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母计划
淫母计划
  我的妈妈是一位在部队上班的雇员,自从十年前和我那目前在陆军担任中校营长的父亲离婚後,说是为了专心的照顾我就一直没有再婚念头。可是我知道,妈妈她的生活一直是十分地空虚,毕竟,她今年也就只有三十八岁。
  由於我妈妈非常喜欢打羽球,因此身材一直保持得相当的好,纤细的身材再加上小巧的脸蛋总是让人家误以为她今年只有二十多岁,因此身边总不乏有许多的追求者,这点叫我十分地生气和懊恼,然而妈妈也总像知道般地一直不让那些「登徒子」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下午从补习回来看到门口前的摩托车不在,就知道母亲又留在部队打羽球了,拿了钥匙开了门,看见整个屋里空荡荡地,心想,今天是周六,妈明天不用上班,今晚我看可能又会打到七、八点才会回来罗!
  无聊的我,打开冰箱想翻看看还有没有什麽可以喝的饮料,翻了半天连瓶冰开水也没有,心中不禁嘟嚷着,妈又没买饮料回来,真是的。乾脆先洗个澡睡个觉,等妈回来再说吧。
  进了浴室正想把脱下的脏衣服放在洗衣栏内,突然看到妈妈的衣服也在里面,而内裤的一角正露在她常穿的那件裙子边边,不知怎麽的,一时之间突然感到自己的裤档内一阵沸腾,一股冲动的意念冲上我的脑门┅┅┅不知道妈妈下面的味道怎麽样,不晓得是不是和小说上写的一样┅┅┅┅。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拿了出来,这才发现,由於妈妈是脱下来後直接的放在洗衣栏内,内裤的两边卷在一起,所以中间那块包覆着阴部的小布块正大剌剌的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此时的我像小偷一样,心里头噗通噗通的直跳,用着因兴奋而微微颤抖的双手慢慢的摊开母亲的内裤,这是一件白色纯棉的内裤,就像母亲传统而保守的个性一样,没有半透明的部份,但是它那摸在手中的质感和内裤边缘的小蕾丝却教我无比的兴奋。
  看着眼前这件包着母亲最隐密最私人的布块,我像哥伦布想发现新大陆一般的仔细搜寻着,望着中间包覆着禁地的那块小布,白白净净地,不禁有点失望,哎┅怎麽不像小说写的一样,有着什麽分泌物的痕迹,哎┅看来母亲应该用了电视上常广告的卫生护  。
  就当失望之馀,突然我眼睛一亮,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我看到在中间布块上面一点的位置居然有一根阴毛,我如获至宝般的轻轻把它拉了出来,呆呆地失神般地望着它┅┅原来妈的阴毛也是卷卷地,看着阴毛根部几乎呈半透明的毛囊,我忍不住的把它放到嘴里想尝尝味道,而手中的三角裤也很自然的拿到了我的鼻子前嗅了起来。
  哇┅┅一时之间,裤档里的弟弟胀得更加的厉害,内裤居然还残留着妈妈下体的异香,那股味道淡淡地有点酸酸甜甜地,像是找到失落以久的安全感似的,我紧紧地靠着包覆着妈妈私处的这块小布恨不得将它塞进我鼻腔似拼命的猛吸着,一只手,快速地在弟弟上来回移动着,脑海里幻想着妈妈裸体的样子┅┅┅
  然而就在愈来愈兴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啊┅妈回来了┅┅
  也就在这时,我兴奋地射出了第一道为妈妈所射出的精液┅┅
  「小值┅┅你在浴室吗┅?」
  「对┅妈,我在洗澡」
  不晓得今天妈妈会这麽快的回来,我慌乱地将母亲的内裤放回原位,胡乱的冲洗身体,并清理射在地上和墙上的精液。
  「哦┅┅要快点出来哦┅我买了饮料回来了」
  妈妈不知情的用慈爱而温柔的口吻对我说。
  打开了浴室的门,正巧整个撞到了正要回房间的妈妈身上,一股激烈运动後的汗香直钻我的脑门,刚刚的兴奋再加上妈妈这时体香的刺激,我再次兴奋到了极点,整个人刹时脸红满面。
  「小值┅┅你怎麽了┅脸怎麽这麽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妈妈关心的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
  不放还好,一放这下可槽了,从举起的袖口里不经意的我看到了妈妈粉红色的胸罩,她那饱满的胸部几乎整个印入我的眼廉,再度刺激我才刚消退的性欲,霎时我的脸更红了┅┅。
  「没有啦┅妈┅天气太热了┅┅」我心嘘的回应着。
  「我就知道┅所以,今天才早点回来,帮你买了饮料,赶快去冰箱拿,别中暑了,知道吗┅!」
  看着妈妈笑岑岑的样子,我一阵心嘘,殊不知刚刚她的儿子正背地里在脑海中将她强奸了一次,不安地,我拿了饮料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而妈妈也回房准备拿衣服洗澡┅┅。
  回到房里,我不禁地问自己,为什麽会对自己的妈妈产生这样的感觉┅┅,我并没有恋母情结的倾向呀┅┅┅,更何况,这是乱伦的行为┅┅
  「乱伦」┅┅一种可怕而又淫乱的想法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对┅┅乱伦┅┅我要我妈┅┅我一定要得到她┅┅我要替我爸爸尽完他没尽的义务┅┅
  就在此时┅┅浴室的门关了起来,而里面也传出了冲水的声音┅┅
  随着浴室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声音┅┅我在心里开始勾勒地强奸母亲的计划┅┅┅┅
  随时母亲离开浴室,我的欲念更加的坚定,心里不断地浮现起无数个强奸妈妈的计划,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母亲在门外叫唤,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七点,而妈妈也早已煮好了晚餐叫我出去吃饭┅┅
  餐桌上,我安静地吃着饭,心中不断地盘算着到底该怎麽让母亲就范┅┅
  趁妈妈晚上睡觉不注意时来个霸王硬上弓┅不行,不要看妈妈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个性传统保守的她到时一定宁可自杀,也不会让我这个儿子作出这种逆伦的事,还是像小说写的一样,有意无意的勾起妈妈失落以久的性欲┅┅不可能,从小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她是怎样的人我还会不知道┅┅┅
  「小值┅┅小值┅┅你怎麽了┅是不是真的哪里不舒服┅」或许是我想得太专心了,傻傻地吃着饭忘了夹菜,被妈妈发觉我今天怪怪地┅┅
  「没有啦┅妈┅只是今天天气好热,补习班的压力又大┅┅觉得有点累┅」我虚应着,深怕被妈妈看出我的意图。
  「小值┅┅没关系┅考不考得上国立大学并不重要,只要你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就算是私立的也没关系,妈一定能供应你,毕竟,妈也就只有你这麽一个宝贝,我可不愿意,我的孩子被死板的教育给压得喘不过气来┅知道吗┅┅?」
  「我知道了┅妈┅我没关系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这麽的回答母亲,心里却想着(妈┅┅奶知道吗┅我最大的性趣就是奶呀┅┅)
  母亲听我这麽说,原本微蹙的眼眉着实宽了不少,而这时我才又更进一步的发现,母亲未施胭脂的脸,竟是这样的素净┅这样的迷人┅┅真不晓得父亲到底不满意母亲哪一点,竟会选择放弃母亲这样一个美人胚子┅┅
  草草吃完了饭,便先回房里去休息,躺在床上,心里仍旧不断地想着所有可行的方法┅┅
  这时,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找哪位┅┅」
  「阿值┅是我啦」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和我一样都是重考生的死傥---肉呆。
  这家伙真是人如其名长得一脸圆圆地,活像一坨会动的肉饼,人又好色常常能拿到一些别人拿不到的精彩小说或录影带,也因此在我们这群朋友中人气极旺,不过和所有的人里面他和我的感情最好。
  「嘿┅┅嘿┅┅阿值┅┅我告诉你哦┅我刚拿到了一样极 H 的玩意┅你有没有兴趣呀┅┅」
  肉呆诡异的腔调,我知道他一定又拿到了什麽好看的小说或是录影带了┅┅,正好此时的我极欲发泄┅有了他的宝物,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於是我马上说:
  「什麽东西┅快说来听听┅┅」
  「阿值┅别急┅电话里不方便说┅我在你们家巷子附近的公园里等你,快点来哦┅否则来晚没有了可别怪我哦┅┅」
  「妈的┅什麽事这麽神秘┅电话里不能说┅┅」我有点不耐烦。
  「你别管┅赶快来就是了┅保证绝对会让你爽的┅」
  「好啦┅我现在马上过去┅┅真是的┅┅」挂上电话我便连忙出去。
  一路上,心里不断在想┅┅奇怪┅以往就算肉呆拿到那时极为缺货的宫泽理惠写真集还有饭岛爱无码的录影带,都不曾如果神秘,这家伙今天到底是怎麽啦┅┅到底是什麽好货┅┅。
  才出了巷口就看到肉呆一眼贼像的站在公园口,我赶紧跑了过去┅┅
  「阿值┅┅你知道强奸药片吗┅?」
  「FM2┅?」听到这,我脱口冲出。
  「嘘┅┅小声一点,你不怕被别人听到呀┅要不要全省广播┅┅」
  肉呆连忙一手遮住我的嘴巴,一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像是西药房装药的药包┅┅
  「我告诉你,这玩意真是他妈的好用,上个礼拜我从报纸分类广告上,看到有卖这玩意,半信半疑的订了一瓶,中午回家後我妈说有我的包裹,我拿到房间拆开一看,嘿┅嘿┅嘿┅」
  肉呆口若悬河继续说下去┅┅「真他妈的寄过来,你知道吗┅? 下午,我马上把它拿来对惠雯试用┅┅」
  「你是说,那个读交大在你家租房子的女学生吗┅┅?」
  我惊讶得插断肉呆的话,那个女孩长得极为漂亮,有着均匀修长的腿,听说是和我们同届,家里住南部,因为考上北部的学校,所以一个人北上在学校附近,也就是肉呆他家分租了一间雅房,她胸前那挺立的乳房,让我的印象极为深刻,而我和肉呆也常常都在偷猜她胸围的大小。
  「阿值┅你到底要不要听嘛┅┅不要打断我的话」肉呆不耐地说。
  「好┅好┅你快说」我不禁睁大了眼睛。
  「下午大概两点我睡了一觉起来,由於天气热,於是一起床就到冰箱拿着汽水猛灌,嘿┅好死不死看到惠雯的茶杯也放在我们家的冰箱里面,看着她杯里剩下的饮料,我想,嘿正好可以拿来放个药片来试试,於是,我偷偷的放了一片,没多久,这个小妮子真的跑来,一口气把剩下的饮料全部喝光便回房间,於是我就等┅┅」
  肉呆咽了一口口水後继续说:
  「半个小时後,我跑去试敲她的门,敲了好几分钟没半点回应,於是我知道,这个药丸真的有用,於是,我便直接进到她房间,你猜怎麽啦┅┅」
  我摇摇头,示意他继续说┅┅
  「她整个趴在床上,裙子整个被电风扇吹开,露出整个内裤出来,他妈的你知道吗┅? 这娘们穿的内裤有够俗,好像小学生一样,屁股後面还有草莓图案┅┅,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自然不客气的把她内裤脱下来,不脱还好,我还忍得住,一脱┅真她妈的差点脑溢血┅┅,」
  肉呆眉飞色舞的继续说着┅┅
  「我不知道一个女人的鸡巴会长得这麽漂亮┅┅不仅内裤跟小学生一样,连那里的毛也跟小学生一样,少得可怜┅┅」
  我忍不住的要肉呆废话少说┅┅赶快继续说下去┅┅
  「我把她的两只腿分开,可以说快到了极限,那里缝还是眯在一起,我就知道了,这娘们一定还是处女,平时妓女玩这麽多,难得遇到处女,我自然是慢慢的享用,你知道吗,我还跑回房间去拿放大镜说┅┅」肉呆得意的说着┅
  「刚开始她的阴蒂还包在里面,我用我灵活的舌功不停地吸┅什麽小阴唇、大阴唇一个都没放过,结果,你猜怎麽啦┅┅这小妮子,原来也蛮淫荡地,没几下整个阴户向黄河泛滥一样,接着就像朵花一样,慢慢的开了┅望着她粉嫩的阴部,我自然二话不说,提着我的大老二(噗~~)就插了进去┅哇~~你知道吗┅处女就是处女┅那里好生得紧┅箍得我动没几下就射了┅┅」
  「还有她那大奶奶,哇铐┅真不是盖的┅你知道有多大吗┅┅?她的胸罩上面居然标示着36D,真不知道她们乡下人都是吃什麽的┅┅┅┅」
  随着肉呆淘淘不绝夸张的叙述着┅我的思绪也飘得好远┅┅脑海中惠雯的影像彷佛变成了我妈,而在她身上不停抽动的身体彷佛成了她这一生中最宝贝、最信任同时也是最依靠的儿子┅┅┅
  「好了┅肉呆┅不要再说了┅她事後有没有发现什麽┅┅? 」我打断他,不耐地说。
  「铐┅┅我哪知道┅她到现在还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怎麽知道┅┅! 」肉呆不满自己正骄傲的事被我打断,悻悻然地回我。
  「喂┅肉呆┅咱们是哥们对不对┅┅」
  「废话┅┅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出来┅把这个好康的事告诉你┅┅怎麽┅你也想┅┅,可是她┅┅」
  我再次打断肉呆的话:「我没有说要是对惠雯┅┅我有自己的目标┅┅」
  「谁呀┅┅怎麽都没听你说过┅」肉呆不解的问。
  「谁你不用管┅反正我有自己的用途┅┅」
  肉呆看出到了我不爽的样子嘟嚷不再说话,就把那包药交给了我,还要我自己小心一点,出了事别把他拖下水。
  我不耐地随便应了几句便丢下他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回到家里,看到妈妈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小值┅刚刚出去呀┅┅」
  「对┅妈┅刚刚朋友找我出去讲明天到图书馆的事┅┅」
  我随便虚应着说,而妈妈也没怀疑什麽,就继续看她的电视,我妈就是这麽相信她这个儿子,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个陪她近十八年的儿子正一步一步设计着她,淫邪想将十八年前出自她体内的肉体再度的塞回她的体内,让她一步一步走向万劫不复的漩涡中┅┅┅。
  打开冰箱,我作势找饮料,偷偷打开妈妈每晚睡前一定要喝的饮料中,由於我们家冰箱的位置是摆在餐厅的角落,所以从妈妈所坐的角度并看不到,而我也就能更从容的摇动瓶子,看着它慢慢溶化┅
  此时的我,已经开始兴奋了起来,回到房里,我静静地等待着,胯下的鸡巴早已不安的跳动的┅┅今晚┅┅没想到事情这麽顺利就在今晚,我能立即的实现我的愿望┅┅。
  躺在床上,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奈母亲到现在还在看着电视,就在我体力不支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阵声响让我的整个精神全都来了┅┅
  那是妈妈开关冰箱的声音,我静静地竖起耳朵,配合房外所传来的声音在心中推敲平时妈妈在上床前所有会作的事┅┅现在她正在厨房┅┅她放了杯子正走到厕所┅┅一阵冲马桶的声音完之後她出来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我急忙的跳下床冲了出去,一把抱住已经倒在地上的母亲,一时之间,我以为我闯了大祸,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吓得快哭了出来的大叫:
  「妈┅┅」
  此时只见躺在我怀里的母亲,撑着快张不开的眼睛一眼空洞的望着我,在她还搞不清楚这是怎麽回事之前便昏沈沈的睡去┅┅,说真的我差点吓坏了┅差点真的以为我毒死了自己的母亲。
  直到我把她抱到她的床上,打开房里的电灯,仔细地检查母亲还有呼吸而且身上确定没有任何受伤我才放下心来┅┅┅
  在平定下心後,我望着床上沈沈睡去的母亲,那股深藏在血液里乱伦的因子再度活跃胆子同时也大了起来┅┅。看着她安详入睡的脸庞,我衷心的认为她像一个女神一样┅┅而此刻,我即将用自己的身体,那个在十八年前经由她子宫所孕育的生命,来占有、侵犯她┅┅┅┅。
  在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後,我蹲在母亲的床头轻轻地抚摸她一头秀发,望着她轻闭的双眼、小巧的双唇,我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嘴巴靠了过去┅┅┅
  (亲到了┅我亲到了┅)我心里不住的狂喊┅┅
  母亲柔软的嘴唇给我前所未有的冲击┅我像只贪婪的采蜜蜂不停地吸吮着母亲的双唇┅┅我边吸边嗅着从妈妈口中传来淡淡优酪乳的清香,舌头则不停的想撬开妈妈紧闭的牙齿,这种即将可以为所欲为的从容,让我享受到了更大的快感┅┅
  母亲原本紧闭的牙齿,终於被我给顶开了,舌头穿越了那洁白的牙齿接触到的是妈妈更柔软的舌头,我嘴巴贪婪的吸引着妈妈口中淡淡的香气,两只手则开始不安份的在妈妈身上移动着┅┅
  妈妈的睡衣是传统而不失花俏的两件式睡衣,上面是棉质钮扣式的长衫,下面则是松紧带的长裤,这原本是极为平常的样式,但不知怎麽,穿在心爱母亲的身上却有着让我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有独钟吧。
  此时,我闭着眼睛忘情的不停的吸吮着,舌头也不断的在妈妈的口里翻动着,突然,妈妈呼出了重重的鼻息,吓得我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妈妈仍安稳地睡着,像个睡美人一样,心里放心了不少,同时也更加的冲动┅┅┅
  (妈┅┅让我来代替爸爸的位置吧┅让我成为在奶生命中第二个男人好吗┅┅)看着熟睡中美丽的妈妈,我更加的坚定了我的决心┅┅
  离开了妈妈柔软的嘴唇,我将双手移到胸前隔着睡衣和胸罩我用力搓揉着妈妈小巧却不失丰满的乳房,激动的兴奋感让我逐渐丧失了理智┅我开始解开睡衣和胸罩┅┅终於┅终於让我看到了┅┅
  我望着妈妈的乳房发楞着,几乎忘了接下来要干什麽┅各位,不是我胆怯,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
  妈妈的乳房不算大┅34B 胸围配合着她 156 的身高恰到好处┅┅淡红色乳晕长在浑圆结实乳房的最尖端,小巧的乳头此刻正深陷在乳晕里睡觉呢┅┅。
  我淘气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下妈妈,发觉她仍旧熟睡着於是更加壮了胆,将妈妈整个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两只手也没闲着的用力搓揉着┅┅
  渐渐地,妈妈的乳头酥醒了,直立立的站在乳晕上,吸吮着妈妈变硬的乳头,我变得更加的兴奋贪婪,左右两边不断的用我的舌尖来回舔着,另一方面则享受着妈妈的乳房在双手揉捏中所传来的阵阵波动┅┅
  此时,我真的是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终於忍不住的爬到了妈妈的床上,脱下了妈妈的睡裤,手也开始游移到了妈妈结实而又饱满的阴阜上┅┅┅
  其实我并不急着占有母亲,事实上,我更爱那种像小时候毫无顾忌的溺在母亲身边耍无赖的感受┅┅因此,我并没有马上将妈妈的内裤脱下来,反而将自己的鼻子靠在妈妈的阴阜上面,深深的吸着从内裤里面所透出来的气息┅┅那是一种有点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好像爱玉一样┅┅
  从小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爱玉┅於是我忍不住的伸出舌头隔着内裤顶向妈妈的那条玉缝,有时也会从内裤的边缝伸到里面吸吮着妈妈的小阴唇┅┅渐渐地┅妈妈的内裤湿了起来┅┅白色的内裤几乎快变成半透明,而妈妈整个阴唇的外形也火辣辣地印在她的裤底┅┅
  轻轻的抬起妈妈的臀部,我将妈妈的内裤退到了小腿,印入眼廉的是妈妈高高隆起的阴阜和整齐的阴毛,而小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原张开┅┅透过房内明亮的灯光,我将妈妈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妈妈柔顺的阴毛┅┅
  不像照片里的女人一样长得脏兮兮地到处都是,妈妈的阴毛只长在阴阜上面,大阴唇的四周乾乾净净地一根毛也没有┅┅由於爸妈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离婚了,而且就算在离婚前,也因为父亲是职业军人的关系平时根本不在家,记忆中,爸妈睡在一起的日子好像也没几天,所以我猜想妈妈可能还没有真正的体会到什麽叫男女之间的欢愉┅┅
  望着妈妈溪缝顶端的阴蒂,小豆豆正害羞地半露出头来(哇┅原来妈妈在昏睡中不是没有感觉的┅)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并不时的用嘴唇含住调皮的上下拉扯。渐渐地妈妈那块神秘地溪谷慢慢的湿润了起来,大阴唇也像一道被深锢已久的大门缓缓的倘开,而小阴唇则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绽放开来。就在花蕊的中间,我见到了十八年前的来时路,在路的尽头则是我心想神往的安乐窝,看着妈妈粉嫩的桃花源口,我证明了我的想法┅┅爸爸根本没有时间来开发妈妈的这片圣地。
  伏在妈妈的大腿之间,我贪婪用我的舌头来回拨弄吸引着,爱怜地轻啜着妈妈每一块嫩肉,不时的还将我的舌头伸到洞穴内,去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渐渐地,妈妈的淫水越流越多,我则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游人贪婪地想将所有的圣水吸乾。
  此刻,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私人的气息┅┅终於我隐忍不住了┅我的龟头也渗出了透明的润滑液,於是我架起了妈妈的双腿,扶着自己的鸡巴,这根在十八年前由她的血肉所组成的肉棒,往她两腿间的阴道口挺进┅┅┅
  望着龟头顶着自己妈妈的小阴唇,下体立刻传来温润的感觉无形之中,我的龟头立即涨得更大┅┅
  (滋┅)一声我终於自己的肉棒插进妈妈柔软而湿润的小穴内,我立即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感觉,抬头看了一下母亲,发觉此时的母亲虽然仍在熟睡中,却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正被异物一丁一点的塞入而长长的吐了一阵鼻息。
  我缓了缓自己的动作,天真的想让自己睡梦中的母亲感受一下我这根六  长的肉棒所给她带来的满涨感,没想到妈妈似有感应似的轻蹙着眉头,从口中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嘴角似乎也无意的露出满足的微笑┅┅
  看着妈妈如此,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始不断来回的抽送,妈妈久未经人道的小穴紧紧的箍着我,小穴内的嫩肉刮着我的肉棒,真的好舒服,我的动作愈来愈大,好几次差点整只滑出来,但就在快滑出来的时候,龟头後面的肉沟又被妈妈的阴道口给含住,除了有煞车的作用外还有着被紧箍的感受┅┅
  我将妈妈的两只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下体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由於妈妈的臀部此时正高高的抬起,相对地我也就插得更深,而龟头此时感觉像顶到一个阻碍物,我知道那是妈妈的子宫,於是用力一挺,整个头便进入到了子宫里面,那个我十八年前的家。
  妈妈的子宫颈紧紧的包着我龟头後的肉冠,里面似乎有着极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着我的龟头,一股极大的快感冲上脑门,我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抽送着┅┅低头看着妈妈的嫩肉随着自己的肉棒不断的翻进翻出,心里有着极大的成就感┅┅
  望着沈睡中的母亲,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美,自然我也没放过妈妈那随着身体作韵律波动的乳房,两只手紧紧捉住不停的揉捏着,还不时的用手指来回揉捏着硬挺的乳头┅┅
  「哦┅┅哦┅┅妈┅┅奶的阴道┅┅好紧┅┅啊┅┅嗯┅┅包得小值好舒服┅┅」
  「妈┅我回家了┅┅哦┅┅回到了┅┅十八年前的家┅┅这个家┅┅好┅┅好温暖┅┅好舒服┅┅我好爱奶┅┅妈┅┅让我从现在起┅┅每天┅┅每天都爱奶┅好吗┅┅」
  对着沈睡中满脸红晕的妈妈,我自言自语的诉说对母亲的爱意┅┅
  「啊┅┅妈┅┅奶的子宫又在吸我了┅┅啊┅┅啊┅┅」
  我大力的抽送着,享受着肉棒在妈妈柔软湿润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而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肉棒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妈妈却依然熟睡不醒,我渐渐地愈来愈大胆┅┅
  伏在妈妈柔软的乳房上面拼命的吸着乳头,还不时的轻咬着它┅┅下体的动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母亲的乳房,移到了妈妈的背部,我紧紧的抱着她,用脸颊不断磨蹭妈妈坚硬的乳头,妈妈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
  「嗯┅┅嗯┅┅」妈妈开始无意识的轻呼着。
  我改换肉棒运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妈妈的阴阜,开始用力磨擦着,原本前後抽动的肉棒变得像杠杆一样在母亲的阴道内上下翻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肉棒感觉像是在翻搅着柔软的肉泥一样┅┅
  「妈┅┅好舒服┅┅啊┅奶的肉穴真的┅┅好温暖┅┅好湿润┅┅」
  母亲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我阴毛刮得硬了起来,望着母亲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她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趴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人物,而是与她朝夕相处十八年的亲生儿子┅┅
  「嗯┅┅嗯┅┅」妈妈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妈妈的阴道开始不规则的痉  ,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於是更加努力的磨擦着┅┅
  「啊┅┅啊┅┅┅」从妈妈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我感到妈妈柔软的阴道开始一阵一阵规律的收缩着,突然,一道暖暖地液体毫无预警的冲向我的龟头,马眼被这突然一冲,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妈妈的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啊┅┅妈┅┅我┅┅忍不住┅┅了┅┅」
  在妈妈阴道规律的运动下,我射出了所有的精液,静静地享受着妈妈淫液如潮水般的冲刷我的龟头和律动┅┅┅
  抬头望着眼前的妈妈,安详而又红润的脸庞无意的流露出舒坦的微笑┅此时我更加的确定,只有我能给妈妈带来幸福,我已经不管什麽乱伦不乱伦的┅
  我只要我妈活得快乐┅┅只是┅妈妈她还不知道她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什麽┅而这点是需要时间来改变的┅┅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拨出躺在妈妈阴道里的肉棒,准备清理现场┅┅现在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她儿子的肉棒已经在今晚突破了重重禁忌进入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起了身,看着妈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浓浓地爱怜┅她是多麽的需要我来照顾┅┅
  拿起卫生纸,搬开妈妈的双腿,原本紧闭的大小阴唇此时正湿润着微微的张开着┅┅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诱人的光采┅┅好美┅真的好美┅┅忍不住的我低头亲吻了一下,望着自己的浓浊的精液从自己妈妈微微张开的阴道口缓缓流出,我心中有着无比的骄傲和满足感┅┅哎┅真舍不得把它擦掉┅┅
  但理智还是告诉着我┅(时候还没有到┅不急着这一时┅┅)
  帮妈妈穿好了衣服恢复了所有原本凌乱的陈设之後,我关了灯,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妈┅晚安,祝奶今晚有个好梦)後,关上了妈的房门回到自己的床上┅┅我也沈沈的睡去┅┅
  (铃┅┅铃┅┅)
  床头上的闹钟急促地响着,睡意正浓的我,像往常一样非得等到妈妈到我房里来帮我按掉闹钟,叫我起床才肯罢休┅┅
  (铃┅铃┅)
  随着铃声愈来愈急促,心里愈来愈不安,难道妈┅┅
  急急忙忙的跳了下床,我几乎是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到了妈的房间大叫
  (妈┅┅)
  这时只见妈楞楞地坐在床头┅┅
  「妈┅┅奶怎麽了?」我嗫嗫地叫着,心里头充满着不安和心虚。
  短短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此时对我而言彷佛有几世纪那样长久,心想,该不会出了什麽纰漏┅┅
  「妈┅┅奶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我鼓起最大勇气,试探性的问着。
  「┅┅哦,小值,妈没事,只是今天早上起来时肚子有点不舒服┅」
  「妈,那要不要我帮奶拿征露丸」一时间,我脑袋没转过来,以为妈真的是肚子痛,急忙地转身想到客厅的柜子里拿药。
  「不用了,小值┅妈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着妈妈的手按着肚子,脸色不安失措的样子,刹那间我知道这是怎麽一回事了,心想(该不会是昨晚太大力,弄伤了妈妈)。
  想到这,胯间不自觉地突然胀硬了起来,昨晚淫靡地景象又再我的脑海里浮现,只是此时此刻,还不能让母亲知道,她的「肚子」是我昨晚的杰作┅┅
  「小值,你不是和阿喜(我妈都是这样叫肉呆的)约好,早上要到图书馆吗┅┅,早点去,别让人家等太久,这样不好,妈在家里再躺一会儿就好了,不用担心,OK┅」
  看着妈不想让我担心,故意装出一付没事的样子,我的心里突然不由得一阵心痛和不舍,心想,妈┅┅今生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再让奶用一丁点的苦,爸爸没做到的事、没扛起的担子,就全部交给我来扛吧,我一定会让奶幸福的┅┅
  「那好吧,妈,那奶要好好休息哦┅别太累了┅今天下午我不去打球了我会早点回来,然後再好好的陪奶,当个十大杰出孝子┅OK┅」
  「贫嘴┅┅那好,今天妈也当个十大杰出妈妈准备好大餐,等你回来┅」妈笑着说┅┅。
  看来暂时没有穿帮,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回到房里很快的换好衣服,便拿着书出门┅┅
  望着小值走出房门的背影,还真像他的爸爸,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此时,下腹部传来一阵酸痛,梅娟不解地回想今早上厕所时阴部怎麽会有那麽多的分泌物,底裤上的棉垫几乎整个糊掉,上头还有一点黄白色的污渍,好像是精液的样子┅┅怎麽会┅??
  出身军人世家,自幼生长在家教严谨的梅娟摇摇头不敢再想,只当自个儿发神经,想起了孩子的爹,作了一晚春梦罢了┅┅梅娟在心里如此的告诉自己,想为这个不解的现象找个合理的解释,但阴道内那种极度扩张後的空虚感┅怎麽会这麽的真实而强烈┅┅??
  梅娟再度猛烈地摇着头,企图唤醒平时的自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