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秘闻录H
秘闻录H

床榻上响起一连串激烈唇舌交缠声。……再次和纪云静静地躺在床上,纪云安静地伏在我胸口。
  纪云轻轻道:『和少主在一起真快乐,若是能经常如此就好了。』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说:『这有何难,若是有机会,我会常常和你相处的。』纪云点了点头,突然兴奋起来:『少主的肉棒好大呢,弄得纪云很舒服,而且少主耐力相当好,和少主在一起,魂都要飞到九霄了。』其实我也很享受你体内的夹缩,真是从未有过的销魂。我笑说:『真有那么好么?你以前不是有相公吗?他未能让你尽兴?』
  纪云神色黯然,道:『他性子冷淡,不解风情,论能力哪里及得上少主。』我笑吻她一口:『少主补偿你。』纪云『嗯』了一声,身子扭动了一下。她忽然『嘤咛』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看我:『那个,少主,纪云又想要了,你可不可以给我?』看来还没把你喂饱。我轻轻点了点头。
  纪云一喜。她翻身坐起,对我说:『少主,这次就让纪云来动,少主好好躺着享受就可以了。』我『嗯』了一声,说:『好。弄得不好我可要惩罚你的。』纪云双手轻柔抚慰我的肉棒,当它完全坚挺起来时,跨到了我身上,将肉棒对准阴户,身躯一沉插了进去。
  她的膣道还是濡湿的,很顺利全根插入,纪云轻叹:『啊!好舒服。啊……』接着她开始摇晃身体,让肉棒在她身体里一进一出。嘴里不时发出『啊啊』的呻吟。
  进入纪云身体,我能感觉到她的膣道并不十分紧密,但是当深深插入后,她的肉壁会不断收缩,仿佛在按摩我的肉棒一般,那感觉十分美妙。我陶醉在每一次肉棒在她膣道深深进入里。
  纪云在我身上耸动,胸口两只滚圆的肉球一摆一摆的,我伸出手握住揉捏。
  我的动作引起了纪云的反应,她『啊』地呻吟,然后双手握住了我的手,但却不是阻止我,而是用力让我更大力些。我抓住她的乳房大力揉动,纪云发出一连串的呻吟。
  『啊!好舒服,少主的肉棒大大的,插进来真爽,啊,你揉得我胸脯也很过瘾呢。』我更大力搓揉她的乳肉,换来她高亢的呻吟。
  纪云在我身上起伏半晌,她膣道流出大量花蜜,濡湿了两人的毛发和性器。
  她在上面也颇耗体力,起伏的速度由缓到快,现在又慢了下来,有些难以为继,每每她疲累的时候,我抱着她的细腰,发力让她动作轻松一点。纪云每次都会用柔情的眸光看我。
  当我抽插许久,只感觉快感如潮,情绪被调动起来,催促她:『快点动。』纪云消耗了太多力气,无法更快速耸动了,我托起她的臀部,带动她在我身上上上下下。两人身体撞击发出『啪啪啪』声。
  『啊!少主,你让纪云好快活,少主快点,少主用力……啊!好爽!好爽……』在我的助力下纪云身躯不停在我身上起伏,肉棒在她膣道快速抽插,欢愉之下她又开始叫唤了。
  我和纪云火热交插了良久,纪云不停在我身上欢愉叫唤。这时我扶住了她的身子,命令她:『不要动!』将纪云身体退开我一点点距离。
  接着我在下面,卯足了劲,奋力向上冲撞了几下,肉棒『嗞嗞』快速在她阴户抽出插进,身体撞得发出清脆的『啪啪』响声。
  纪云身子一颤,头往后仰,叫道:『啊!不,不要……』『啪啪啪』。
  『啊……太猛了……太猛了……少主你太用力了……啊!……』我狠狠地连着又是几下『啪啪啪』狠顶。
  『啊,纪云受不了,要插坏了,啊,会坏了……好爽!好过瘾……少主再来……』『啪啪啪』。
  『啊……又来了,www.dedElu.cOm好舒服,少主我还要……』我在她身下『啪啪啪』好一顿抽插,只干得她身躯乱颤,语无伦次,神魂颠倒。
  我激烈的抽插让纪云甚至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欲要翻倒,我牢牢把持住,不顾她呼唤浪叫,拼命猛干。性器上水花四溅,纪云的臀肉荡漾。
  片刻过去,纪云开始支持不住了,她手足挥动,胡乱叫着:『啊!插死我了……少主插死我了,纪云要飞天了……啊……飞起来了……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好白……好亮……』我搂着纪云身子剧烈喘息着,浑身大汗淋漓,这一通狂插猛干,确实极耗体力。我略略休息一会,又接着在纪云高潮过的膣道里抽插。『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嗞嗞』的性器摩擦水声,共同合鸣。
  又大约抽插了数百下,我终是坚持不住,骤然紧紧抱住纪云身体,喘息着在她轻声呻吟里,将精液『哗啦啦』尽数射入她身体里。


  高潮后的我掌控不住纪云的身体,任她瘫软向我扑来,『噗』得一同倒在床榻上,两人身体紧紧相贴,不停地喘息。
  很久两人才回过神来,纪云已经完全没力气了,她慵懒地靠着我,说:『少主,纪云不能动了。身体都软了。被少主干得不能起身了。』我抱着她,说: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纪云说:『我哪里知道少主会这么猛,少主你好棒,爱少主纪云。』我只是笑笑,等到她恢复了一些,我想到了她身体里的那一阵阵收缩,颇为好奇,便问她这是为何,是天赋异禀,还是?
  纪云听了掩嘴轻笑,嫣然道:『少主,此种妙处纪云没有天赋异禀那么好的运道,这是纪云年少练成的房中技,在云雨中使出用来取悦男子,会得到意料不到的效果呢。不过以前只在我相公身上用过,现在只有少主你可以享受了。』我恍然大悟。在赞叹之余,不觉更加疼爱她,将她娇躯紧紧圈在怀中,对她说:
  『你真是一个妙人儿。』纪云嫣然一笑。
  许久之后,纪云终是困乏了,她嗡声道:『少主,纪云累了,你今夜就抱着纪云睡好不好?』我亲了她一口,说:『好。那就早点安睡吧。』我将纪云搂在怀中,两人一起沉沉睡去。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时,我和纪云不约而同醒了,纪云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又转头对我嫣然一笑。
  为我献上甜蜜的香吻,又和我简单温存,便开始服侍我起床。
  当我们穿戴停当,走出房间,外面已有侍女备好了餐点。
  我和纪云在住处用过早点后,相携来到库房。
  纪云去忙自己的,如平常那样离我而去。我独自走向书房,来到书桌前处理事务。
  只感觉平日平平无奇的事务,今日份外精彩。凌乱的库房也感觉说不出的美好。
  忙碌了一阵,纪云来到了我的书房,她轻轻将一杯清茶放在我旁边,身躯柔柔地靠着我坐,神情温柔。
  我温柔摸了摸她的小手,全是和她打了招呼,接着埋头书桌。纪云一直对我报以温柔的笑意。
  当我再抬起头时,纪云依然陪伴我,看着近在咫尺她的娇躯,想起昨夜的柔情,我忍不住意动,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接着我开始不安份起来,抛开眼前事务,手不停在她身上抚摸,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激烈,手中的身躯被弄得微微颤抖,我渐渐把持不住,想要当场和她亲热起来。
  纪云开始顺从着我,此时笑着制止了我:『少主,不要。』她接着说:『少主,此处是库房,并且有外人,并不是你我最佳的欢好之地,我和少主亲密无间,浓情蜜意,当在清净无人之地尽情享受,如若不然,岂非败坏你我情调。今夜纪云依然属于少主,请少主现在勿要急于一时,好吗?』我想了想,点头说:『好吧。』纪云说的有道理,在这确实无法享受欢乐,我心中赞叹:和纪云在一起真是从未有过的美妙,她懂得如何让两人相处的时刻更加美妙。并且很懂得男子心理,婉拒要求同时不会破坏气氛。
  纪云得到我的首肯,对我欣然一笑,在我颊上轻轻一吻,算作安慰,然后又陪伴了我一会,轻轻离去了。
  当夜幕降临,属于我和纪云的美妙夜晚又来到了。
  我们依然在酒桌前你侬我侬,唇舌交缠间柔情蜜意,当我将她抱到床上,褪去衣服一同热切缠绵。
  当我亲吻她雪白脖颈时,纪云的双手也不停在我身上抚摸,经过昨夜的激情,我们有了一定的默契,彼此挑逗对方,很快双双动情,当纪云呢喃着『少主我要』时,我开始进入她。
  如同前次一样,我将纪云压在身下,分开她双腿,肉棒插入她小穴里,我有些急不可耐地抽动,想尽快体验纪云膣道那种自主夹缩的美妙感觉。
  我挽着纪云的双腿,身躯耸动,默默无言在她身体里不停冲刺,享受着她膣道带给我肉棒的吮吸。
  我没有干多久,这时纪云又制止了我。
  她对我嫣然道:『少主,你这样不好,你与女子进行云雨交合,始终一言不发,可是会减少很多乐趣呢。』我有些不解地看她。
  纪云『嗯』了一声,接着说:『女子都是渴望男子强大,将她征服,除了身体上的动作之外,还可以加上一些言语的挑逗,比如说可以用一些露骨的语言来挑起女子的羞耻心,让她能在交合当中享受更大的激情,这对于让女子死心塌地爱上你,有很大助益呢。』我心中一动,征服?挑逗?露骨的语言?好像这些我真的不懂,这样做真的可以增加与女子交欢的情趣吗?


  我有些茫然:『可是我不知该如何说啊!』纪云对我巧笑倩然:『这个很简单的,只要在和女子交合之中用言语贬低她,作贱她,将她说得一文不值,说她性情如何放浪,说她情操如何糜烂,这样就足够了。』原来如此。我思索一阵,突然想到了一句,立刻对纪云说:『你这个欠男人干的女人。』说着腰身用力一顶。
  纪云娇呼一声,眸子里满是愉悦,她笑着反驳我:『纪云不欠干,只给少主干。』我又重重顶她一下:『整天这么骚,还说不欠干,说,是不是整天想着被人干。』『啊!』纪云大呼,她回应我:『我最爱少主干我,整天想少主插我。』我挺起身子『啪啪啪』在她体内一顿猛插,狠狠说:『你这个骚女人,快说你是个又骚又浪的女人。』纪云大叫:『我是个又骚又浪的女人,求少主快干我。』
  我狠狠抽插:『你这么骚,以前在宫外是不是做婊子的,成天给男人干。』这句话极大触动了纪云,她无法自持,浪叫道:『纪云又骚又贱,是个被人骑的婊子,少主快干我!』纪云阴户淫液流泄,被我肉棒插得四下飞溅。
  我一边抽插,一边说:『你这么淫荡,本少主就好好惩罚你,你在外面是不是常常背着你相公在外乱搞!』纪云激爽得身躯颤抖,她连声回应:『是!是!
  纪云是人见人骑的烂货,谁都可以上,现在就背着我相公给少主干。』『啪啪啪』我腰身不停,又说:『如果让你相公看到你这么淫荡的样子,看着你在别的男人胯下被干,那是怎样的情况。』纪云支持不住了,大呼:『啊!
  少主,我受不了了,快干我!我想被少主狠狠干!啊……我什么都不管了,贱也好,浪也好……少主快插我,快干我,纪云给你干死……』这么快就投降了,我还没尽兴呢,我接着说:『说到你相公就这么兴奋,真欠干,骚女人。』纪云却没回应我,只是身躯和我热切交缠,将我的身躯拼命向她带动,求我快点插她。
  看来我这番言语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纪云现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身躯乱颤,不停向我索取抽插,女子所有的尊严、自持,在她身上全看不到了。
  不过我很爽,如此用言语玷污一个原本矜持高贵的女子,让她抛却颜面,不顾一切任我抽插,那种男子将女人征服的感觉,让我差点仰天大叫。
  激烈交合里,纪云情欲攀升的速度大大超过从前。
  不多时她又浪叫道:『好快活!好爽!……好过瘾……少主快插我……』『啊!我背着相公给少主插……啊!纪云背着相公给少主插,好过瘾!……好爽……』我拼命在她膣道内冲刺,肉棒带起一串水珠快速在阴户进进出出。
  『啊!不行……不行了,纪云不行了,要来了……少主,纪云来了!来了……』在快感浪潮下,她很快到达了顶峰,嘴里胡乱大叫着身体抽搐高潮了,反应异常的激烈,可以想见这次云雨是如何的畅美。
  或许是挑逗的刺激,我也很快就到了,当我紧抱着纪云在她体内深深射出时,我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述的满足感和征服感。
  当看到纪云时,我突然涌起一股对她无比的喜意,深深喜欢上她。
  纪云为人知情识趣,性格温柔娴静,在床第间她成熟、热情,并主动。我以前的女人虽然也美好,但她们羞涩、被动,每次与我欢好都是几番下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纪云不同,她非常熟悉床第之事,并且很懂得男人,与她欢好,她会指点你如何更好的交合,速度,力度,并且她热情奔放,舒服了会叫,让你兴奋不已,身体更会配合男子,让性器的抽插更顺畅。当她满足之后会夸耀她的男人,给男子最大的心理满足,并且她还会云雨秘技,更是让男人销魂蚀骨,欲罢不能,如此一个妙人,真的是上天赐给男人的恩物。
  现在她又教了我一招言语挑逗,让两人的性事更加畅酣淋漓,如此美妙的床第享受,真是我大大的福缘,拿什么我都不肯换的。
  怀中女子真的是个宝贝。
  我紧紧拥着纪云,不停爱抚,亲吻她。
  从激情里恢复过来的纪云,十分满足,却有些不好意思道:『少主,那个……先前我说的话可不是真的。纪云除了相公之外,就只有少主一个男人了。』我不停吻她:『嗯,我知道。以后你就是少主一个人的了。』纪云稍稍放心,又嫣然道:『少主悟性极高,纪云教的很快就学会了呢。』我轻拍了一下她的雪臀,说:『你花样真多。』纪云又有些不放心,道:


  『少主,那些话只准你我私下欢好之时才能说,不可在人前言及,不然纪云就无颜见人了。』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在我身边你是少主又淫又浪的小女人,在外面是美丽娇艳的纪管事。』纪云似嗔似喜捏了我一把,柔柔躺在我怀里与我浓情蜜意。
  每每我用言语逗弄她,她时不时同我争执。床榻上不时响起一片嬉戏与打闹之声,房中旖旎而温馨。
  ********************
  『少主,即刻要用凤钗一百支,请备好。』我『嗯』了一声,在我怀中的纪云脸上亲了一口,去办事了。
  过了片刻。
  『纪云,新入七百双靴子,已入库房,去查验一下。』纪云『嗯』了一声,搂着我的脖颈在我唇上一吻才离去。
  自从我和纪云好过之后,一直如此如漆似胶般缠着,一有得空就会温存一下。
  纪云也不十分避讳和我的关系,也没有在人前故意掩饰和我的情意,在不影响事务的前提,常常旁若无人地和我亲热。
  库房中人很快知晓我与她的关系,除了惊叹之外,还有些羡慕。
  我依然与纪云同住,清晨相携来到库房,处理完事务又一同回去,晚上同床共枕,锦被之内,芙蓉帐中,数不尽的云情雨意。
  这日,我坐在桌前翻阅帐册。纪云静静陪在我身边。
  这时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人正进入我书房,人未至声先到:『小云,你可在?』声音轻柔动听,柔软地仿佛天边的白云。
  我和纪云同时望去,只见进来了一个白衣女子。
  这女子年龄估计与纪云相差不大,也是三十上下,穿着一身洁白的丝袍,她的脸蛋异常白净,几乎看不到一点瑕疵,她的眉目非常柔和,观之有如一股轻柔的春风。她卓然而立,气质如出污泥而不染,又有如谪仙下凡,洁净无比。
  好个一尘不染的女子。
  我还在心中赞叹时,纪云已经开口了:『原来是小雨,找我有事?哦,对了,少主也在此。』名叫小雨的白衣女子此时也看到了我,她立即躬身一礼:『管事宁雨见过少主。』她的姿态非常柔和,身体弯曲间形成柔软的线条,恍惚间我以为是一朵纯净的白莲在向我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