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可女小传
可女小传
  前言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我也喜欢地地道道的上海女人,因为她们身上的特有的骚气。--《我的奋斗》。没有女人时疯狂的想要女人,成天的幻想,哪天要是有了女人,就一天干她七八次,非把十几年的抑郁发泄出来。生活中,我却是个乖孩子,成绩呱呱叫,不抽烟,稍稍喝点酒,绝对没有一丝坏人相。
  正文
  大四的我已经是QQ上的老手,当时我和可女正打得火热。可女非名姓,实乃一化名。初识之时,我问她芳名,她不说,就说姓方,之后我一直叫她可女,可女者,一良家女子是也,当然我也知道她的真名。可女其实也蛮可怜的,和她好了7年的男朋友,在外面竟然有了女人,可女一气之下和那个男的分手了。
  我曾经笑着问她有几个男人,她告诉我有好几个,并且有20出头的毛头小子,当时我以为可女是个好女子,听了她的男人这么多之后,心里不是滋味好几天。之后的几天,我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可女并不是我想像的那么好,当然也不是我想像的那么坏。她跟我讲她之前的男人,她之前爱过的男人以及爱过她的男人外加一些谁都不爱谁的男人。其中有个是毛头小子,她告诉我,做完之后,她有很深的罪恶感,我问她那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她笑着骂我坏。
  我是上师大毕业的,别人都说上师大美女多,可偏偏到了大四,我还是没有牵过女人的手。我曾经对可女说:「你肯不肯让我满足一次?如果肯,我愿意把我积蓄了10年的精华给你。」可女总是淡淡的笑骂我流氓:「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你就去发廊好了。」我就开始和她罗嗦「发廊有病毒,得了艾滋你不后悔啊?」。
  可女总是勾引我勾引的恰到好处,每次都不出格,即使是我对她有色情的要求,她总是能巧妙地拒绝我,让我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她捏在手里,狠狠地捏她一下。
  本以为我和可女不会再有下一步的进展,即使我知道她曾经有过很多男人。
  直到那个下午……
  毕业前夕,大家的方向都基本定了下来,读研的读研,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我属於最后者,原因很简单,我读腻了书,我不要做书獃子。
  就在我将要正式毕业的时候,礼拜六的下午,我从公司回学校,打算到学校再感受一下学校的生活。那个下午阳光异常明媚,空气中彷佛加了花蜜,车外也是树叶新抽出的芽,嫩绿嫩绿的。我知道,这是个发情的季节。
  正在享受着春天发情的味道,突然我收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末少,今天休息么?」是可女。
  「可女,上午不休息,下午休息,我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回她。
  「末少,我在胶州路339号锦江之星308号房,我经理和我开房了,但是他临时有事,没来。你有空么?」我承认,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的心跳调到了100码以上,我能听到它砰砰砰砰的跳声,甚至我感觉到了它的加速度。这条短信对我的人生有着重要的意义,我相信,它甚至比我以前22年漫长的全部还要重要。
  「叮,桂林路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我迅速的从车上跳了下来。拦了部计程车,直奔锦江之星。车上,我的思绪转的飞快,我的初次、我的性福、我的后半生,我都迅速的用加减乘除乃至平方开方积分求导计算了一遍,我的大脑告诉我,不要去;下面却极力挣扎「去见识一下吧,可女是个好女人」。就这样,我在拔河中到了胶州路。
  下了车,我没有立刻进酒店。我靠在路边的墙上,发短信给可女:「可女,你,会不会给我?」一分钟后,她的短信说:「末少,我想你。我想把一切都给你,我想要一个男人来疼我。」看了短信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正了正衣服,装作沉着,上了电梯。
  不过,亲爱的,那一刻我并没有硬。事后我试着分析我的思想,不是可女不诱惑人,也不是太紧张,而是我把可女当做我人生的二十二年来爱的。
  敲了门,可女给我开了门。门打开的那一刻,我第一次见到可女。可女属於熟女,大约30来岁,人说不上很漂亮,但一看就知道很风骚。可女蛮高的,有将近一米七(本人一米七,她和我差不多)。长发披肩,丰满但是不胖,屁股很大。
  可女很大方的让我坐,说:「末少,要不要洗澡?」我一下子不是很适应,就说:「好的,你洗过了吧?」(这是废话,我都看到她的头发用毛巾包着,她身上散发着沐浴乳的味道。)「嗯,我洗了。」我洗了澡,一边洗一边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实在是没有经验啊,出去后会不会尴尬啊,这样胡思乱想的洗完澡,我又把原来的衣服穿上,胡乱的梳了头发,就出来了。
  「这么快啊?小傻瓜,还不好意思啊?」可女说。
  「嗯。」我腼腆的站在床前。
  「呵呵,你是第一个洗完澡没有穿浴袍的人。快坐吧,就坐床头好了。」可女道。
  床很大,我坐在她身旁,电视机还开着,我眼睛盯着电视机,心怦怦直跳。
  可女问:「末少,你是不是我弟弟?」
  我说:「是的。」
  可女接道:「那你喜不喜欢姐姐?」
  我说嗯,可女就笑着说:「小色狼,看你吓的。」我这才从尴尬中解脱,笑着转过头,对她说:「我没有过,你知道。」可女就把手伸过来,拉着我的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大腿上,她的腿很滑,我第一次感觉到女人的温暖。下面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可女小声的说「呆子,上来吧,把衣服脱了」,一边说,一边用手帮我脱衣服。先是上衣,然后是裤子,脱裤子的时候,她故意握了我的下面,我也就开始碰她的内裤。
  等我的衣服脱得只剩内裤的时候,我终於把她的浴袍扯了下来,我看到了她的乳房,很大,深紫色的乳晕。大颗的乳头已经怒起。我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可女顺从的抱着我躺了下来,我们先是亲吻,第一次我真的很紧张,连接吻都是刺激的。我手握着她的乳房,手指捏着可女的乳头,下面隔着内裤顶着可女的下面。我的呼吸很重很重,喷在可女的脸上,她开始呻吟,双手搂着我。就这样,安抚了一小会后,她慢慢的把手移到下面,伸进我的内裤,握着我的阴茎,说:
  「末少,进来吧。」
  我疯狂的脱下她的女裤,她也配合的脱掉我的内裤,我的阴茎已经怒起,成150度的勃起,青筋毕露,骄傲的昂首。我试图插进可女的阴道,可是找了有半分钟还是不得其路。
  可女的脸已经绯红,松开接吻的嘴,告诉我,让我来,然后用手抓着我,把我的阴茎弄成120度的样子,然后我就感觉我进去了一个洞穴。那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是那么的温暖与湿润,我开始来回抽插,我能感到可女阴道里的水水,我告诉她:「这里真好。」可女做爱的时候很投入,敏感。有几次动作太大我不小心滑了出来,她的很埋怨我的样子,然后用手摸着我急切的塞进她的体内。我用力的插着我心爱的可女,我想把它融化在心里,我顶着她阴道壁,试图顶破她,龟头在她的壁壁上努力的摩擦着,「我要,可女……」「我给你,末少,我给你。」可女迷幻的说着,她屁股也配合着我,努力迎接着我的抽插。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要出来了,频率自然的加快了,龟头也极度的充血。
  可女也感觉出来了,她的阴道里像有张小嘴一下含着我,一张一合,很兴奋。我对她说:「可女,我受不了了,我可能要出来了。」「嗯,末少,出来吧,射在我里面,我的BB想要,我要你的精液,我要他填满我的身体。」「嗯,来了,可女,我来了,出来了,出来了。」伴随着我的叫声,我把浓浓的精液都射进了可女的阴道里。射精的感觉真是舒服,一张一弛,每射一次之前,龟头都充血暴怒,等到我把最后一滴精液注进可女的阴道内时,可女已经激动的用双腿紧紧的扣着我。
  事后,我一言不发,空气凝结了1分钟,之后我对她说了一句:「我渴望杀了你之前所有的男人。」她苦苦一笑,骂我傻瓜。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我最激动的一次。射完之后,她问我有没有想过她会怀孕,我吓了一跳,她趴在我耳朵说:「不怕不怕,呵呵,月经刚来过。」我当时也不懂,反正她说不怕就不怕。再之后,我们聊了很久,都是关於兴趣爱好之类的。
  这是我与可女的第一次,之后我们还有联系,直到今天,我还经常和她出去一起玩,但是可女就像一个大姐姐,和我做爱,和我谈情,但是不和我谈恋爱。
  她说她不适合我,可女永远只能和末少做爱,而不能奢求厮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