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萧何与韩信
萧何与韩信
萧何对刘邦欠身施礼,「沛公,这位是韩信,本是在项羽帐下。可惜那项羽刚愎自用,又气量狭小,不能容人。
  韩信空有一身抱负,不得施展。自那项羽破釜沉舟,大败章邯之后,势力日渐强大,各路诸侯皆不能与之抗衡,但也是沛公大展拳脚的好时机。如今乱世,人才难得,韩信有经天纬地之才,实乃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才,沛公若能重用他,他日必当有一番大作为,即使中原天下,也唾手可得。」刘邦此时正在两名美女的伺候下舒服地烫着脚,见萧何来烦他,面有不悦之色。他懒懒地抬起眼皮,漫不经心地瞄了瞄韩信。
  只见那韩信身材瘦削,面白无须,容貌虽还尚可,可毫无一点英雄气概。
  刘邦心想,此人一副小白脸模样,哪有将帅之威仪,若是拜他为帅,那岂不被天下豪杰耻笑!于是,刘邦说:
  「萧爱卿,你先带韩信下去休息,其他的事,容我考虑一下,日后再说。」说毕,又去挑逗身边的美人。
  萧何见状,也无可奈何,只得先领韩信到客馆安顿下来更多精彩请关注:de_deai.c0m。
  那韩信想,人说沛公爱才,我看也不过如此。若我还呆在此处,恐怕也无出头之日。
  是夜,韩信收拾好包袱,一个人独自离开了客馆。
  萧何回到家中,越想越不对劲。他从和韩信的言谈中,发现韩信乃旷世奇才,如今刘邦如此待他,恐怕令天下英才心寒。于是,萧何决定到客馆找韩信好好再劝慰一下。到了客馆,萧何才发现韩信已经不辞而别,他急忙坐上自己的白马,向城外追去。
  城外十里,松林中,韩信一人在独自赶路,心下好不凄然:「想不到我韩信竟落得如此田地,难道天下间无我容身之所?」
  正想间,忽然听得身后一阵马蹄声疾。韩信回首一看,只见萧何正骑着那匹白马,匆匆赶来,口中还大唿:「韩信兄,请留步!」那萧何来到韩信跟前,翻身下马,一把拉住韩信的衣袖,面带歉意道:「韩兄,我代沛公向你赔罪了。」
  韩信冷冷一笑:「萧兄何罪之有?」萧何道:「韩兄误会了,沛公本是爱才之人,只是今日时机不对,才那番对你。请韩兄务必要相信于我,我明日一定再向沛公游说,让沛公知你确有真才实学,到时,定不会让韩兄你失望的。」
  韩信见萧何说的诚恳,心下也很感动,可嘴上仍不言语,转身就走。
  萧何见状,心中一急,伸手要抓住韩信。谁知没抓到韩信的衣领,竟一把将韩信头上包的方巾扯下。勐然间,只见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洒了下来。萧何见韩信头上没象普通男子一样梳髻,而是如女儿家一般的发型,心中大惊,口中说道:「啊……,原来你是……」
  韩信见自己真实身份被萧何揭穿,脸色一红,只得实情相告:「不错,萧兄,我本是女儿身。我的真名唤作韩娥。秦朝暴政,民不聊生,恶霸歹人,为非乡里。我父亲怕我被人欺负,就从小将我打扮成男孩一样。我虽是女子,可也想象男儿一样创一番大事业。我自小熟读兵书战策,更勤加练习骑射剑术,只希望有朝一日可实现宏图大愿。
  世人都传说我在家乡向漂妇乞食,其实是我暗地里帮她做些女工,她才给我饭吃;而说我曾受胯下之辱,更是气人。
  那恶霸不知怎么竟知晓了我女儿家的身份,居然要我蹲在他胯下为他吹箫。我本不愿意,但怕事情被别人知晓,只得忍辱负重,含着他的鸡吧帮他口交,为的是以后能有翻身之日,可谁知如今……」说着,韩娥不禁流下热泪。
  萧何听到这,心中万分感慨。他忍不住抓住韩娥一双柔荑,说道:「韩娥妹妹,你莫要难过,既然你如今对我坦诚相言,我自不会将你的秘密说与别人。你放心,随我回去,我担保在沛公帐下,你定能得偿所愿。」此时,月光如瀑布般柔和地洒在这一片松林之中,草丛中的萤火虫闪闪发亮,远处,若隐若现地穿来阵阵夜莺的鸣叫,更增添了一丝浪漫的气氛。
  在此气氛的烘托之下,韩娥的脸越来越红润。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头扎进了萧何的怀中。
  萧何轻轻地抚摸着韩娥的秀发,闻着她身上穿来的阵阵幽香,不禁心情畅快。他自己也暗自奇怪,和韩娥已经接触过多次,为何以前都没发现她原来如此的香更多精彩请关注:de_deai.c0m。
  韩娥的手绕在萧何的脖子上,用那小口去吻萧何一缕美须中的嘴唇。萧何常年跟随那市井好色之徒刘邦身旁,耳濡目染,自然也是个中老手。他用力一吸,将韩娥的舌头纳如口中,再用自己的舌头紧紧地缠住那根妙舌,细细品位那甜美的滋味。


  萧何的大手也不安分起来,他顺着韩娥的脖领往下,抚摸着那娇柔的后背;再往下,一把捏住了韩娥的粉臀,真是又翘又圆,弹性十足,这淮阴的女子,果然与北方的不同啊!
  见韩娥任他轻薄,并无反抗,萧何也就不再斯文。他解开了韩娥腰间的系带,那宽大的男子衣裳滑落在地上,娇小的身躯现入眼帘。韩娥的下身只有一条贴身红色的短裤,而上身则是用一条束胸紧紧地裹住,让人不易发现她的身材。
  萧何解开那束胸的带子,用力一扯,韩娥随着他的动作打了个转,这掩饰美女身材的布条知趣地翩然离去。韩娥那对圆圆滚滚的玉乳,一时挣脱了束缚,飞一般的弹了出来。
  「真美啊!」萧何吞了吞口水,双手一个饿虎扑食,一把抓住了韩娥的玉乳,用力的捏了起来,似乎恨不得将其捏爆,不一会,白白嫩嫩的玉球上就留下了道道抓痕。韩娥虽有些疼痛,可这种感觉却美妙的很,又从未经历过,她快乐地直呻吟。
  如此情形,萧何哪还会手下留情。他的手离开了韩娥的玉峰,将韩娥下身那最后一道防线也解除了。一个白玉般的妙曼躯体展现在眼前。韩娥的身材虽不如男子般高大,但比一般的女子要修长了许多,配以坚挺的胸部,浑圆的后丘,光洁的肌肤,玲珑凹凸,曲线极为诱人。最可爱的是下身那一丛阴毛,黑黑密密,在洁白的肤色衬托下,更显神秘。
  萧何扶着韩娥倒在一旁的草丛中,他自己也迫不及待地脱个精光。
  「来,夫子曾云:温故而知新。韩娥妹妹,先来一曲洞箫『百鸟朝凤‘如何?」萧何说着,将自己的鸡吧凑到了韩娥的嘴前。别看这萧何平时是个文弱的书生,那根鸡吧却威武雄壮。
  「哦」韩娥一口将萧何的鸡吧吞入。那鸡吧足有八寸余长,根本无法全部纳入,还有一大截露在了外面。韩娥一面用樱桃小口吮吸着,一面又用小手握紧那根部,磨挲起来。
  灵活的舌尖,娇嫩的玉手,这一切都挑逗得萧何性欲高涨。萧何只觉得下身越发肿胀,没想到韩娥的箫技竟如此高超,只怕这样下去,不用多久,萧何就会忍耐不住,交枪投降。萧何赶忙将鸡吧抽出,这韩娥却不依不饶:「不,萧何哥哥,奴家还要。」萧何忙说:「好妹妹,这个却不是最畅快的,等下我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是人间极乐。」萧何让韩娥仰卧着,将她双脚盘在自己腰间,而后,用衣物垫在那粉臀下面,让那私处尽量暴露出来。此刻,那黑毛之中的地带已经是淫水潺潺,那两片阴唇红里透白,娇娇嫩嫩,淫蒂如一颗小豆豆,害羞地藏在嫩肉之间。
  萧何二话不说,大鸡吧便长驱直入,进入那桃源只两寸之余,便感觉被一层膜阻碍了前进的道路。原来韩娥妹妹还是个黄花闺女,萧何心中大喜,动作也不再粗暴,变的温柔一些。
  「好哥哥,你要轻些,奴家怕经受不住。」韩娥面带羞涩。
  「好妹妹,不怕,一会你就会喜欢个中滋味拉。」萧何一边安慰,一边用力一挺,「哧」的一声,韩娥这最后的防线终于被无情的撕开,萧何只觉得前路豁然开朗,一时畅通无阻,直捣黄龙。
  「啊」,韩娥痛楚地轻吟了一声,手却更用力地搂住萧何的后背。萧何此时正是一鼓作气,连连抽送。可怜那韩娥下身已经是飞红片片,水流不息。
  几百下过后,韩娥下身的痛楚已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又酥又麻的快感。她随着萧何激烈的动作,腰肢也扭动起来。萧何的鸡吧在韩娥的阴道内横冲直撞,次次直捣花心,如今有韩娥的动作配合,更显如鱼得水,遂行那七浅一深之法。
  萧何的鸡吧减缓了动作,不似刚才那般急冲冲,而是先用龟头在韩娥阴户的嫩肉上抚弄一番,再用手指挑逗那已经坚挺的阴核,而后,那鸡吧才缓缓插入,行到一半处,又轻轻抽出。这一番动作,惹得韩娥反应激烈,那粉臀急急往上迎送。萧何这才恶狠狠地将鸡吧往内一撞,那韩娥的花心处若被和尚撞钟一般,金石交火,畅快之至。
  「来,好妹妹,我来教你个好玩的花样。」萧何说着,抽出鸡吧,又将早已经全身酥软无力的韩娥扶起。萧何将白马牵了过来,「来,我们来个马上比武。」萧何笑着说。
  萧何将赤身裸体的韩娥扶上了马鞍,自己也上了马。两人赤条条地在那马上,情形淫乱不堪。
  萧何坐稳后,一把搂住韩娥的柳腰,托起那粉臀,架在自己身上。韩娥的四肢,已是如水蛇般缠绕在萧何身上。


  萧何的手指,轻轻拨开韩娥阴户上的那两片粉肉,将那中间的小缝撑开,只见其中湿润不堪。萧何忍不住用手指沾了那淫水,在口中一舔,竟是甘甜爽口!
  萧何扶着韩娥,鸡吧对准目标,「扑哧」一声,再次没入。
  马背上的感觉自是不同,萧何要用大力,才可畅快地插入。好在韩娥也相当地配合,那嫩肉紧紧地夹住肉棒,一刻也不愿放松。萧何见此,哪里还敢不卖力,他抖擞精神,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韩娥的阴毛与萧何的阴毛不断地相互摩擦,那粉肉更是里外翻飞,迎来送往,好不热闹,一时间,摩擦、抽送而发出的「扑哧」「叮咚」声不绝于耳。
  此刻,萧何已经是气喘吁吁,而韩娥更是连声响也发不出来,脸上红霞纷飞。萧何下体的动作不听,嘴唇又封住了韩娥的小口,两下里「啧」「啧「作响,吻得欢快。那匹白马,也好像很通人性。见主人在自己背上行那翻云覆雨之事,它默默无声,只是一边漫步,一边低头食那青草。
  马儿边吃边走,在背上的两人被泛起轻微的颠簸,正配合着二人的激烈动作。萧何与韩娥感到刺激无比,动作更加迅勐起来,那淫水将整个马鞍都沾湿。韩娥似乎觉得还不过瘾,就用纤手轻轻怕了一下马臀。马儿被拍,不免扬起后蹄。随着马儿的动作,那萧何的鸡吧毫不费力,就狠狠地顶了一下韩娥的花心,韩娥被爽得花枝乱颤,舒服之极。尝道了甜头,韩娥哪肯罢手,就不停地拍打马背。那马儿——被拍,倒还不怒,可是韩娥的动作越来越重,把那马儿拍得生疼,马儿一声嘶鸣,高抬后蹄,竟把萧何与韩娥从背上掀落到草地上。
  此时的萧何与韩娥正云里雾里,欲仙欲死,哪还顾得跌下的疼痛。二人肢体绞缠,在草地上不断翻滚。
  「哦……好哥哥,你顶的妹妹的小穴好舒服啊,没想到人间的极乐竟是如此。」韩娥喃喃呓语。
  「好妹妹,你真是个可人儿,哥哥我也好久没有如此痛快过了,我要顶死你。」萧何也忘情地大唿。
  又是千余下后,萧何已达极境,他用尽最后的力量,作垂死一顶,而后一泻千里,瘫软下来。韩娥只觉得那花心处被滚烫的精液烧的酥麻不已,也下身一颤,泻了身子。再看那桃源洞口,一股白色精体,缓缓地流出,滴落在草上。
  两人相拥躺在草地之上,久久不愿分开。
  「韩娥妹妹,没想到你不仅有经世济国之才,更是人间尤物,我能和你欢好,此生足矣!」萧何喜道。
  「萧何哥哥,没想到男女之乐竟如此销魂,奴家以前真是白活了。从今往后,奴家不愿与你再分开了。」韩娥也痴缠得很。
  「太好了,韩娥妹妹,那你愿意和我一同回去吗?」「恩」,韩娥幸福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晨,「韩信」就同萧何一起回城了。
  在萧何的再三游说之下,刘邦终于同意与韩信作一次促膝长谈,果然发现韩信雄才伟略,实属不世之才,便择日登台拜将,封韩信为大将军,统领三军,韩信终于一偿所愿。
  此后,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出汉中,克三秦,夺赵、齐两地,使得刘邦的势力大增,足以与项羽抗衡。而萧何也常常到军中「探望」韩信,两人私下里尽鱼水之欢,好不快活。
  公元前202 年,韩信用「十面埋伏」之计,围困项羽于垓下。一代西楚霸王四面楚歌,别虞姬,叹奈何,最后自刎于乌江边。
  刘邦得天下,建立西汉王朝。韩信居功至伟,被封为齐王。
  然而,好景不长,刘邦终于发现了韩信是女儿身的秘密。刘邦是个好色无赖之徒,便对韩信起了不轨之心。可是韩信心中只有萧何,誓死不从刘邦。刘邦大怒,借口将韩信由齐王贬为楚王,最后又把她放逐回老家,做个「淮阴侯」。
  吕后乃是个机智过人之人,她旁敲侧击,也得知韩信是个女儿,且刘邦一直觊觎于她。那吕后天性嫉妒,哪里能容忍别人抢她的地位,于是,借刘邦讨伐英布之机,要萧何将韩信召进宫中,加以谋害。
  韩信早知吕后之心,然而她不忍看萧何为难,只得随他进宫,后被吕后害死于未央宫,死前,韩信口唿:「成也萧何,败也萧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