么骚,从你跳第一段钢管舞老子就硬了,还他妈要一直硬挺到现在……」苏总编咧着大嘴坏笑着,把水漫双腿间的弹力束带扯到一边,又粗又硬的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
  欲望的阀门终于被苏老羊的鸡巴彻底打开,淫穴享受大鸡巴抽送的快感让水漫大模特彻底放弃了尊严,在苏老羊身上主动提臀收腹,大幅度迎合起老色狼的插动!
  「小曼,真是极品骚货。」苏老羊看到水漫忘情的淫态,不禁放慢的抽动的速度,反而眯着眼睛把玩起大模特那对颠覆乱颤的大奶子来。「你这么会动,我玩玩你奶子就好了,啊哈哈」
  「坏老头……嗯……我自己动,好累……」水漫喘息着,圆屁股一刻不停的迎合着苏老羊的阳具,奶球涌动,秀发飞散,风情万种!
  性感模特单薄的泳衣,已经遮不住那对呼之欲出的大奶子,尤其是那两粒蓓蕾般突起的浅红色奶头。而被苏老羊亵玩抽插的下体,更是汁水泛滥,芳草鲜美!
  「那你明天给不给学生们操?!」苏老羊恶狠狠的猛插了几下,伴随着水漫一阵尖叫。「还有,老头是你叫的吗?叫干爹,叫爸爸!」「给……给,我给他们随便操……干爹……快点……用力……我好难受啊……」水漫俨然已经成了一只发情的母狗,为了得到男人的阳具,可以答应任何屈辱的要求!
  听着水漫这样无条件答应了自己的无理要求,苏老羊兴奋的双眼放光!
  苏老羊戏虐的起身,一把将水漫推到沙发上,狠狠的抓起大模特的一条玉腿,抬过头顶,硬生生的把水漫的双腿掰成180度,阴户大开!
  「你今天还给学生做什么倒一字马是吗?你这个骚逼两条腿怎么这么灵活啊,分的这么开,这么欠操!知不知道你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学生们就差冲上去强奸你了!」苏老羊恶狠狠的骂着,粗壮的阳具又恶狠狠的钻进骚少妇润滑的美穴,屁股用力的抽动着,毫不怜惜的抽插着骚模特那汁水泛滥的淫洞。
  「干我……我就是欠操……干爹,嗯,用力操我……啊……」水漫的欲望完全爆发,侧着身子迎合着苏老羊的凌辱,一对漂亮的大奶子伴随着男人的抽插凌空甩动着,肆无忌惮的出卖着这个风骚少妇的淫乱。
  「骚逼!真他妈骚!明天我要看看这五个学生怎么操死你……」苏老羊喘息着,让水漫躺在沙发上,狠狠的抓起性感模特的双腿,把她的玉体折成一个大大的L形。
  「嗯……好……明天……满足他们……」水漫呻吟着,声音已经淫荡到有些娇艳欲滴,「这几个小坏蛋,今天一直在盯着我的奶子和骚穴看……看的我……好羞……,这些坏孩子……」
  「明天他们再盯着你的奶子看,你就要这样!」苏老与愤愤的说着,用力拉开水漫的肩带,大模特那34E丰满的酥胸马上弹了出来,在空气中不知羞耻的晃动着!「骚逼小曼,你的大奶子就是给男人欣赏的,遮掩什么遮掩,骚货!」「啊……!」水漫的身体不由的发抖,很明显是被苏老色狼的言语凌辱刺激到了。她皱着眉毛出于本能般的用力摇头。但苏老羊很清楚,那不是大模特痛苦的呻吟,而是浪骚的娇喘,在男人阳具的折磨和凌辱下,风骚少妇情迷意乱的娇喘!


  苏老羊就这么奸淫了好一会,言语上不停的凌辱着身下的美人,搞的水漫大模特的浪叫涟涟。虽然水漫已经被男人们搞的完全失去理智了,这个敏感女人的生理反应貌似只是越来越强烈!慢慢的,老色鬼开始感受到骚少妇的阴道内壁开始蠕动,尤其当肉棒顶到花心的时候,水漫骚穴里的嫩肉就一直不停收缩,仿佛在主动套弄着男人的阴茎!苏老羊只觉下身快感如潮,他知道,水漫马上要高潮了,于是更坏的主意涌上心头,苏老羊竟然屏住呼吸停止抽插,慢慢的把阳具从饱满的淫水中抽了出来!
  「你干嘛,干爹……操的好好的……干嘛停了……快……我快好了……嗯……」水漫呻吟着,满脸的羞恼和难过。性感少妇随之分开自己那双白亮美腿,玉手迫不及待的去拉扯着苏老羊的命根子。
  「把你玩到爽那自然是没问题……」苏老羊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狡猾,「但是……听好了,明天,你要鼓励学生们射进去!」苏老羊话音刚落,水漫只觉六神无主天旋地转!接着有些失去理智般挣扎着摇头,「不要,不要,他们不可以射进去!不可以的!……这太难为情!……」苏老羊哼哼的冷笑了声,反而立即加快频率,「你的骚逼这半年都被我们灌进去多少精液了,你还害臊什么!既然是来当模特的,自然要献身!懂吗!这些精壮的学生,阳精滋补的很!」说着,苏老羊的阳具仿佛打桩机一样狠狠地抽插起来!
  「啊……啊……」水漫忘情的叫着,色老头的突然停止并提出更加无耻的要求,让水漫羞臊到下体如火如燎般的难受。可偏偏当自己打算咬着牙坚守底线的时候,老头又狠狠的插了进来,搞的自己舒服的欲仙欲死!
  「不……不可以……」水漫的语气已经有些软弱无力,双腿却越发分开,迎合着老色鬼的阳具,「你们好坏……我不要,不要在学生面前,……那么骚……,啊……啊……」
  苏总编丝毫不理会水漫的抗议,低着头狠狠地抽插着。突然,苏老色狼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水漫的小腿,狠狠地一口气插入最底端,顶住了水漫的子宫口,狂吼一声,浓浓的精液都射了进去!
  「啊……!」水漫声音悠长的轻吟了一声,身体如同是散架般一动不动的躺着,口中重重的喘息……
  「小曼,真是我们的极品模特,明明是骚出水来了,嘴上还在抵抗,呵呵呵。」苏老羊满意的站起身来,把阴茎放到水漫的面前,「来,给我吃吃干净……」水漫乖巧的伸出香舌,舔弄着老头的命根子,眼神中闪烁着说不清的情愫。
  「从明天起……你就是学生们的公用淫具了……好好的享受青年的鸡巴吧,我的骚女儿小曼,哈哈哈哈……」苏总编附在水漫的耳边,轻轻的说。
  公用淫具……想想那几个大男孩无比渴望的眼神,水漫的心中突然泛起一阵莫名的涟漪。
  苏老羊浓白色的精液已经涌到了阴道口,性感少妇用手指轻轻的拂过自己阴部娇柔的唇肉,刮了满满一指肚的浑浊。
  公共淫具……水漫模特觉着自己的心在砰砰乱跳。都被他们看光了,都被他们当教具了,真的……还可以更骚一点吗……,水漫把手指轻轻放到鼻尖下,嗅着这股腥臭的味道,性感模特那敏感的身体更加躁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