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这莫名其妙的短信是怎么回事
这莫名其妙的短信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不到30平米的单身公寓内,一男一女正在占据了这个公寓大部分地盘的床上,进行着原始而又神圣的仪式。
  男人是这间单身公寓的主人,名字叫做林宥。
  林宥伏在女人的身上,他的双手轻轻地揉着女人那美好的双乳,捏着那对坚挺、淡淡粉红色的蓓蕾。
  在林宥的挑逗下,女人肉体深处原始的渴望被挑逗了起来。
  女人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那双纤细但却性感的大腿向林宥张了开来,似乎是在邀请他。
  「宝贝,又想要了?」
  「嗯,想要~~」
  女人的渴求激发了林宥的欲望,他的手慢慢地顺着女人的身体,一边寻找着女人的敏感点,一边向她的私密处靠近,当林宥摸索透女人的敏感点之後,开始触碰着女人身上那一个让人兴奋的地方。
  林宥的手指就像是蚯蚓,在女人的蜜穴里灵活的穿梭活动着。
  「嗯~~啊~~啊~~嗯~~」
  不多久,女人开始呻吟,她的私处也开始流出一滴滴晶莹的液体来。
  感受到女人私处的湿润,林宥的挑逗愈加的放肆起来,他不断的拨弄着女人的阴蒂,女人的身体开始越来越紧绷,她不断地在呻吟,渴求着林宥快点将她的空虚填上。
  女人的渴求让林宥产生了一阵阵的燥热,他用力地拉起女人,抱着她疯狂地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随着林宥的动作,从女人蜜穴分泌的汁液越来越多,她双腿不由自主的抬高,然後夹住了林宥的身体。
  「我要来了!」
  在说话的同时,林宥把自己的阳具猛地插进了女人的蜜穴里,开始按照一定的频率抽插起来。
  「嗯~~啊~~嗯~~啊啊~~啊~~啊~~~要飞、要飞了~~」因为林宥的卖力运动,女人陷入了极乐的漩涡,将所有的一切都抛在脑後,忘乎所以的浪叫着,一身淫靡的呻吟声从她的嘴里发出。
  女人那忘情而投入的样子,令林宥颇为得意:「怎么样,别看我瘦,但是我在这方面上,可是很厉害的。」「嗯~~嗯~~啊~~林宥哥哥最棒了~~小惠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性爱是这么爽的事情啊~~」作为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男人,林宥想要解决生理需求,除了用自己的左右手草草了事,就只能找小姐来解决了。
  於是林宥就和他非常铁并且有门路的朋友说,他打算从网路上联系一个身材长相都相当OK的小姐解决这段时间的需求,而林宥的朋友知道了他的想法之後,没有帮林宥找小姐,而是二话不说立马给林宥介绍了一个女朋友,这个自称小惠的女人,正是林宥朋友给他介绍的女朋友。
  「嗯~~啊啊~~嗯~~要去了~~」
  在小惠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林宥感觉到小惠的蜜穴里似乎有一股热流就要喷涌而出,於是他加快了阳具抽插的频率。
  「啊~~啊~~嗯~~林宥哥哥~~小惠去了~~」小惠在林宥阳具的抽插下,达到了她被破处之後的第一个高潮,那强烈的快感让小惠进入来了失神的状态,而林宥在小惠达到高潮的同时,也终於按耐不住,将精液射进了小惠的蜜穴里。
  看了看依旧处於失神状态的小惠,林宥决定让她先缓一缓,於是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一盒香烟,从中抽出一根,用打火机点燃,抽了起来。
  「嘀嘀」手机收到短信,响了起来。
  正专心抽烟的林宥被这声突如其来的短信铃声吓了一跳,他拿起手机,点开短信查看。
  【r%特#@¥stdegb¥#@#*别*&注fev#@&#@&*¥rvser意scftarwvrvuf23点fsvgyrtb36cbsfubes分ufbsfbtrerewvexrh浴室qevwrvtrvtvy有ewrtb危gbtesb险ewrtgrbectiru】
  林宥看着满是乱码的短信皱了皱眉头念了起来:「特……别……注……意……点……浴室……有……危……险……这是什么意思?」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小惠,听见林宥的自言自语,好奇的向林宥问道:
  「怎么了,林宥哥哥?」
  「啊,不,没什么,只不过是收到了一条垃圾短信而已。」小惠朝墙上的时钟看去,看见时钟上显示着23点30分,然後说道:「林宥哥哥,我身上现在都是汗,难受死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洗个澡?然後再来一次?」小惠的提议顿时令林宥感觉怦然心动,他随手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应道:
  「好啊。」
  小惠也不遮掩,就这样赤身裸体的从床上下去,朝着浴室走了过去,林宥看着小惠窈窕的背影,嘿嘿的笑了两声,也跟了过去。
  温热的水从淋浴头里喷了出来,一下子浇湿了小惠乌黑的秀发,被水淋湿的秀发紧紧地贴在小惠的娇躯上,水顺着小惠的头发流下,滑过她的脖子、胸部、纤腰、臀部、大腿,最後流到了地面。
  湿身美人,眼睛紧盯着眼前这无比诱惑、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林宥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见林宥呆呆的站在浴室门口许久没有动静,小惠不由的问道:「怎么了,亲爱的,为什么不进来?不是说好了一起洗吗?」小惠的话让林宥觉的,自己好像被这幅美景迷的有些失态了,於是急忙走了进去,因为动作太急,而且浴室地面的瓷砖因为有水的关系,变的很湿滑,林宥刚进浴室就滑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那一刻林宥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一阵天旋地转之後,林宥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发出了‘砰’的声音,然後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从脑袋里流了出来,如果他没猜错,那应该是血。
  林宥这时候终於明白了刚才的那条垃圾短信的内容是什么意思了,可是现在好像已经晚了。
  「林宥哥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小惠吓到了,她连忙走到林宥的身边。
  头部的剧烈疼痛不断的刺激着林宥,他艰难的对小惠说道:「小、小惠,我、我好像就要死了呢……」「不会的,不会的,林宥哥哥你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去叫救护车,你一定要撑住!」小惠安慰着,然後慌忙走出浴室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真是糟糕啊…」
  林宥觉得头部好像没那么痛了,可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强烈的睡意,他的眼皮开始不争气的打起颤来,然後慢慢的闭上了。
  ****************************「林宥哥哥!林宥哥哥!」小惠的声音在林宥的耳旁焦急的呼唤着。
  「啊!?」
  林宥的眼睛慢慢的恢复焦距,他看着衣不遮体一脸娇羞的躺在床上的小惠,不禁呆了一下。
  「小惠,我怎么……」
  「林宥哥哥,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你主动的吗,我、我已经准备好了。」「等一下,小惠。」林宥说着拿起了桌上的手机,打开收件箱查看,可是收件箱里空空如也,没有一条短信。
  林宥一直有及时清理收件箱的习惯,可是他记得刚刚的那条短信她并没有删除。
  「怎么了,林宥哥哥,一刚刚不是还火急火燎的说要拿走我的第一次吗?」「啊,我是这么说来着呢……」难道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林宥的心里满是疑惑。
  见林宥依旧没有行动,小惠从床上坐了起来,爬到林宥的身边,拉住林宥的手,主动将其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还是要我主动,你真是一个呆瓜呢,林宥哥哥。」感受到手掌传来的滑嫩的皮肤触感,林宥不由自主的捏了两下。
  「嗯~~」
  敏感的胸部突遭袭击,小惠的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来。
  「小惠,刚才捏的两下,是不是很舒服?」
  「嗯。」
  小惠红着脸应道。
  「那接下来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嗯。」
  小惠眼睛虚闭,长长的睫毛安详的盖在眼睑上,偶尔还微微抖动一下,她秀嫩的脸蛋上透着红晕,将小惠此刻的紧张表露无遗。
  小惠把自己的身心完全的对林宥开放了,小惠暴露在空气中的那坚挺圆滑的双乳,曲线美妙的腰腹,看起来就知道很有弹性的白白屁股,全部任由林宥玩弄。
  林宥一边手环过小惠的腰肢,去揉摸小惠弹手可人的丰臀,然後用另一边手撩起她腿间的阴毛,将手指探进小惠的蜜穴,拨开她那幼滑的阴唇,指心触到那粒可爱的小肉豆,轻轻抚弄。
  「嗯~~好痒啊~~林宥哥哥~~」
  小惠喘息着说道,双腿像八爪鱼似的缠绕在林宥身上。
  小惠的蜜穴被林宥逗弄着,不多时便有淫水从里面流了出来,沾满了林宥的手指。
  感觉到小惠的蜜穴差不多湿润了,林宥握着他早已坚挺的阳具,对准小惠的蜜穴插了进去,一鼓作气的将小惠的处女膜捅穿了。
  「啊~~~好痛~~~~~」
  「没事的,一会就不会痛了。」
  林宥安慰着小惠,然後加快了阳具抽插的速度,随着林宥的抽插,小惠的疼痛很快便被快感给取代了。
  快感刺激的小惠,一声声淫魅的叫声从她的嘴中发出:「嗯~~嗯~~啊~~啊~~嗯~~」小惠的淫声浪语有如兴奋剂,让林宥的欲火越烧越热,最终终於无法遏制了。
  「小惠,我快要射了!」
  「嗯~~嗯~~啊~~林宥哥哥~嗯~~我也~~我也要去了~~」「小惠!」林宥发出了一声嘶吼,然後一股热流从他的阳具中涌而出,喷射,再喷射,全部灌进了小惠的蜜穴中。
  就在林宥和小惠达到高潮的时候,林宥放在桌上的手机因为收到了短信,发出了‘嘀嘀’的声音。
  缓过神後,林宥抓过桌上的手机,点开了刚才收到的短信查看。
  【r%特#@¥stdegb¥#@#*别*&注fev#@&#@&*¥rvser意scftarwvrvuf23点fsvgyrtb36cbsfubes分ufbsfbtrerewvexrh浴室qevwrvtrvtvy有ewrtb危gbtesb险ewrtgrbectiru】
  看着满萤幕的乱码,林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特……别……注……意……点……浴室……有……危……险……」这时候小惠也缓过了神,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好像因为流汗的关系,变的有些粘粘的,於是便对林宥说道:「林宥哥哥,我身上现在都是汗,难受死了,不如先去洗个澡,然後再来一次。」见林宥只顾盯着手机,也不回答自己,小惠一把抢过林宥的手机,好奇的向萤幕看去:「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一条垃圾短信么。」说完把手机往床上一丢,然後从床上起身,拉着林宥一起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打在身上,小惠感觉身上的汗都被冲走了:「你也洗洗吧,林宥哥哥,不要发呆啊。」「嗯。」林宥应了一声,走到喷头下面,搂住来了小惠的身体。
  「讨厌,洗完澡再来啦。」
  小惠轻轻地推了林宥一下。
  浴室地面的瓷砖因为沾水的关系,变的很湿滑,小惠的这无意一推,让林宥一下失去了平衡,突然失去平衡,林宥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一阵天旋地转之後,林宥的头重重的磕在了浴室的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然後林宥感觉好像有什么从脑袋里流了出来,如果他没猜错,那应该是血。
  「林宥哥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小惠吓到了,她慌忙走到林宥的身边。
  头部的剧烈疼痛不断的刺激着林宥,他艰难的对小惠说道:「小、小惠,糟糕了,我、我好像会死呢…」「不会的,不会的,林宥哥哥你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去叫救护车,你一定要撑住!」小惠安慰着,然後慌忙走出浴室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原来不是幻觉啊……」
  头部的疼痛好像减轻了,可是强烈的睡意却随之而来,林宥感觉到自己眼皮开始不争气的打起颤来了。
  林宥紧紧地握着手机,脸色满是凝重。
  小惠看着林宥,担心的问道:「林宥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小惠,我啊,好像遇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完】