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姐姐系列之过年
姐姐系列之过年
  人物介绍
  十一:我的外号,现在只有杜姐姐这么称呼,我姐直接称呼我为弟弟,小露叫我一一。我在表兄弟几个排行老四,第一个故事里和表姐发生了关系,之后在姐姐寝室里的故事里和小露发生了关系。现在是小露的男朋友。住在某大学的家属区里。
  杜姐姐:20岁,大二,同样是芳芳的室友,来自一个小县城,在我们几个中做着一个大姐姐的位子,很关心照顾我们几个,比较文静话说的很少,但是有时会一语惊人,个头很高,170cm以上,和我差不多高,但是有点点偏瘦,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自己平平的胸部。比我大一岁,在不久前像我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和小露还有芳芳有点同性暧昧关系。
  芳芳:20岁,大二,我的姐姐,表兄妹几个排行倒数第二,十分疼爱自己的弟弟,在第一个故事里和弟弟发生了关系。不过因为我和小露还有毒姐姐越来越亲密,现在一直处于吃醋状态。由于是练啦啦操的,所以身材很苗条,个子不算高160cm左右吧,比我大半岁。现为某体院的学生一名。小露和杜姐姐的室友。和小露还有杜姐姐有点同性暧昧关系。和弟弟一起住在某大学的家属区里,不在同一个楼区。
  转眼间已经过年了,离之前陪杜姐姐回家已经过去一周多了,现在每天杜姐姐就住在姐姐家,吃饭的话一般都是在姐姐家吃,如果姐姐家出去拜年了就在我家吃。其实这段时间,只要是三个人都在家的情况下,三个人都是在一起玩,一起吃的。
  当初刚把杜姐姐送到姐姐家时,姐姐满脸的惊讶。她没想到我和杜姐姐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因为平时大家一起出去,要么是我、小露、姐姐和杜姐姐;要么是我、小露和杜姐姐;要么是我、姐姐和杜姐姐。从来没有一次时我和杜姐姐单独出去的。就连我冒充杜姐姐的男朋友这件事都是后来我们和她说她才知道的。因为这件事小露除了两个当事人,对任何人都是保密的。
  每天的日子都照着上述所说的样子进行着,直到有一天。
  那天晚上,我们仨在外公家吃完晚饭,外公告诉我们说老家的亲戚希望我们过年这几天回去玩一下。希望外公带着自己的儿女们也就是我妈妈兄弟姐妹几个,以及我们这些孙子辈的,也就是说我外公家下面的所有的后代都有份。因为外公的老家在外地,所以大家约好第二天清晨就集合,然后一起出发。既然我们都不在家,那杜姐姐也只好跟着去了。
  第二天清晨,我一起床就发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昨天晚上从外公家回来,天气还是晴朗的,只是起了点风。没想到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从温暖的被窝里面钻出来之后,一阵凉意直袭全身,我连忙把衣服穿上。在我穿好衣服洗脸的时候,听到有人气敲门,然后就听见我妈、姐姐还有杜姐姐的声音。
  “十一起来了么?”姐姐询问道。
  “起来了,在洗漱呢。小杜也一起过来了啊,来来,快进来。”我妈应道。
  “阿姨您好。”杜姐姐很有礼貌应了一声。
  然后我姐就窜进了卫生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哟,才起来啊,懒猪。”
  我嘴里含着牙刷没有理她,然后姐姐就出去了。
  我洗漱完毕之后出来了,看见杜姐姐和姐姐坐在客厅等着我。
  “早。”我打了声招呼。
  “还早呢,我们早就起来了。”姐姐骄傲的说道。
  “谁要你起这么早的。”我表示很是不屑。
  “明明是你懒好么,人家杜姐姐早就说要过来等你。”
  我看了一眼杜姐姐,这时杜姐姐刚好打了个喷嚏。再一看杜姐姐身上穿的,还是当初和我一起回来的外套,里面是件毛衣,在里面就是秋衣了。下身是一件长运动裤,里面应该是毛裤和秋裤。
  就这一身装扮是绝对抵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寒冷的。
  “杜姐姐,你有带厚一点的袄子么?”
  杜姐姐尴尬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我带过来的东西你也知道,就包包里的那套换洗的衣服。”
  “姐,你有多的袄子么?”
  “我想想。”姐姐停顿了一下,“厚袄子的话好像一件高中的时候买的,不过那件袄子是个背心,就是不知道杜姐姐穿不穿得下。”
  我大概明白我姐在担心什么,我姐现在的身高是160cm左右,杜姐姐和我差不多高,大概有175cm。如果是那种长袖长下摆的袄子还好说,但是如果是那种穿在外面的后背心的话,穿在杜姐姐身上可能就显得很小了。
  我跑到自己的房间的衣柜里翻了翻,找出来一件男式的袄子递给杜姐姐。
  “给,虽然是男式的,有总比没有好。”
  “没事,你能把衣服借我,我就很感谢了。”
  “是啊,说不定杜姐姐你穿上之后,说不定会变得很帅气的。”我姐打岔道。
  “变帅气就不用了,穿上试一试吧,看合不合身。”
  杜姐姐脱掉薄外套,穿上厚袄子,扣好扣子走到镜子前一看。“好像挺合身的。”
  “果然好帅气!”我姐给杜姐姐点了个赞。
  我无语的看了我姐一样,真怀疑小露的那一身无厘头毛病是不是已经传染到我姐的身上了。
  “而且好暖和。”杜姐姐把领子合在一起,把脖子缩进领子里说道,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合适就行。”
  等我吃完早饭之后,然后三人连同我的父母又回到外公家。等到人都到齐了之后,一行人开着车浩浩荡荡的奔向目的地。
  由于我们仨起得太早,在车上又没事做,仨人便在后座开始昏昏欲睡。我坐在中间,右手边是我姐,左手边是杜姐姐。我姐毫不客气的把头靠在我肩上就开始睡觉。杜姐姐倒是直接把袄子上的帽子盖在头上,然后头靠着左手边的车窗睡了。而我也之后把头靠在我姐的头上睡去。
  不知道过了过久,感觉鼻子上痒痒的,在这阵瘙痒中,我醒了过来。我看了看左右。我姐还是老老实实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而杜姐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由原先的靠在车窗上变成了靠在我的肩上,而且右手搂着我的左手,左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杜姐姐的头发刚好散落在我的脸上。
  我吸了吸鼻子,准备继续睡觉。这时车已经开始减速并慢慢停了下来。看样子车子应该是到了休息站了,我看了看前座的钟,原来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我摇醒了二人,杜姐姐倒是马上就清醒了,杜姐姐醒来的时候脸有点红红的,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倒是我姐到这我身上开始赖床。
  “让我再睡一下嘛,我好困!”
  “那你就把头拿开,我要出去活动一下。”
  “肩膀借我靠一下嘛!”我姐倒是发起嗲来。
  “你靠在后背上不是一样么?”
  “不一样,你身上比较舒服嘛。”我姐继续懒洋洋的说道。
  我捏住我姐的鼻子,“起来!”
  我姐挣扎了一下终于坐直了起来,瞪了我一眼,然后下车了。
  我和杜姐姐随后也一前一后的下了车。我一下车就看见一个雪球迎面砸了过来。突如其来的雪球我没办法躲开,最终是被砸了个满脸花。然后就见到我姐站在对面指着我大笑。
  我没有理她,杜姐姐走出来之后,连忙帮我清干净了身上的雪,我姐自知没趣,就一边玩去了。
  杜姐姐清理完我衣服上的雪之后就开始清理我头上的雪。在清理我头上的雪的时候,杜姐姐的脸贴的好近,努力踮着脚找着遗落在我头发间的雪花,杜姐姐鼻子中呼出的气都能全部洒在我的脸上。
  杜姐姐贴我贴的这么近,我下意识的双手扶住杜姐姐的腰。杜姐姐感觉到有一双手放在自己的腰间顿时就是一愣,然后看了看我,愣了半天,然后才拍掉我的手娇嗔道:“干嘛啊,流氓,色狼,把我当你们家小露的啊。”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然后傻傻的一笑。
  众人休息好了又回到车上继续出发。
  这次我姐仍旧是毫不客气的靠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双手挽住我的右手。然后还对杜姐姐说了句:“杜姐姐,就靠在十一的肩膀上,他的身上可比车窗舒服多了。”
  “没事,我就开在车窗上也挺好的。”
  我见状直接搂住杜姐姐的腰,往我这边一拉,杜姐姐就这样直接靠在了我的身上,杜姐姐抬头愣愣的看着我。
  “就靠在我肩膀上就行了。”
  杜姐姐又是一愣,然后情深应了一声,“哦。”
  “十一你好霸气啊!”我姐在旁边来了这么句。只是她不知道,杜姐姐靠在我肩膀上,而我的左手仍旧搂着杜姐姐的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汽车再次减速并且开始变的颠簸。我看了看窗外,貌似现在已经下了高速,路边除了偶尔闪过的几栋小楼,其余的全是一片片被雪盖满了的农田。
  这时,我姐似乎也被颠簸醒了。我姐睁开眼,双眼迷蒙的看着我,“我们这是到哪了?快到了么?”
  “已经下高速了,应该是已经进县城了。”其实我和我姐的老家比杜姐姐的家乡还要落后,杜姐姐家所在的县城好歹还是水泥马路,而这边,除了主几条干道,其他的地方还是车一开过去就尘土漫天的土路。
  “哦。”然后,我姐对着前面喊道,“小叔叔,我们还有多久才到啊?”
  这辆车前面开车的刚好是我和我姐父母辈中最小的一个姨的老公。
  “哦,你们醒了么?快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内就可以到了。”
  “哦。”
  “姐。”我叫了我姐一声,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什么?”我姐没反应过来。
  我又指了指我的嘴角,又指了指我姐。
  我姐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然后连忙用手在自己的嘴角上胡乱的一擦。
  “嘿嘿,睡得太沉了。”我姐傻傻的一笑,然后神神秘秘的说道:“嘿嘿,十一,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疑惑的看着我姐,示意他说下去。
  “我发觉我们只要是趴在你身上或者靠在你身上睡觉,睡着睡着口水就流出来了。我是这样,小露也是这样。”
  “我总觉得你这是在给你睡觉流口水找借口。”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
  “去死!!!”我姐的粉拳照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拳。
  我们这一闹倒是把一直没醒来的杜姐姐弄醒了。
  杜姐姐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我姐像是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地指着杜姐姐的嘴角叫道。
  我顺势看过去,杜姐姐的嘴角还真的是湿湿的。
  “发生什么呢?”杜姐姐看到我们都齐刷刷的看着她,特别是我姐还带着一脸的坏笑。
  “没事,没事。”我姐摇摇手,依旧一脸坏笑的看着杜姐姐。
  我甩开我姐抱着的右手,赶忙将杜姐姐嘴角的口水擦去。
  至于杜姐姐在我左边,我不用左手的原因很简单。杜姐姐是靠着我的肩膀睡得,同时我的手臂是放在杜姐姐的腰上的,长时间下来,左臂早就麻木了,而且左手还放在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啊~我睡觉流口水了么?”说出这话的杜姐姐倒是挺淡定的。
  “是啊,还流了不少呢,都快流成河了。”我姐在旁边夸张的开玩笑。
  “流得再多也没你流的多。”我回了我姐一句。
  “哼!”我姐瞪了我一眼,“你干嘛帮着杜姐姐说话啊。”我姐醋意大发。
  “你有脸说别人啊,你自己还不是流口水流了一脸。”
  “那还不是因为你啊。”我姐很是不服气。
  “这关我什么事啊。”我有点无语了。
  “刚刚不是说过了的,只要你靠在你身上睡觉不管是小露还是我还是杜姐姐,统统都要流口水。”
  “……”我姐的这一句让我无话可说。
  “你们这姐弟这有意思,外人看来就像一对拌嘴的小情侣。”杜姐姐打趣道。
  “切!谁会喜欢他(她)啊。”两人表现的不屑却心虚的异口同声道。
  “噗!”杜姐姐被我们的异口同声逗乐了。
  我趁着杜姐姐做起来的机会打算活动一下我的左手。
  “你干嘛?”杜姐姐突然质问道,双颊微红。
  “?”我很是不解。继续活动左手,感觉到渐渐恢复知觉的左手貌似放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我无意的右用手捏了捏,软软的,材质像是棉的。
  这时,我姐拍了拍我的胳膊,然后指了指杜姐姐。
  我向杜姐姐看去,发现杜姐姐的脸好红好红,两只眼睛正盯着我,表情好似有些生气,又有些害羞。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左手现在依旧放在杜姐姐的臀部上。而且刚刚为了试探我的左手碰到的是什么,还在杜姐姐的屁股上大肆的蹂躏了一番。
  “杜姐姐怎么了?”我姐不解的问我。
  我连忙把手抽了出来,“没事!没事!”左手用一种怪异的方式摆了摆手。
  “哦。”
  “流氓!”杜姐姐用只有我才能听得清的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窗外不在理会我们。
  “杜姐姐刚刚说什么?”我姐依旧一头雾水。
  “都说了没事了,去去去,一边玩去。”
  “你长大了,都敢这么和姐姐说话了是吧。”说着我姐就和我打闹了起来。
  直到前面的小叔看不下去了,说了句:“你们从小打架,打了这么多年,还没打够啊?”两人才安静下来。
  小叔说的没错,不一会儿汽车开下了大路,开进了我们老家所在的湾子。又过不久之后,小车停在了几栋红砖青瓦的小楼前。
  老家的亲戚们都住在一个湾子里面,或者说这个湾子里的人相互或多或少都有点亲戚关系。而我们家的直系亲戚的房子也都挨着住着在。
  车一停下来,老家的亲戚们便出来迎接我们,众人相互寒暄了一会儿之后就进到屋里。众人享用了迟来的中餐,酒足饭饱之后,大人们已经在桌子上开始了久违的娱乐活动。我,我姐还有杜姐姐没事可以做,便踩着雪在湾子里闲逛。
  因为农村人少,再加上这场雪大,所以地上的雪又厚又白,也没有被人过多的破坏。三人把村子走了个遍之后,便重拾童趣打起了雪仗堆起雪人滚起雪球,直到天再次变黑才收手。
  三人拍了拍身上的雪,回到亲戚家。屋内热闹非凡,麻将桌已经收起来了,摆上大圆桌,开始吃晚饭。虽然三人回来的时间刚刚好,但是我和我姐还是免不了被家人数落一番。众人吃完晚饭已经不知道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因为大人们吃完饭之后似乎要打麻将打的很晚,再加上亲戚家没有那么多房间让我们睡觉,于是在我们三个吃完饭之后就被送到街上的宾馆休息,众人商量了半天才决定订一间两张单人床的双人间,让我们三个人住。带我们来的亲戚在付完钱嘱咐我们几句之后,便匆匆离开,似乎是急不可耐的要上“战场”了。
  三人刷卡开门,我姐便一马当先的冲进去趴在床上。
  “快起来,你身上那么脏趴在床上,等下我们怎么睡。”我皱了皱眉头抱怨道。
  “没事啊!”我姐做起来笑嘻嘻的说,“大不了这个床我一个人睡嘛,你和杜姐姐睡另一张床嘛。”
  “……”我和杜姐姐顿时觉得无语了。
  我一把把我姐拉了起来,“起来,这两张床,一张我睡,一张杜姐姐睡,你给我睡地上。”
  杜姐姐在我身后偷笑。
  我姐故作哭哭啼啼的样子说道:“呜~~~~~~~!十一弟弟,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有了小露之后就不要我了,现在居然这样对我,居然要我睡地上,你这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呜~~~~~~~!”说着,我姐还越哭越带劲了。
  “唉!”我叹了一口气,不再理会我姐,看样子我姐和小露在一起时间长了,已经开始被小露带坏了,这种说话风格明显就是小露的。
  我环顾了一下我们今天晚上的房间,这家宾馆的装修倒是挺不错的,而且电视空调一应俱全,被子什么的看起来也挺干净的,最主要的是这个房间似乎装了暖气的,从刚进门开始,室内的温度已经开始不断的上升,现在感觉穿着这么厚的袄子和毛衣开始有点热了。不过这个房间似乎最初做起来并不是用来做宾馆的,就是一间长方形的房间,后来改成宾馆之后,因为房间里面没有卫生间,于是就用玻璃隔了一个卫生间,然后里面挂上的帘子,用来给住在这个客人洗漱方便用。卫生间靠着有门的那面墙,隔出来的卫生间和另一面墙之间是一个打出来的衣柜。
  我回头准备确认一下门锁好没,刚走到卫生间前面就听见卫生间里面有人在尖叫:“啊!不要过来!”
  我遁着声音往卫生间一看,就见到杜姐姐蹲在便池上面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杜姐姐的裤子已经褪到了膝盖,杜姐姐的大腿一览无遗。因为我是站着,杜姐姐蹲着,我从上面看过去,可以直接从杜姐姐的两腿中间看过去。杜姐姐正在小便,因为被我看到看到自己的窘态十分紧张,想要停止小便却完全停不下来。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细细的水柱从杜姐姐的股间喷出,重重的砸在便池里,水流砸在便池上哗啦啦的只响。直到最后看到杜姐姐将小便全部尿了出来,只剩下一点点挂在杜姐姐的小穴和阴毛上一点点的往下滴,这时我回过神来,连忙退了回来。
  这时杜姐姐才颤抖着擦干自己的下体穿上裤子,当杜姐姐走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杜姐姐的脸红红的,都快哭出来了。
  我愣愣的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十分尴尬。
  刚刚在床上耍赖的我姐听到杜姐姐的那一声惊呼之后坐了起来。后来见杜姐姐走了出来,连忙问我们怎么了?
  杜姐姐听到我姐这么一问,脸上又是一红。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杜姐姐似乎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说道:“没什么,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没有拉帘子,一一走过来的时候差点……差点被他看到。”
  “好啦,好啦。没看到就行了,杜姐姐,你看你脸都红了。”然后我姐转头对我说,“还好没看到,要是看到了你可要对我们的杜姐姐负责啊。”
  我很惊讶的看着杜姐姐,她居然没有把实话说出来。
  “对不起,我刚刚只是想看一下门锁好了没。”我解释道。
  “没事啦。”杜姐姐摆了摆手,然后走到我身边对着我的耳朵偷偷说道:“看到了就看到了呗,反正都被你……”最后几个字杜姐姐没好意思说出来,不过我明白杜姐姐要说什么。
  杜姐姐走过我,坐在另一张床上,喝了口说,然后开始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只是杜姐姐喝水的时候,拿着水瓶的手还在微微的发抖。
  “诶诶,”我姐凑了过来在我耳边悄悄的说道,“如果刚刚你要是正看到杜姐姐小便你要怎么办?”
  我捏住我姐的鼻子说道:“办什么办,快去洗澡去,没事别问这种小露才会问的问题。”
  “放……放手,我鼻子要掉了。”
  在我放开我姐的鼻子之后,我姐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等我姐进到卫生间拉上帘子开始洗澡,我坐在床沿上看着没有打开的电视发呆,杜姐姐走过来走在我旁边,拉了拉我的衣袖,悠悠的问了一个她已经知道了答案的问题。
  “你刚刚真的看到了?”
  “……”我脸上一红,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要你别过来的时候,你干嘛还要往前冲啊。不仅走过来,还特意往我这看。”
  “我……我没反应过来你叫我干啥,所以才看……看你……的。”
  “唉,算了算了。”杜姐姐不甘心的又问道,“你刚刚看到了多少?”
  “额。我……”这种事情,当着杜姐姐的面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就看到我的大腿?”杜姐姐试探性的问道。
  我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里……又看到了?”
  我有默默的点了点头。
  “全部都看到了?”杜姐姐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颊微微的发烫。
  “嗯,包括……”我突然想到后面的话只好还是不要说出来。
  “包括什么?”
  “没……没什么?”
  “快说,到底是什么!”杜姐姐自然不肯罢休,抓住我的胳膊就是一掐。
  感觉到痛之后,我向后一躲躺在床上,杜姐姐因为静静地抱着我的胳膊,所以也顺势倒了下来,半躺在我的身上。
  杜姐姐接机骑在我的身上,双手压住我的胳膊,“快说!”
  杜姐姐坐在我的肚子上,我使不上力。外加本身杜姐姐的力气就比小露和我姐要大。我一时间被杜姐姐制住了无法脱身。最终只好妥协。
  “就是……”
  “就是什么?”杜姐姐把脸凑到我面前,迫切的追问道。
  “就是……”我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直视杜姐姐的眼睛,“连……你的小便都……”剩下的话我不再往后面说,因为说到这杜姐姐也应该明白了。
  一时间,杜姐姐持续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呼吸开始加重,脸上红彤彤的,而且是那种不是室内温度升高带来的红色。
  见杜姐姐骑在我身上半天没有反应,我扭过头看了看杜姐姐。
  杜姐姐目光呆滞的看着我。
  “杜姐姐?”
  “……”杜姐姐没有反应,只是脸上越来越红。
  这时看到杜姐姐的嘴唇离我如此之近,我忍不住的亲了上去。
  感觉到有东西靠近自己,杜姐姐下意识的往后一躲。
  我环住杜姐姐的腰,最终还是亲吻上了杜姐姐的双唇。
  在我吻到杜姐姐的那一瞬间,杜姐姐身体放松了下来,被我搂在怀里。
  我把舌头伸到杜姐姐的嘴中,挑逗着杜姐姐的舌头,玩弄着杜姐姐的舌头,吮吸着杜姐姐嘴中的津液。
  杜姐姐闭上美目,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留存下来的感觉就是传遍全身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以及自己的嘴巴被人侵犯所带来的快感。
  吻了半晌,杜姐姐突然睁开眼睛,猛的直起身子,然后狠狠的瞪着我,然后摸了摸自己湿湿的嘴唇。
  不待我说话,杜姐姐首先发问了:“你耍流氓啊,突然就吻了过来。”眼中似乎并没有意思的责骂。
  我正要说的什么,却见杜姐姐接着说道:“你怎么那么好色啊!”
  这么一说,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还……还不是的脸……脸离我那么近,我才忍不住……”
  “流氓!色狼!下流!……”杜姐姐捶打着我的胸口,动作却显得无比的娇羞。
  在杜姐姐捶了几下之后,看着杜姐姐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想要继续调戏一下她。我一把抓住杜姐姐的双手腕,坏坏的说道:“你打也打够了,不如再让我亲一下呗。”
  杜姐姐脸上又是一红,“你还想亲啊。”说着,挣脱我的手就来拧我的脸。
  我连忙抓住自己的手盖在杜姐姐的手上,把杜姐姐的手压在我的脸上,可怜兮兮的说道:“别揪脸行么?好痛的。”
  “你还知道痛啊,你刚刚亲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痛?”杜姐姐气鼓鼓的说道。
  “那时候一点都不痛,还很舒服。”我小声的嘀咕着。
  “舒服!?”杜姐姐气不打一处来,又要动用武力的时候,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两人左顾右盼,原来是我姐关掉了洗澡的喷头。
  “嘘~~~~~~~”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别闹,小心被我姐听到了。”
  杜姐姐咬着嘴唇,气的要死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死死的盯着我。
  “杜姐姐,你能不能起来,你一直坐在我的肚子上,好重的。”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杜姐姐没有动,也不理会我。
  “杜姐姐?”我试探性的问了问。
  “休想!”杜姐姐顿了顿说道,“你耍了流氓,现在还想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杜姐姐加了句:“而且你还说我重,我就更不会起来了。”
  杜姐姐看来是铁了心不起来了,我只好放弃抵抗,还好杜姐姐虽然个子高,但是人比较瘦,所以也不重。
  两人就这么耗着,直到背后有人说话。
  “你们在干嘛啊?”
  我和杜姐姐不约而同的看过去,只见我姐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遍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我躺在床上,而杜姐姐正骑在我身上。在我姐的心中,这是一个多么莫名其妙的场景啊。
  我姐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就连擦头发的动作都停止了。
  “没干嘛。”杜姐姐迅速的镇定了下来,“欺负一下你弟弟罢了。”说着,很自然的站了起来,然后在我一旁坐下。
  “哦。下次有这种事一定要记得等我,我们一起来欺负他。”
  我姐似乎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的,可能是以前和我这样闹习惯了,所以并不觉得这么闹有什么问题。倒是我看到杜姐姐站起来的时候两腿一软,顺势用一种很自然流畅的动作坐在了床上。
  之后,杜姐姐去洗澡去了,我姐靠在我身上看了会电视,杜姐姐洗完了,我再去洗。三人都洗完了澡之后,看了会电视,觉得无趣,觉得时间也不早了,我姐从我的床上爬到杜姐姐的床上。准备关灯睡觉。
  我们最终商量的结果是,我睡一张床,杜姐姐和我姐两个女孩子睡一张床。
  灯关了不一会儿,隔壁床就传了平稳了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睡梦中醒来,我睁开眼拿着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看样子时间才过去一两个小时。我翻了个身,面向杜姐姐和我姐的床那边,发现有一双眼睛目光呆滞的看着我这边。睡在我这个方向好像是我姐,我想了下。
  “姐?”我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我姐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你怎么还不睡,还睁着眼睛。”我悄悄地说道。
  “睡不着,好像认床。”
  “那怎么办?”
  “要不,我把你敲晕?”我开这玩笑。
  “噗,你神经病啊。”我姐乐了。
  “那你想怎么办?”
  “陪我聊会天吧。”
  “嗯。”
  在安静黑暗的房间里,可以清晰的听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声音。
  “对了,十一,你……”我姐话说了一半突然停止了。
  “怎么了?”
  “嘘。”我姐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然后就见到我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跑到我这边钻进我的被窝。
  原来我姐睡觉的时候,就穿了一条内裤和一件秋衣,好像秋衣里面没有穿任何东西,所以看得出我姐乳房上的凸点。
  “你干嘛?”我不明白我姐先是要我不要说话,之后为什么又要跑到我这边来。
  我姐睡到我旁边,和我面对面的说道:“刚刚杜姐姐翻身了,我怕把她弄醒了。”
  “哦。”
  我姐过来之后把头枕在我的手上,然后把手搭在我的身上。
  “对了,你刚刚要问啥来着?”我想把刚刚的对话继续。
  “刚刚?呀,我好像忘了。”说着,我姐吐了吐舌头。
  “这都能忘了。”
  “嘿嘿。”我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问你个事?”
  “说。”
  “你和杜姐姐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我姐突然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身子在我耳边问道。
  “一直都很好啊?”
  “可是我没想到居然好到了这个地步?”
  “这个地步?”
  “是啊。又是冒充男友的,晚上的时候也是,居然那样骑在你身上疯。她那样闹,可是只和我和小露这么闹过。”
  “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怎么的就……”我一边说着,一边承受着我姐的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
  “对了,对了,杜姐姐是不是认你当弟弟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她也没有明说过。”其实我之前一直有觉得杜姐姐把我当成自己的弟弟,知道之前发生的事之后我才知道,杜姐姐不仅仅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弟弟,对我还有一种更高一层的感情。
  “这样啊,反正我觉得她是把你当她弟弟看了,没看到他经常护着你么。”
  “可能吧。”想想他亲弟弟的那种德行,真的很有可能当初杜姐姐会把我当做她的弟弟看待。
  “姐,难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说着,我翻身把我姐压在身下。
  “是啊,姐姐我可是大大的吃醋了,当初把你带到寝室去,结果小露一晚上就把你的魂勾走了。现在就连你姐姐的身份都有人和我抢了。”
  “这么说来,你好像挺委屈的啊?”我环住我姐的腰将我姐压在身下,然后把脸凑到我我姐面前。两人的鼻尖碰到一起,同时感受着对方的呼吸。
  我姐没有做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当时心跳却比平时快了许多,似乎是在等在这我的下一步动作。或者准确的说,是在期待着我的下一步动作。
  “不如我现在就来补偿补偿你吧?”我将胸膛贴着我姐的胸部说道。
  “要……要怎么补偿?”我姐明知故问道。
  “当然是最原始,最有效,也是你最想要的那个方法咯。”
  “谁想要了啊,流氓!”我姐将手搭在我的背上,然后将头侧向一边。
  “不就是我们家的芳芳你么?”说着,我往我姐的双唇上吻了上去,同时放在我姐腰上的手也顺势伸到了我姐的裤子里面。
  “别……杜姐姐还在旁边睡着了。”
  “杜姐姐在旁边睡着又怎么了?”我一边明知故问一,一边将舌头强行却又不费力的入侵到我姐的口中,一边握住我姐的臀部肆意的揉捏,还时不时的触碰着我姐的菊花。
  “别……要是……要是杜姐姐看见了怎么办?”对于这点我姐很是担心。
  “看见了就看见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叫看见就……就看见了呗,你不怕杜姐姐看……看见么?”
  “有什么好怕的?”想到我和杜姐姐的那个晚上外加第一次去我姐寝室的那个晚上,我觉得即使被杜姐姐看到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你……”我姐对我看似大胆的言行已经感到无奈了。
  这时,我已经把我姐的裤子脱了下来。
  “你真的要……”我姐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内裤。
  “别拉着,小心内裤扯破了你没有穿的。”我威胁道。
  听到这里,我姐连忙松了手,然后一脸幽怨地看着我。
  脱完了内裤,我的手又开始向我姐的上身摸去。
  我姐感觉到我的手摸了上来,连忙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身子。
  “衣服要破咯?”我就说了五个字,我姐又连忙松开了手,然后气鼓鼓的看着我。
  我将我姐的衣服掀到头上,然后说道:“来,自己脱掉。”
  “你很过分诶。”我姐嘴上说着,但还是顺从的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件遮羞物。
  “这也叫过分?”我邪魅的一笑,“让你见识更过分的。”然后,我把我姐抱在怀里,“来,现在该你帮我脱了。”
  “我脱?你自己脱不就好了嘛?干嘛非要我脱?”
  “我都帮你脱了,难道你不帮我脱?”
  “哼,流氓!”说着,我姐就开始老实的帮我脱衣服。
  “你抱这么紧,我怎么脱嘛?”
  “就这么脱啊,有什么不能脱的?”
  “哼!”然后我姐继续艰难的脱着我的衣服。
  我姐艰难的把衣服拉倒我的胸前,然后我举起双手让我姐把衣服脱掉。等到我姐把我的衣服脱掉之后,我立马又把我姐死死地抱住。让我的胸膛死死地压在我姐挺拔的双峰上。
  “讨厌!”我姐娇嗔了一声。
  “你讨厌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你挺喜欢的?”我继续在言语上欺负我姐。
  “谁喜欢了嘛~~~!”我姐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有点嗲嗲的了。
  “你啊。”说着,我亲了我姐一下。“好了,继续脱吧。”
  “流氓。”我姐把手伸到我的下身。“呀!”接着,我姐惊呼着。
  “嘘!你刚刚不是害怕杜姐姐听到么,怎么现在叫这么大声?”
  “你!”我姐心里气不过,“你怎么没穿内裤。”
  “冬天穿什么内裤啊,我又不是女生。”我停顿了一下,“你作为女生一定不知道男生穿三角裤有多么不舒服。”
  “好啦,好啦,算你有理。”
  “那你还脱么?”我问道。
  “……”我姐没有作声,继续把手伸到我的身下。
  我抓住我姐的双手,继续用语言挑逗我姐。“我问你话呢?”
  “什……什么?”
  “我刚刚问你还脱么?”
  “我刚刚不是在帮你那个了嘛,还问!”说着,我姐又想把手伸向我的下身。
  “可是你没回答我啊。”我依旧死死的抓住我姐的双手。“快回答我。”
  “……脱。”我姐小声的说着。
  “把话说全啊,你还大学生呢,话都说不全。”我有意嘲讽道。
  我姐愣了愣,憋了好半天才说出来,“十一,让我帮你脱裤子吧。”
  我微微一笑,没有作声,算是默许了。
  “臭十一。”我姐嘴里一边不断地念叨着,一边把我的裤子脱掉。
  在我的肉棒失去裤子束缚的一瞬间,已经充分勃起的肉棒弹了出来,狠狠的撞击在我姐的阴部上。这是我姐连忙想要推开我,“干嘛啊,我裤子还没脱下来呢,干嘛那么猴急。”
  “什么?”我姐突然来这么一句,我不是很明白。
  “不要装了,刚刚明明在我还没有把裤子全脱掉的时候,你就想要插进来。
  ”
  “姐,你一定是想要都想疯了,刚刚明明是你脱我裤子的时候我的肉棒自己弹出来碰到你的,”我故意强调‘你脱我裤子’这几个字,“却当成了我想要插进来。”
  “瑞(谁)……谁……谁说我想绕(要)了?”我姐紧张的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似乎是被我一语中的。
  “我说的,明明就是,还在那嘴硬。”这时,我姐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我没有嘛。”我姐又开始发嗲了。
  “刚刚是你自己钻到我被窝里来的,一进来就贴在我身上,还在那问东问西,吃醋吃的要死的样,最后还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衣服脱了。”我在姐姐的耳边说道,“我现在就成全你!”
  “明明是你要我脱……”话好没说完,姐姐就感觉到双腿被猛的掰开。“不要!!!”
  掰开我姐的双腿后,我就势把手伸到我姐的下体,姐姐的下体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都湿成这样了,还在那嘴硬,你这就叫做口嫌体直吧。”说着,我提枪上马扶住自己的肉棒就往姐姐的小穴捅了进去。
  “什么口嫌体……”话还没说完,我姐就忍不住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啊~~~~~~~!”
  “口嫌体直就像你现在这样,刚刚明明一直嘴上说不要,可我一插进来,你就开始不停呻吟。”伴随着我姐微弱的呻吟以及我缓缓的抽查,我悠闲的说道。
  “哼!”我姐已经放弃了狡辩。
  我一只手把着姐姐的大腿,一只手放在姐姐的胸部上,肆意的玩弄着姐姐的乳房。
  随着慢而有节奏的抽插,姐姐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小声的呻吟了起来。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在我姐的胸部大肆的揉捏,一边开始用语言凌辱我姐。
  “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吧?”
  我姐没有理我,把脸侧向一边,努力的紧闭着双唇想让自己的呻吟声小一点。
  “怎么?还不够舒服么?看样子我还要在努力一点咯。”说着,我双手托住姐姐的屁股,身子往下一压,直接把我的肉棒钻进了引导的最深处。
  “啊!”如此剧烈又突如其来的刺激,瞬间让姐姐的双唇失去了控制,一声响亮的呻吟声破口而出。
  姐姐连忙捂住嘴巴,然后偷偷的看向杜姐姐的方向,看到杜姐姐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的躺着,这才放心的回过头来。我也往那个方向看过去,看到了姐姐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我姐是躺在床上的,所以看过去只能看到杜姐姐的后脑勺。但是我是半趴在杜姐姐身上的,虽然我也只能看见杜姐姐的后脑勺,最多就是看见杜姐姐的左耳。但是我却发现我可以从杜姐姐床旁边的浴室的玻璃上看到反射在上面的杜姐姐的脸。这时的杜姐姐不仅是睁开着眼睛的,而且还直直的看着我。
  杜姐姐这么看着我让我有点不舒服,仿佛是做了亏心事一般,我连忙把头扭了回去,身体也不自觉的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现在想想,反正以前在姐姐的寝室和姐姐还有小露做的时候,杜姐姐就在一旁偷看过。而且这次杜姐姐只是看着,却没有做声,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更何况我和杜姐姐已经发生过肉体关系了,自然更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
  当我抽插的节奏慢了下来之后,我姐的呼吸也缓慢了下来。就在这时感觉到自己下身的肉棒进入自己身体的速度再次加快,有了前车之鉴的姐姐果断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姐姐满脸的潮红的看着我,顿时让我欲望高涨。想到杜姐姐在一旁偷听,更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想让杜姐姐更多的知道我们这边的动作是多么的激烈。我心中的小恶魔再次开始作祟,想让我更加好好的欺负一下我姐。
  我抽出我的肉棒,紧接着就是我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给你来点更爽的。”我笑嘻嘻的看着我姐说道。
  “什……什么啊?”姐姐的身子轻轻地抖了一下,害怕中夹杂着一丝期待。
  我没有回答,而是把我姐抱起来翻了个身,然后掀开被子直起身来。因为宾馆里有中央暖气,所以也一点都不觉得冷了。
  “你要干嘛?”我姐有点紧张。
  “嘿嘿,你马上就知道了。”接着,我抓住姐姐的双手放在他的胸前让她撑起身子,然后我命令道:“来,撑好。”
  待姐姐摆好姿势之后,我被来到姐姐身后跪好,这时的姐姐心中无比的紧张,是不是的回过头来看看我。
  我跪在姐姐身后,左手放在姐姐的对腹部,右手开始向姐姐的小穴袭去。
  我摸向姐姐早就一片泥泞的小穴,当碰到姐姐的阴唇的时候,姐姐忍不住打了个颤。
  “别紧张。”我安慰道。
  “嗯。”我姐应了一声便妖咬紧了双唇。
  我的手在姐姐的阴部里里外外好好地摸索了一番之后才抽回自己的右手。这是姐姐的小穴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滑,里里外外都已经变得湿腻腻的了。
  “好了,准备好了么?”我招呼了一声,便扶着自己早已饥渴难耐的肉棒,对准姐姐的阴道口缓缓的插了进去,直到我的肉棒整根没入姐姐的身体。
  我姐哼了一声,“怎么回事啊,感觉比之前大多了长多了,里面都塞得满满的?”尝试了一个新姿势之后,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让姐姐产生了疑惑。
  “那就是说现在你满意了咯?”
  “才没有……呢。”
  “是么?”接着,我开始运作起我的身体,“看来姐姐你还是真是欲求不满饥渴难耐啊。”
  “我……我没有。我可是……是你姐姐啊,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姐……姐姐”
  “是啊,你身为我姐姐,你身为我姐姐,却趴在我身前,屁股对着我,让我肆意的抽插。还不断地抱怨着不够爽,想要在激烈一点。”我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地加快速度和力度。
  “我……我……我没……有。”姐姐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
  “是么?那你怎么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歇了口气接着说道,“而且还发出这么淫荡的呻吟声?”
  听到这些话,我姐才意识到自己一边说话,一边还不停地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自己的这种举动吓得姐姐连忙捂住了嘴巴。
  见到姐姐想要借着捂住嘴吧,让自己呻吟声小一点。这种时候我怎么让姐姐得逞,于是我连忙将姐姐的双手抓住向后一拉,然后抓住姐姐的手腕拉起姐姐的身子,继续在姐姐的身体里大肆的肆虐。
  “别……杜……杜姐……姐会……听到……”强大的快感和羞耻感已经让姐姐语不成音了。
  我看了一眼杜姐姐所睡的床,不知道什么时候,杜姐姐已经翻过身来,然后用被子蒙住了脑袋,看样子实在被子里面偷偷的看着这一切吧。
  无法用手捂住嘴巴的姐姐只好努力的紧闭着嘴巴,哪怕是让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呻吟小一分贝也好。只是发自身体内部的快感让姐姐无法集中注意力,稍稍一不注意,嘴巴打开,呻吟声便又大了起来。
  既然观众都已经光明正大的偷看了,表演者自然不能再畏畏缩缩了。我左手抱住姐姐的腰,同时也绑住了姐姐的双手。右手伸到姐姐面前撬开姐姐无法紧闭的双唇,然后把食指和中指伸进姐姐嘴里夹住姐姐的舌头。
  刹时间,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人的肉体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的呻吟和姐姐不再有任何保留的呻吟。因为无法闭上嘴巴,姐姐的津液越过嘴唇流了出来,流得我满手都是。
  “亲爱的姐姐,现在是不是很舒服啊?”说着的时候,身子还用力的撞击了几下,将肉棒插到了姐姐引导的最深处。
  姐姐象征性的哼了一声,算是做了应答,只不过就连哼声听着都不那么完整了。不一会儿,姐姐的身子就开始自己动了起来,不对的迎合着我的插入,似乎想要每次都让我的肉棒插入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看到姐姐已经被自己的欲望彻底的俘虏,我松开禁锢着姐姐双手的左手和玩弄着姐姐的舌头的右手,顾不得擦干手上的津液,立刻包住姐姐的蛮腰,加快力度做最后的冲刺。
  这时我又看了一眼杜姐姐,又不知何时,杜姐姐掀开被子露出半个脑袋,然后半睁着眼睛看着我们。同时还听到了,杜姐姐所发出的似有似无的呻吟。
  不再顾忌自己的呻吟是否会被杜姐姐听到,不再顾忌自己的丑态是否会被杜姐姐看到,不再顾忌任何事情,把身体的控制交还给本能。不再孤顾忌的大声的呻吟着,不断地迎合着一次又一次的快乐的撞击,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姐姐的身体一阵抽搐,身体最大程度的绷直。
  同时阴道收缩加紧,让还在不都的抽插的我精关失守,一股储存已久的精液在姐姐的身体的最深处喷涌而出。接着,姐姐的身体感受到体内火热的精液的撞击,身子再一次不住的抽搐。
  短时间经过了两次高潮的姐姐在身体停止抽搐的一瞬间瘫软了下来。我抽出带着自己精液还有姐姐淫水的肉棒抽出来,然后把姐姐平躺着仰放在床上,然后盖好被子。
  “臭十一!”姐姐有气无力的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就带着高潮的余温进入了梦乡。
  我看向杜姐姐的方向说了句晚安,把精疲力尽姐姐抱在怀里也精疲力尽睡了下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三人才陆陆续续醒来,醒来之后的姐姐根本不敢看杜姐姐的眼睛,马马虎虎的洗完口脸之后,便站在窗户旁假装看风景。
  “昨天晚上玩得很开心吧?”杜姐姐从卫生间出来和正准备进入卫生间的我说道。
  “你昨天不也看着那么得欢。”
  “我可不像你那么变态。”
  “是么?你昨天晚上应该也用手在下面……”我没把话说完。
  “你怎么知……道。”杜姐姐没忍住,最后还是把‘道’字吐了出来。“流氓!变态!”说着,杜姐姐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众人洗漱完毕之后,小叔开车接我们回到亲戚家。中午吃完中饭之后,我们便结束了着两天一夜的旅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