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
  她叫晓晓,她是我的弟妹年关将至,却是在今年赶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冰灾,所幸的是,总算是在小年夜之前赶回了家。
  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有点脏,有点乱,但它却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可能并不怎么繁华,但是娱乐设施的齐全却是堪比各大一线城市。
  也许是没想到我在这么恶劣的气候下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回家之后,只是在家里吃过一顿午饭,结果就被爸妈赶出来了,原因很简单,家里今天有客人,没地方睡了,你自己去酒店睡吧!
  晚上在酒吧里闹腾了一阵,和我一起的还有弟弟和几个朋友,死党的那种。
  不到九点的样子我就离开了,出去的时候有些晃悠,我酒量不错,但是很奇怪的是,只要我心情不好,喝起酒来就特别容易醉。
  心情不好和我弟弟有关,当然不是和他有什么矛盾,我两兄弟的感情从小到大一起很好,烦躁的原因是因为他女朋友。弟弟的女友名字叫晓晓,今年刚好十八岁,貌似已经成年了,具体的我也没多问,不是很清楚。
  从年初弟弟交上这个女朋友的时候我就一直反对,原因有两点,第一、我第一次见到晓晓的时候就感觉很眼熟。作为90后的女生,能让我感到眼熟的肯定是经常出入酒吧的那种。第二、晓晓和白石麻梨子长的很像,相似程度达到了95%以上,尤其是眼神和神态。
  回到酒店之后,想要洗澡都没有力气,直接就扑倒在了床上,休息了好一阵儿,才脱掉自己的外衣,只穿了一条内裤,准备睡觉。
  「多久没有这么早睡过觉了。」这是我睡着之前脑海里的想法。
  「叮叮叮。」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了,迷糊着拿起了电话,是我弟弟打来的,按下了接听键。
  「哥,我到酒店楼下了,你开门!」耳机中传来了弟弟的声音,舌头有些打卷,看来喝了不少酒。
  「嗯。」我应了一声,就准备挂电话。
  「有女的,穿好衣服。」弟弟又提醒了我一句。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穿了一条羊毛裤,把门打开了一点,然后就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不到一分钟,弟弟他们到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不只是弟弟和晓晓两个人,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
  在酒吧的时候似乎介绍过,那个女孩子是晓晓在大学的同学,第一次到我们城市来玩,名字叫陈瑶,小名遥遥。
  可能酒吧的光线不是很好,也可能当时由于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没有注意看,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遥遥长的挺不错的,起码一米六六的身高,一头短发很是精致,身材很丰满,披着一件时尚的大衣,手中拿着一个马仕的名片钱包,这才想起,开始介绍的时候晓晓说她父亲是我省一个建设银行的副行长,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
  三人进来后,立即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酒气,我观察了一下三人,发现不管是我弟弟还是那两个女生,都是一脸醉态,虽然还没有醉倒,估计也就差临门一脚了。
  我开的是双人房,进门之后,晓晓就直接躺在了另外一张床上,弟弟坐在旁边,而遥遥却是也不害羞,直接坐在了我的床沿上。
  三人叨唠了一阵,而我则一直关注着电视,只是偶尔问到我的时候,答上一两句话。
  过了一会,弟弟和晓晓两人走进洗澡间去了,而遥遥则是在我床边脱掉了大衣,身上只留下了一件超短的连衣裤。
  我看了一下,遥遥的身材真的很好,紧身的衣服更是衬托除了她那丰腴的身材,丰满的胸酥和圆润的翘臀看的我起自然反应了。
  脱掉外衣之后,遥遥和我闲聊了起来,大致就是问我今天为什么那么早就走了,现在在做什么啊,我们市有什么好玩的之类的。
  可能由于喝多了的原因,她越说着越往我身上靠来,看着她那双闪亮的大眼睛以及红润的嘴唇,再加上自己也有点醉意,我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一把抱住遥遥的身子,嘴巴毫不客气的印在了遥遥的红唇之上,没想到她只是象征性的「唔」了一声,然后就跟我舌吻起来。
  这下我就更不客气了,手从她的衣领去伸了进去,握着她那一堆丰满的胸酥就揉捏起来,而嘴里也一直没有停过。
  一个长达两分钟的舌吻之后,我把她按在了床上,用舌头从她的脸上一直舔下去,到脖子,到胸前的两粒葡萄上,然后被衣服挡住了。
  而在我舌头动作的同时,我的右手也已经把她的裤脚拉到了腹部的位置,露出了一条黑丝内裤,隔着内裤抚摸了一阵,她开始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就在我想要更进一步脱掉她内裤的时候,她却制止了我的动作,我当然不肯放过,继续发力,没想到她竟然大叫起来:「救命啊,强 奸啊。」声音不是很大,我没有理会,她又接着喊道:「晓晓,救命啊,强 奸了。」弟弟和晓晓打开了浴室门,一人围着一件浴巾走了出来,看到床上正纠缠在一起的我俩,晓晓笑了一声道:「好了,别闹了。」虽然知道遥遥的叫声是开玩笑的,但是既然晓晓他们出来了,我肯定不好再用强了,于是放开了遥遥,遥遥整理了一下衣物后,瞪了我一眼,别有一番风情啊。
  弟弟两人出来后,又唠嗑了一阵,然后有人提议来玩扑克,不知道是晓晓还是遥遥说的,因为当时我挺困的,都快要睡着了。
  本来我是不想玩的,但是后来遥遥跑到我床前,用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瞪住我,我没有办法,只好起床。
  最开始玩的是什么去了我忘记了,因为玩了两把就没玩了,结果遥遥提出来我们来玩接力。
  我不明白,什么叫接力,遥遥给我解释了一下规矩,就是把纸巾撕成一条,然后第一个人用口含住递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人再递给第三个人,一次类推,如果到了哪两个人之间没有传过去,就算那两个人输,输了就要接受惩罚。
  规则很简单,两个女生给我演示了一下之后我就明白了,结果我发现后面纸条短了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嘴对着嘴去接纸条的。然后我又问,输了什么惩罚。
  弟弟和晓晓都没有做声,都看着遥遥,也是,毕竟她远来是客。
  遥遥想了一下,说道:「先容易一点的吧,就输的两个人舌吻两分钟,要计时的哦。」每局之前翻牌决定位置,结果我上家是弟弟,下家是遥遥。点数最大的是晓晓,纸条从她口中传出。
  结果由于我不会玩的原因,传到我的时候才第二道,我用力一拉,留在我嘴里的纸条就只有一点点了,遥遥一看,急了,道:「你怎么这样,这不是自己害自己么。不行,这把不算。」结果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晓晓,只听她说道:「不行,规矩是你定出来的,快点,要不就算你输了。」遥遥一听,瞪了晓晓一眼,道:「你给我记着。」然后盯着我的嘴唇,凑上嘴来,努力尝试了一下,可惜由于喝了酒,我嘴唇很是干燥,然后一点粘在我的嘴上,遥遥就是啃到我嘴里来了也没有把纸条传出去。
  「哼,不算。」遥遥气呼呼的说了一声,把头一偏,坐在凳子上不说话了。
  「愿赌服输!」晓晓看了我一眼,轻笑道。
  我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来,一把抱住遥遥的头,吻住了遥遥的嘴唇,来了一个舌吻。
  第二局位置还是一样,不过是从我开始,我传给遥遥的时候,遥遥快速的扯了一下,传给晓晓的时候就没有多长了,结果自然没能顺利的传给弟弟。
  弟弟和晓晓自然是一个长长的舌吻,本来就是男女朋友,自然没有什么,结果第三局,位置变了,遥遥坐在了我上家,而我下家则是晓晓,从晓晓开始传。
  等到遥遥传给我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刚刚含住纸条,遥遥的脑袋向后面一扯,结果留下来的纸条比上次还少,只有一丁点粘在我的嘴唇边上。
  晓晓一看,傻了,迟疑了好半会没动,结果遥遥在边上催道:「快点快点,不然就算你输了。」只见晓晓一咬牙,小嘴直接吻在了我的嘴上,舌头伸出来,想要把那个纸条接过去,结果纸条确实是到她口里了,只是不在她嘴上,而是和唾液一起含在了口里,自然是输了。
  「哈哈,报应啊,舌吻,舌吻。」遥遥一看,立即乐了起来。
  「这,有些不好吧。」我看着晓晓,又看了一下弟弟,说道。
  「这有什么的,原来我们玩的时候,哥哥和妹妹都有舌吻过,甚至还有更过火的呢。快点,愿赌服输。」遥遥满脸不在乎,促狭的看着晓晓说道。
  晓晓看了下弟弟,又看了下我,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而我则是看了一下弟弟,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又听到晓晓在催,把心一横,抱住晓晓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
  说实话,如果不算我对晓晓的偏见,她其实是长的挺漂亮的,一米六七的身高,白皙的皮肤,胸部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发育成熟,脸色化了一点淡妆,然后和遥遥一样,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含住晓晓的嘴唇之后,原来只是想要敷衍了事,结果没想到晓晓竟然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那一下,借着酒性,什么弟弟的女朋友之类的事都被我抛到了脑后,直接和晓晓用舌头大战了起来。
  舌吻完之后,我看了一眼晓晓,由于喘不过气来的原因,晓晓的脸蛋发红,散发出一股诱惑的气息。
  后来又完了几把,大家有输有赢,而神奇的是,我和弟弟之间,弟弟和遥遥之间竟然没有输过一次,这让一直想报仇的晓晓很是气愤。
  说实话,这时候已经两点多钟了,我已经很困了,由于喝了酒的原因,脑袋更是不清醒起来,而这时候晓晓提议说,我们换个玩法,玩大话王。
  大话王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就是两幅扑克,分完牌之后,大家喊自己手上有多少张牌,可以说真的,也可以说假的,可以查牌,可以弃牌,谁输了牌给谁,先跑完的为赢,手上牌最多的为输。
  我和弟弟还有晓晓三人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因为这个牌在我们家还是很流行的,教了遥遥一会之后,遥遥感觉自己会了,就问道:「那输了怎么惩罚?」晓晓说道:「先一人写一个惩罚方法放在纸条上,然后赢了的人可以抽两个纸条,二选一。惩罚可以是多人,也可以是单人,但有一点,不能整赢的人。」大家没有反对,就照这么办了。我当时脑袋里一片浑浊,不知道写什么好,看到房里还有他们带回来的一瓶XO,写了,输的人喝半瓶XO,想了一下,又改成了输了人和一杯XO,酒店里的茶杯,一杯倒也不少,因为没有配果汁的。
  最开始玩了四局,我和晓晓一局都没输,弟弟输了一局,抽中的是狂吼青藏高原高潮部分,结果我们听到了隔壁的叫骂声。
  其他三局都是遥遥输了,因为她是在假牌的时候相信了,真牌的时候却叫开。
  最开始输的惩罚就是我写的那一个,她看着眼前满满的一杯酒闹腾了一阵,撒了大半杯,但是剩下的也没让她好过,喝完之后我看她差点吐出来了,但她倒是硬忍住了。
  第二个惩罚写的竟然是脱衣舞,结果本来这个最香艳的惩罚竟然被她给忽悠过去了。她穿上大衣,在原地跳了一会,把大衣一脱,就算完了,晓晓说不算,她却义正严词的道:「这就是脱衣舞,衣服不是脱了吗,再说,你见过谁跳脱衣舞可以脱连衣裙的。」第三个惩罚是发出高潮的声音100秒,结果遥遥那诱惑的声音直接让我的小弟弟勃起来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叫床的惩罚是遥遥自己写的。四局完了之后,我们又另外写了一些惩罚的纸条,这次每人都写了几种惩罚方式,而我则是写了几个喝酒。
  这一次玩,第一局赢的是我,而输的是弟弟,遥遥第三,我抽了两个纸条,看了一下,一张是我写的喝酒,一张是脱衣舞,略想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喝酒这个。
  喝完那杯之后,我感觉弟弟有些醉了,因为他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没想到的是,第二局竟然是弟弟赢了了,输的人是晓晓。弟弟抽了两张纸条之后,没有选,给我们一看,竟然都是我写的。
  晓晓学着遥遥的方法,撒娇了一阵,倒了大半杯酒,然后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晓晓立马跑到了洗手间里,等了一分钟才出来,一脸的红熏。
  第三局,竟然是我输了,弟弟第二,晓晓第三。一直没有输过的我输了,而一直没有赢过的遥遥却赢了。遥遥抽了两张纸条,顿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
  「我去上个厕所。」一看到遥遥大笑,晓晓立马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说道。
  「站住,不准动。」没想到遥遥一把拖住晓晓,大叫道。
  遥遥的声音把已经眯着眼睛休息的我和弟弟闹清醒了一点,奇怪的看着她们两。只见遥遥一脸笑意的打开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第三和第四名口交做爱,注入,无套。」我和弟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遥遥笑嘻嘻的道:「这可是某人自己写的,自作孽,不可活啊。」晓晓急了,说道:「我哪知道是我啊,不是你和一直输的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竟然想害我。」遥遥毫不在意的说道,看了一下钟,继续道:「时间不早了,就休息吧,晚上我陪陪你的男人,你就好好履行惩罚吧。」说完后,不等弟弟反应过来,就把弟弟拉到墙角的那个床上去了,把弟弟推到里面靠墙边的地方,遥遥坐在床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俩。
  「这个,我先去洗澡。」看了一下焦急的晓晓以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弟弟,我说了一句,匆忙的跑进厕所。
  在厕所里待了近二十分钟,期间我想了很多,理智告诉我,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不能动。而另一个声音则是在说,你不是觉得她配不上你弟弟吗,这就是机会啊。而且看她玩的这么开,可想而之也不是第一次了,谁知道有没有和别的男人玩过,你玩了之后,你弟弟肯定不会和她在一起了。
  两种想法在脑海里一直纠缠,结果听到外面遥遥的叫唤声:「还不出来,难道在打飞机,硬不起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在涉及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是男人都忍不住了。结果我就穿了一条内裤走了出去,遥遥往我的下体一瞄,笑道:「哟,还挺有本钱的。」这时候,我发现弟弟依然躺在那里,而晓晓则是低着脑袋坐在床边,不敢看我。
  「这么一个大美女在那里等着,还不快上?」遥遥又不是催了一道。
  「这……」我依然在迟疑要怎么办。
  遥遥看了下迟疑的我,又看了眼低头不做声的晓晓,哼了一声道:「晓晓,愿赌服输,这话我可是一直记得的。而且刚才我都说了,今天姐姐都牺牲自己陪你男人睡了,给他占占小便宜我也认了,比你要强的多了吧!现在,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之后,遥遥便趴在了弟弟身上,一边调戏着弟弟一边和弟弟轻吻起来。
  过了一下,弟弟便反客为主,一把把遥遥按在了身下,双手在他身上揉捏起来。
  我看到弟弟的动作,知道他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走到床边,坐到了床上,晓晓依然低着头没有动,我往弟弟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却不聊正好和遥遥的视线对上了,遥遥对我使了个颜色,意思是要我快上。
  我吸了口气,缓缓的伸出双手,从后面抱住晓晓,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于是我把头伸到他的耳边,在她耳边吐了一口气。
  感觉到她身体开始发热了,我把她抱到床上上来,半靠在床头,她一直不好意思看好,长发垂在头前,挡住了视线。
  晓晓在开始洗完澡之后就没有穿衣服,身上只裹了一层浴巾,我颤抖的伸出手在打结的地方一扯,然后往外一拉,一个全身赤裸的小白羊出现在我面前。
  说实话,晓晓的皮肤真的挺好的,全身乳白,身体虽然没有遥遥那么丰满,但也很不错,我用手在她身体上摸了一下,很舒服,很柔软。
  我半跪在床上,用口含住了晓晓的蓓蕾了,轻轻的吸允了起来。渐渐的,晓晓有了反应,口中发出极为细微的「嗯哼」的声音。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越吸越重,直接在晓晓的胸酥上打了一个钢印。在吸允的同时,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在晓晓的全身上下开始游走,最后来到了晓晓的私处。
  晓晓私处的森林不是很茂密,有些稀疏,我尝试着伸一根指头进去,却被她用手挡了出来。我也没有强求,而是反手一把抱住她轻吻了起来。
  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把所有的想法都抛在了脑后,我拉了一下晓晓,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内裤,露出了我那硕大的阳具,然后蹲坐在了她的胸酥上,把阳具伸到了她的嘴边,龟头和她的红唇轻轻碰了一下,她立马转过了头。
  这时候弟弟和遥遥那边完事,只见遥遥支起身子,把弟弟的脑袋挡在身后,自己伸出脖子,死死的盯着这边。看到晓晓偏过头去,立马给我使了一个眼色,给我鼓励。
  我伸出双手握着晓晓的脑袋,让她的头再次偏了过来,然后把阳具往她口里送去,这次她没有再转头,只是死死的闭着眼睛和嘴巴。
  毕竟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也不能用强,这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遥遥从她床上静悄悄的跑了下来,到我们床边一看,然后伸手到晓晓的私处,用手抓住晓晓私处的毛绒,轻轻一扯,晓晓感觉到一阵轻痛,不自觉的张开了嘴,我趁着这个机会,把阳具送入了晓晓的口中。
  遥遥轻笑了一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加油。」然后又坐回了自己床上。
  我的阳具一进入到晓晓嘴里,就感到一阵温柔,晓晓的嘴很小,吞进了我硕大的阳具之后,一丝空隙都没有留下。
  我没有理会晓晓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蕴量了一下之后,抓住晓晓的脑袋,在她的小嘴里开始抽插起来。
  可能是破罐子破摔,也有可能是晓晓的本性,抽插了不一会儿,我感觉晓晓的舌头开始动了起来,时不时的,她的牙齿轻轻划在我的阳具上,带来一种别样的刺激
  人啊,心中都有一份阴暗面,一想到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竟然越来越兴奋,阳具一次比一次插的深,从晓晓脸上痛苦的神色我可以看的出来,她很不舒服。
  做爱这种事情,越是幸福就越容易射,所以,抽插不到几分钟,我就感觉到自己到了极点,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反复的插了几次,用力的插进晓晓的口中,在晓晓呕吐的声音中,喷射而出。
  「呜呜!」晓晓的眼睛微红,眼角有些湿润,我想那应该是喉咙不舒服所导致的。
  由于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所以这一次我喷射的量还是挺足的,应该死死的顶住了晓晓的喉咙,所以即使在我放开她之后她就呕吐起来,但是还是有不少精液随着她的咽喉进入了体内。
  晓晓呕吐了半晌,又用茶水漱了口,好一会儿才没有咳嗽,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却让我感到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晓晓在床头柜的皮包里拿出了一根皮筋把自己的头发扎起来,然后看着我。
  这时候我发现,她扎的发型和白石麻梨子一部爱情动作片里的造型一模一样,一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又开始硬了起来。
  看到我又硬了起来,她又瞪了一眼,但是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知道今天不可以就这么算了,于是指了指墙边的厨台,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要我去拿避孕套。
  「某人可是自己说的,不准带套哦,嗯,内射挺舒服的!是不,晓晓?」一直关注着这边的遥遥没有放过这个小动作,我还没有说话,遥遥已经说道。
  说完之后,没等弟弟有什么表示,遥遥立即爬到了弟弟身边,跟弟弟来了一个深吻,然后咬牙在弟弟耳边叽喳说了一些什么,没听清楚,但是听完之后,弟弟没有再有什么反应。
  而这个时候的我,早已把伦理什么的抛在了一边,遥遥的话让本就不想带套的我有了更好的理由。
  托起晓晓的双腿,我把阳具对准了那个美妙的地方,这时候我才有时间仔细看清晓晓的小穴。
  晓晓的小穴并不是很黑,反而有些淡淡的粉红色。这让我觉得有些惊奇,因为我一直觉得,虽然弟弟一年在家的时间不多,但是晓晓应该是属于那种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女孩,不然我也不会对她那么反感。
  「难道是天赋异禀?」我恶意的猜测道。
  甩去脑海里的杂念,盯着晓晓的脸,我缓缓的把阳具送入了晓晓的体内。她的小穴早已经湿润了,随着我一步步的进入,我可以看到晓晓慢慢的张开小嘴,然后又紧紧的闭上,极具诱惑力。
  看来果然还是我猜错了,晓晓的小穴并不是很松弛,在我阴茎完全进入了之后,反而感到一阵阵的挤压,让我爽的差点又直接缴枪了。
  立马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缓缓的把阳具往后撤,快要撤到洞口的时候,用力的向前面一顶,只听到晓晓「啊」的一声,眉头一蹙,轻轻的叫了出来。
  晓晓的小穴果然不错,又紧有又润,在我抽插的同时还能感觉到一阵阵压迫的感觉,我越来越兴奋,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快了起来。
  「啊……啊……唔……」随着我抽插的速度,每次一顶到她深处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然后又死死的把嘴巴闭上。
  晓晓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在床上来回抽动着,紧闭的小口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低沉的呻吟,然后越来越大。
  「唔……唔……唔,轻……轻点。」我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每次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之中,而晓晓用双手使劲的抓住床单,双腿用力向前伸,口中呻吟道。
  此时晓晓的一身已经发红了,白里透红的皮肤更是让她平添了一份美态。我停顿了一下,阳具依然留在她的体内,用手握住了她的丰胸,感觉到她的身体温度奇高。
  感觉到我听了下,晓晓立即觉得浑身不舒服,一种麻痒和骚热的感觉出现在她身上,她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用力的按住我在手在她的胸部上来回磨蹭。
  「还想不想要啊?」我把头伸到了她的脑袋旁,对着她的耳根吐了口气,问道。
  感觉到我口里的热气,晓晓觉得更加骚痒了,再次扭曲了一下身体,甚至我感觉到她自己挺起了肥臀,用力的和我来了一次冲撞,然后紧闭着双眼,用蚊子般的声音应到:「嗯!」「没听清楚。」我这时候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是死死的盯着晓晓那羞怯的样子,用力的摸了一把她的胸酥。
  「要,我要,快给我。」晓晓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一边回应我道。
  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敏感,我心中暗暗想到。但是没有再调戏,用力的顶了她一下,再次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快点,再快点!」这一次,晓晓没有再压抑自己,也不管我弟弟就在旁边,叫的越来越浪。
  「哥哥,再用力点,舒服……好舒……服!」看着身体下这个被我干的外乎所以的女子,我心中的兽欲越来越大,每次抽动的力量越来越大,一次次顶在她的花心之上,引来了她一阵阵的呻吟。
  「不……不行了……我要到了……啊……啊。」之间晓晓突然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身子突然紧绷,头向后仰,腿往前伸,小穴更是以一种极大的力道夹紧我的阳具,然后全身一阵,我感觉到一股温润从她的私处中喷射而出。
  晓晓竟然高潮了,高潮之后的她全身像是瘫痪了一下,虚无软骨,而这个时候,我也达到了极致。
  「我来了。」我第一次发出了低沉的声音,说完之后,我抽插的频率猛然达到了极致。
  一见我的动作,晓晓立即知道不好,立刻用有气无力的双手想要把我推开,这时候的我哪管这些,双目通红的我再次猛插了几次,然后用手狠狠的托住她的丰臀,把阳具顶入了她体内的最深处,一股滚烫的阳精射在了她的子宫内。
  射完之后,我感觉全身软了下来,于是便趴在了晓晓的身上,而阳具却还是插在晓晓体内,这时候,遥遥却走了过来,趴在了我的身上,丰胸顶在了我的背部,让我无法起身。
  「遥遥,你快让开,让他起来。」晓晓感觉我的阳具还在她体内,急了,这可不是安全期,避孕药有时候也会出问题的。
  遥遥没有理会她,趴在我身上,然后用手抱住我和晓晓,不然我动,把头伸到我和晓晓耳边,用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声音说道:「嫂子,爽吧?和我哥哪个更爽!」我大惊,不料晓晓突然一用力,却把我和遥遥掀开,只见她气愤的对遥遥说道:「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说完之后,晓晓一溜烟的跑进了洗手间。我看了下正在抽烟的弟弟,然后又看了一下脸色挂着轻笑的遥遥,却总感觉她的眼眸里有些暗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